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在哈薩克:一帶一路關香港咩事,瓜港日後取代香港

曾在哈薩克居住十多年、 現為香港理工大學人員的Chris認為, 哈薩克不會完全投靠中國, 而且中國人在當地印象不佳。 那麼是否等於, 一帶一路可以摺埋? 恰恰相反, Chris十分看好一帶一路, 即使站在中亞國家的角度。

 

談起這個鴻圖大計, 香港人往往有兩種態度: 一是唱淡, 謔稱一戴一露, 二是以「超級聯繫人」自居, 滿世界逢人就說捨我其誰。 在Chris眼中, 一帶一路儘管前景良好, 但是「關香港人咩事」, 香港未來的地位, 可能尚不及剛被中國租借四十年的巴基斯坦瓜港(瓜達爾港, Gwadar Port)。

 

Chris說, 也許外國人以為他們注重保育, 擁抱原有的傳統生活方式, 珍惜綠水青山…… 不, 當地人其實希望「上進」, 接受教育, 住在城市, 發展經濟。 不僅哈薩克如此, 中亞各個「斯坦」原加盟共和國, 都想這樣。 一帶一路即使站在中亞立場 - 而Chris本人早就落地生根, 自視為哈薩克人了 - 亦是一件美事, 擁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他說: 「絲綢之路在歷史上早就存在, 是文明的大事, 現在把它打通, 對誰都好。 」


就算一般人尚未認識這個計劃的好處, 但官方十分歡迎, 自會盡力推動; 地方貪污也是求財而已, 在更大的財富面前, 阻力其實不大。 至於民間, 定居者的問題總能給錢解決, 唯一障礙牧民, 草場必須連綿千百里, 容許大群牛羊逐水草而居, 不能從中隔阻, 故此造成了徵地困難。 可是編者認為, 只要現代產業發展起來, 自然會把牧民吸引進城市。


此外, 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Abishevich Nazarbayev)生於1940年, 現已75歲, 尚能飯否? 津巴布韋的穆加貝(Mugabe)90多歲仍然健壯, 只是特例。 總統早就部署了, 女兒納扎爾巴耶娃(Dariga Nursultanqyzy Nazarbayeva)現為副總理, 甚有機會「承繼大統」。 不過就算家族世襲政權, 也難以延續納扎爾巴耶夫的政治光環。 編者亦留意到, 敘利亞阿薩德家族同樣壟斷政權數十年, 經濟上升時國家雖然相安無事, 一旦進入2008經濟危機時代, 內戰的星火就爆發了。 所以Chris認為, 哈薩克必須發展經濟, 並維持中亞樞紐地位, 納扎爾巴耶夫家族權勢始可不墜。 這就是「瘦田無人耕, 耕開有人爭」的道理吧。


俄羅斯如不接納中國, 怎麼建立世界島

Chris指, 中國雖然有錢, 但一時不會像俄羅斯那麼「強大」- 綜合領土、 科技、 工業積累等條件, 所以中亞總是俄羅斯的後花園, 中國有一帶一路, 俄國也有歐亞經濟聯盟。 然而, 俄羅斯面對北約步步進逼, 怎會不交中國這個朋友? 這令編者想起蘇聯時代, 被美國反共又被中國反修的處境, 中美蜜月期的開始正是蘇聯走向崩潰的前奏。 早在江澤民時代, 上海合作組織倡立, 俄羅斯成為創始成員, 說明中俄合作已是定局。 Chris提出上世紀初Mackinder的著名理論「世界島與邊緣世界」, 指歐亞大陸是世界島, 俄國作為最大玩家, 必須拉上中國。


所謂中亞國家、 內亞國家, 數個「斯坦」之中唯有哈薩克處於正中心, 貫通東西, 東接中國, 南接烏茲別克、 土庫曼、 塔吉克、 吉爾吉斯四個「斯坦」, 西接裏海, 與俄羅斯「火藥庫」高加索毗鄰 - 高加索山區不大, 卻有四個語系(Language Family), 而漢、 藏、 緬語加起來, 只是一個語系而已, 可見高加索民族關係之緊張。 此外, 如果伊朗、 巴基斯坦在美印勢力前「失守」, 只要穩住哈薩克, 數個政治和社會體制接近的「斯坦」就有靠山, 能拱衛這條歐亞經濟動脈。


西端還有土耳其。 Chris不點名反駁一位理工學者, 指那位學者稱伊朗才是一帶一路重要國家, 忽略了哈、 土。 Chris認為, 中亞民族以突厥為主, 即土耳其的主體民族, 而土國的現代化、 國族化歷史, 又是中亞民族主義的根源, 即所謂「泛突厥主義」。 這是俄羅斯積極拉籠、 中國銳意提防的力量, 故土耳其就是兩國的重要戰略外交對象。 Chris透露, 較早前土耳其政變, 正是普京放下擊落戰機的前嫌, 提前通報埃爾多安的, 「你好走啦, 唔係你死梗」, 救了埃爾多安一命。 而對土耳其來說, 她始終處於歐美和北約的邊緣, 這場政變更讓埃爾多安感到被西方出賣。 所以土國同樣不會對歐美一面倒, 必在東西之間左右逢源。


也就是說, 一帶一路(或歐亞聯盟)的東西兩端, 中俄自是玩家, 需要聯合哈、 土兩國, 兩國亦有理由參與其事。 大戰略既成, 國內阻力自然會被擺平。


所謂一帶一路, 還有「海上絲綢之路」, 擬從南海進入印度洋。 不過Chris認為一帶一路只有「一帶」是來真的; 至於中南半島和東南亞, 那些國家「早就被美國洗曬腦」, 慣於左右逢源, 正如「你看印度幾咁反骨」。 他以中國租借的巴基斯坦瓜港為例, 指一帶一路在印度洋的出海口僅此一個, 難以支持軍事活動。 Chris沒有提到斯里蘭卡科倫波新港, 但以編者的理解, 卡科倫波新港全靠海路支撐, 不連接內陸, 所以只能錦上添花, 無法支撐一開始的海權爭奪。


不過《線報》編者認為, 如果無法保障印度洋海權, 「一帶」也難言安全, 因為波斯灣和內亞距離太近。 讀者可參考《中國海軍相比美國猶不及二戰日本, 怎保障一帶一路? 》


美麗新世界, 關香港咩事

超級聯繫人? 似乎Chris不敢苟同。 他直言中亞事務「關香港人咩事」。 以瓜港為例, 孤懸印度洋, 日後的地緣和經濟地位, 可能和今日香港相似。 現在中國租了四十年, 而「四十年可以發生好多事」。


何況香港人不敢涉足。 哈薩克駐港領事對Chris, 表示, 其實哈薩克想學香港和杜拜的經濟模式, 只是香港人只敢闖南洋, 不敢走西域, 唯獨何鴻燊的賭場進駐。


說回Chris目前的本業, 就是替理工大學處理哈薩克留學生事務。 哈國留學生主要都是學士, 至於交換生, 則以研究生為主, 至少有一個PHD。 那麼他們負笈香港, 是否希望學到「超級聯繫人」引以為傲的法律、 金融? Chris表示非也, 一來他們只為獎學金, 二來學的主要是城市規劃, 而法律和金融, 香港和當地制度相差太遠了。 不知梁振英聽到, 會不會揼心口?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