中國海軍相比美國猶不及二戰日本,怎保障一帶一路?

國慶煙花匯演, 維港映照一片盛世景象; 一帶一路如火如荼, 南海仲裁案菲律賓軟化, 都是利好消息。 不過, 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國務院參事時殷弘近日表示, 中國可能陷入「戰略透支」的困境, 因為戰線開闢太速, 而經濟發展未能跟上。 有評論亦以日本海軍「對美七成論」質疑中國的海上實力。 《線報》擬稍加分析。

中國陷入「戰略透支」?

時殷弘在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ISEAS Yusof Ishak Institute)一次題為「中國的亞洲戰略: 機遇與挑戰」的演講表示, 中國在經濟上, 推展一帶一路、 亞太自貿區, 又與韓、 澳完成自貿協定談判, 在軍事上, 則在南海、 東海加大力度, 故進入了「戰略經濟、 戰略軍事」的「多線戰鬥」中。


他認為, 上述的戰線, 沒有任何一個能在短期之內分出勝負, 故中國的支出會急劇增加; 中國雖然擁有巨大的經濟和金融實力, 然而近年經濟持續下行, 意味中國的戰略「存款」會「緩慢但頑固地」減少。 此消彼長, 中國會陷入「戰略透支」。 他指「飯要一口一口地吃, 仗要一仗一仗地打」, 中國真正緊迫的是國內改革任務, 而非謀取「全球的光榮」。 《少年中國評論》更以日本海軍在一、 二戰之間的「海軍假日」時代所主張的「對美七成論」詰問: 中國如欲驅逐美國在南海的力量, 必須投入天文數字的資金, 但是今日的北京政府能否長期投入而不顧短期政績?
中國與「對美七成論」

 

《線報》編者首先介紹「對美七成論」。 此論由明治時代海軍參謀佐藤鉄太郎、 秋山真之等人提出, 他們認為, 一個國家的海軍須有1.5倍的數量優勢, 才可穩贏敵人, 因此日本的海軍實力須達美國的七成, 始可能阻遏美國干預日本海洋戰略。


另一種說法是, 他們認為美國須把艦隊平均部署在太平洋、 大西洋, 日本海軍如達美國七成, 可先打敗美國太平洋艦隊(美海軍一半戰力), 屆時日本的折損有限, 仍可與馳援的大西洋艦隊均勢對抗。 這與日俄戰爭的經驗近似: 日本艦隊先在中國黃海擊敗俄羅斯太平洋艦隊, 後再擊潰遠來的波羅的海艦隊。


遠洋作戰沒有地形和戰術可言, 全憑艦隊質量和數量決勝, 而根據「蘭開斯特戰鬥方程」, 數量優勢遠比質量優勢重要, 所以只要日本海軍和美軍沒有代差, 數量就是唯一決勝因素。 所以當《華盛頓條約》於1922年簽訂、 限制日本海軍噸位不得超過美國六成時, 海軍大學校長加藤寬治就說: 「對美戰爭始於今晚! 」


目前有一種打趣的說法: 世界最強海軍, 一是美國海軍, 二是美國海軍陸戰隊, 三是美國海岸防衛隊。 中國海軍如要達到「對美七成」, 還有很長的路; 雖然近年的新型驅逐艦高速趕工建造, 被戲稱為「下餃子」, 數量可望迅速追趕美國, 但是現代海軍常規對抗, 須有制空權, 航母不可或缺, 而中國航母目前只有「遼寧號」作為訓練之用, 如要達到美國七成, 即至少仍須建造七艘航母, 並與現役驅逐艦形成編隊戰力。 在和平時期, 如以二至三年一艘計算, 則需十五至二十年, 才可達到「對美七成」。


實際上, 根據「蘭開斯特戰鬥方程」, 七成已是樂觀估計 - 以1.4倍數量優勢殲敵, 自身損失將少於30%, 對於賭上國運的戰役來說, 美國完全可以接受, 換句話說, 七成的阻嚇力仍不足夠。
有批評指「對美七成」立足於全面戰爭、 艦隊決戰、 勝者封鎖敵國海上貿易的前提下(所謂「海軍最前線應該是敵國的港口」), 但是由於核武, 全面戰爭不太可能爆發, 所以不適用於中美角力。 可是編者認為, 中國港口不必封鎖, 只要各國與中國貿易的商船有所損失, 航道陷入危險, 中國海上貿易即告中斷, 南海國家將不得不放棄一帶一路貿易圈。


「蘭開斯特戰鬥方程」示意圖: 「1.4」兵力殲滅對手「1」兵力後, 自己尚餘「1」兵力; 攻擊力的優勢的平方, 才等於數量優勢

南海較量無可避免, 上下同欲者勝

也就是說, 美國仍有十五至二十年時間, 可以透過軍事壓力, 左右南海和印度洋國家的戰略選擇。 正如《線報》此前的評論所述, 中亞國家必須整個的接受中國戰略, 並對鐵路施加保護(連結), 一帶一路才可成功, 不像海路貿易 -- 只要艦隊夠強, 就可以忽略沿線國家的態度。 如果中國無法在南海和印度洋驅逐美國的海軍, 伊朗和巴基斯坦將受美、 印雙重威脅, 將不得不屈服, 退出中國經濟戰略版圖。 甚至, 美國海軍的航空力量可從波斯灣直接威脅土庫曼、 塔吉克、 阿塞拜疆(例如艦載F/A-18戰機可在航母起飛執行任務之後, 降落於阿富汗或伊拉克的基地)。
雖然中亞乃中俄傳統勢力範圍, 美國不會冒太大風險, 但是中國海軍如欲保障印度洋安全, 必須航經南海, 而東南亞卻是美國重要的戰略、 資源、 市場據點。 所以美國不會容許中國海上力量在南海繼續擴張, 但是中國如不擴張, 就無法保障印度洋海權, 繼而令中亞國家立場動搖。


故有論者擔心, 中國過早揚棄「韜光養晦」戰略, 強調民族崛起, 引起美國戰略轉移。 然而地球是圓的, 如果中國繼續韜光養晦, 美國只會繼續西亞、 中亞戰略, 同樣會插足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所以中國畢竟「打鐵仍須自身硬」, 唯有加強實力, 盡早保障一帶一路的安全。


如要增加軍事和科研投入, 勢必壓縮其他政府投資, 引起民眾不滿。 孫子兵法所謂「上下同欲者勝」, 如要民眾支持政府, 北京宜打擊貪腐, 摒棄一些既得利益集團 -- 在軍工、 重工、 科研都由國有資本控制的情況下, 中國走群眾路線至少比歐美國家來得容易。 編者相信, 這就是上述的時殷弘教授聲稱國內改革更為關鍵的意思。


其次, 南海戰略不應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 南海資源相比一帶一路的戰略圖景, 並非一點都不可渡讓。 只要穩住南海國家, 把它們從美國那邊爭取過來, 南海戰略就已穩操勝券。 如果中國能在南海國家建立空軍基地, 就可繞過建造航母的漫漫長路, 直接在南海獲得等同、 甚至超過美國的空中優勢。 就此而言, 台灣統一亦至關重要。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