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專題之一:建制派都有火,港澳之亂中聯辦有高度責任!

澳門總被中國官媒當做香港的「好榜樣」, 類似「你睇下隔離個仔/女」, 一片歌舞昇平, 上下和樂。 《線報》編者對此存疑, 故特地訪問澳門建制派、 自由派人士, 發現官媒可謂極盡粉飾之能事, 連建制派都對澳門社會不公忍無可忍, 痛斥官商勾結, 「預左被槍斃」。 對比香港, 真令我們情何以堪。

建制派都有火, 中聯辦要負責!
上周, 本報赴澳專訪, 首先訪問「澳門民建聯」、 即民眾建澳聯盟的理事長陳德勝。 該會擁有立法會歷來最多的3個直選議席, 就直選部分而言屬澳門立法會「第一大黨」。 陳德勝同時是澳門城規會委員。 他閒話少說, 單刀直入告訴編者: 「澳門人口只有六十多萬, 只等於香港一個地區, 施政這樣亂, 實在不該」; 之所以如此, 他直言因為有人把問題「簡單複雜化, 讓民生離不開政治」。 他說的就是澳門自由派。


乍聽起來就像香港建制派, 凡事都「入反對派的數」; 然而陳德勝話鋒一轉, 又說: 「回歸十多年, 博彩業讓部分人先富起來, 但是官員毫無規劃, 繼續商人治澳, 一切只為短期政績! 」
自由派經常反對政府政策, 可謂對立雙方; 陳德勝兩者都罵, 該如何理解? 他控訴澳門土地政策, 提到澳門長期沒有建屋, 社屋、 經屋(相當於香港的公屋、 居屋)極其供不應求, 自由派發起市民上街抗議, 要求在填海新城、 即港珠澳大橋的交通樞紐附近興建接近三萬個單位。 他指責自由派不負責任, 為了政治、 選票, 浪費重要的經濟發展用地。 可是, 政府卻在澳門最南邊的「天涯海角」石排灣, 興建大型屋村。 陳德勝又指責政府看誰嚷得大聲, 就安撫誰, 毫無規劃及社區配套, 好多初期進駐的商店現在早已歇業, 老人家買菜甚至竟要乘車去到拱北。 雖然對比香港, 也不過尖沙嘴到沙田, 但對一個城市來說, 買菜竟要貫通全市, 怪不得陳德勝說到火起。 他批評, 由於自由派只顧選票, 政府只會安撫不會決策, 所以即使「家暴法、 動物法」沒有城市防火規章來得迫切 -- 尤其舊樓如此之多, 但是前者依然快快通過, 後者無人問津。


澳門的土地、 房屋、 規劃問題, 官商如何黑暗, 下文再詳述。 編者覺得, 香港建制派常常用「只懂指責, 沒有建設性」來做攻擊的口徑, 但事實上, 所謂「小罵幫大忙」, 只要指責得中肯和全面, 罵也是一種政績, 陳德勝可謂其人; 反觀香港, 建制派 -- 尤其新興的「民間建制派」全以保皇為己任… 讓人欲語還休。


是否老人家恃老賣老, 才特別敢說話? 陳德勝生於1959年, 現在也不算太老, 何況十年前, 即2007年時, 他也相當無畏: 時值澳門政府批准東望洋燈塔以南的超高層建築計劃, 會破壞景觀, 而燈塔是聯合國文化遺產, 聯合國專家已經放話, 高樓建成之日, 就是遺產除名之時; 於是陳德勝竟直接報警, 又公開挑戰中聯辦, 最終何厚鏵在各方壓力之下, 發出特首批示, 限制建築高度。 到了今天, 政府又再批准高層建築, 陳德勝劍指特首, 說「(主事官員)哪有這麼大權? 背後的主子是誰, 還用說嗎? 」, 他更火滾地說: 「澳門之亂、 香港之亂, 中聯辦有很大責任, 我預左被槍斃, 但是我不講, 澳門就沒人敢講, 澳門政府有私心! 」


自由派: 澳門政治是死局, 拉布拉極兩粒鐘

編者覺得, 倘若陳德勝真誠如此, 實在不應叫做「建制派」, 建制顧名思義就是擁護制度和權力的。 不過, 我們隨後採訪自由派的區錦新, 他雖稱讚陳德勝說話耿直, 但是對於建制派整體, 卻不客氣地批評。


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理事區錦新指, 澳門政府「相當腐敗」, 例如公屋(社屋和經屋)質量問題缺乏有效監管, 「馬家的工程, 由崔家的監理顧問來管」, 回歸以來從來沒有監理顧問被問責; 但是澳門不能不靠政府, 有位官員甚至高言「個個都說我們差, 為什麼還要我們來建屋? 」


區錦新解釋, 澳門政治是「死局」, 三大陣營是「自由開放」陣營、 建制陣營、 博彩資本家代表, 而「自由開放」陣營只有4席, 建制派則只會投票贊成, 結果無法阻止資本家。
既然如此, 編者提議何不拉布? 區錦新笑稱: 首先澳門市民不太接受議會抗爭; 其次, 自由派席位只有4個, 還有每人30分鐘的發言限制, 玩盡最多也就2個鐘; 再者, 澳門議員不可修訂政府議案, 只有支持或拉倒, 所以想拉也拉無可拉。

澳門市民未有身份對立思潮
說起「市民不太接受議會抗爭」, 和香港似有相當差別。 陳德勝表示, 自己就算再罵, 也從不要求誰人下台, 只是希望「幫助他施政」; 區錦新的解釋已如上述, 而據編者所知, 他在2014年香港佔中期間, 就曾明確表示他批評施政並非反對中央權威。 這樣看來, 澳門主流政治力量都在北京的「愛國」範疇內, 下文編者還會提到區錦新如何打動溫家寶, 使總理向澳門特首「照肺」的事。


我們還訪問了新一代的政治人物、 新澳門學社理事長鄭明軒。 他指, 澳門青年不太存在身份對立思潮, 和香港不同, 而且直接採用內地課本的學生就有不少; 另一方面, 他認為香港青年缺乏發展出路, 但澳門暫時不算很慘; 再者, 澳門政府能力差, 所以「作惡能力也差些」。 綜合而言, 澳門的形勢沒有香港惡劣。 編者一行亦聽到一位的士大哥提及, 其實房屋問題未如香港嚴重, 因為上一輩幾乎個個有樓。


不過鄭明軒提到, 游梁二人故意如此拆台, 是政治和社會的現實, 說明矛盾如此之深, 幾萬人覺得應該「支那、 港獨」, 所以建制派如何譴責也是沒用的, 解決社會問題才是根本。

澳門的核心問題是產業單一, 土地房屋不足, 下篇詳述。 編者猜想, 香港要是多些好像陳德勝的建制派, 多些好像區錦新的自由派, 政情會否不同? 新一屆立會誕生, 很難不讓人寄望。 不過正如鄭明軒所言, 社會問題是根本, 那麼香港的政治問題, 也許只有當經濟和生活整體改善, 始有轉機?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