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司法覆核:各方律師觀點,唯一共識是梁君彥軟弱才咁大鑊

今日(11月3日), 律政司就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允許游梁二人重新宣誓而提出的司法覆核, 在高等法院審理。 《線報》把政府代表大律師余若海、 梁君彥代表大律師翟紹唐、 游梁二人的代表大律師戴啟思、 潘熙的理據, 綜合如下。

 

政府代表律師: 主席須先作裁決, 否則不能再許宣誓

 

余若海首先指, 特區政府已就釋法一事, 向人大尋求確認, 但至今沒有收到回覆; 他指政府認為案件應由香港處理, 並未尋求釋法。


余若海提述, 根據《基本法》第11條, 《基本法》從憲法獲得超然地位(Supreme), 香港本地法例不可牴觸; 而第104條表明立法會議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游梁二人說出「自己版本」的誓詞, 使用「支那」等字眼, 對中國人具侮辱性, 還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橫額; 這種橫額早見於香港隊對中國國家隊賽事, 用語則出自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 所以, 有點常識的人, 都知道其港獨意味。 故余若海認為, 游梁二人刻意挑釁了憲制原則, 不符《基本法》的就職條件。


根據《立法會條例》第73條, 市民和律政司能按「任何以議員身分行事或聲稱有權以該身分行事的人, 以該人已喪失以該身分行事的資格為理由」, 提出訴訟。 實際上, 由於事件已涉《基本法》和憲制, 而《基本法》訂明特首負責執行《基本法》, 故政府有理由介入事件, 守護《基本法》的地位。 余若海因此認為, 政府並未干預立法會內部事務; 反過來說, 立法會議員多次拉布, 政府從未採取法律行動, 說明政府把兩種情況分得清楚。


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 候任議員宣誓應按(a)條, 由立法會秘書監誓, 或按(b)條, 由主席監誓。 余若海認為, 兩種情況都是合法程序, 一位候任議員如由秘書長監誓, 就不必再由主席監誓; 如果秘書已經拒絕為個別議員監誓, 立法會主席須就誓詞是否有效作出裁決(Ruling), 完成程序。 主席只有作出裁決, 完成(a)到(b)的程序, 才可另作決定, 是否允許重新宣誓, 然而, 梁君彥並未作出這樣的裁決, 故他無權讓游梁二人重新宣誓。 余若海指, 梁君彥的決定導致行政、 立法關係進入Deadlock, 按照一般普通法規例, 政府可以尋求法官作出最終裁決。


按《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 拒絕或忽略宣誓者, 如未就任, 就須取消就任資格。 余若海認為應該立即生效, 不能讓議員自行離任; 如果讓議員自行辭職, 則可訂在該屆議會任期結束之日, 例如2020年, 失去意義, 斷然不是第21條的本意。


梁君彥代表律師: 主席不必接手陳維安的事, 可重新處理


翟紹唐則指, 《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不能自動生效, 否則意味立法會秘書有權決定宣誓有效與否, 不必經主席; 余若海自己就說, 應由主席裁決。 翟紹唐又認為, 梁君彥並非游梁宣誓時的經手人(Non-Starter), 法例並未要求立法會主席就其「上一手」的決定作出裁決, 梁君彥沒有這個必要, 故他可以自行權宜是否允許重新宣誓。 翟紹唐又指, 分別由秘書和主席二人監誓, 事實上存在不合理處。


翟紹唐更認為, 政府「輸打贏要」。 如上所述, 主席可以不作裁決, 直接權宜行事; 即使主席作出了裁決, 依然可以允許重新宣誓; 主席有多種選擇, 而政府司法覆核等於逼使立法會主席依從政府的選擇。 雖然政府有權提出, 但是只會導致政府形象扣分。


他又指, 褫奪議員資格須按既定程序, 就算議員「殺了人」, 也須三分二議員通過才可褫奪資格; 而議員資格是議會內部事務。


《線報》編者留意到, 翟紹唐提到秘書、 主席監誓, 存在問題。 編者早在「確認書」風波時已經提出, 可讓大法官或其代表監誓, 統一處理。 按余若海所指, 法官有權就宣誓作裁決。 相關評論見此: 《不如找終院首席法官監誓更實際! 》


游梁代表律師: 應由議會主權內部解決

游梁二人的代表大律師戴啟思、 潘熙認為, 《基本法》第73條所列的立法會職權, 並非立法會議員個人職權, 而第79條, 列明了主席可以宣告議員喪失資格的情況, 但不包括宣誓事宜。 所以, 縱有《基本法》第104條, 立法會主席亦無權獨自決定。 法官區慶祥質疑, 倘若如此, 又有議員故意地、 不知羞恥地(blatantly)做出違反第104條的誓詞, 誰能處理? 律師代表解釋, 此情況應傚英國下議院的議會主權(Parliamentary Sovereignty)原則處理, 即由全體議員一起決定該等議員的資格和去留等, 不應該讓政府插手。 區慶祥表示, 正如翟紹唐所言, 梁君彥根本不想擔當, 如有這麼弱勢的主席, 又當如何? 代表律師承認, 如果主席弱勢, 確對議會管治有很大影響。


二人的代表律師又指, 根據《基本法》第77、 78條, 「議員」在「會議上」的「發言」不受法律追究; 而首次宣誓亦屬立法會會議, 游梁進入會議廳, 亦至少等於「候任議員」身份的確認, 故他們的言論, 亦不應被法律追究。


今日裁決未有結果, 下星期則要處理另一市民莫嘉傑的司法覆核。 政府所提的覆核, 之後會盡快處理。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