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湯家驊:立場為先選特首,香港無得救!

特首選舉似乎有點「對人不對事」, 社會對政治和政綱的討論, 似乎讓位於「誰被欽點, 誰衝紅燈」的爭拗。 就此, 許楨為《線報》訪問「中間派」的湯家驊, 談及特首選戰。 湯家驊慨嘆這次「令人失望」, 直指選戰「不文明」, 長此下去則香港「無得救」。

 

立場為先的不文明選戰
許楨首先提及, 林鄭月娥一度表示「中央有權不任命當選的候選人」因而被胡國興批評, 涉嫌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 作出失實陳述。 湯家驊解釋, 如果一項言論觸犯第26條「發布關於候選人的虛假或具誤導性的陳述的非法行為」, 則首先須和事實不符, 其次亦須有意圖直接影響個別候選人的選情。


他以為, 林鄭月娥「中央有權不任命當選的候選人」的說法, 社會已經「講了好多年」, 無法證明不符事實; 她也「不會蠢到針對某人來說」。 具體而言, 如果說中央不會任命曾俊華, 他不相信, 否則前者無法任職財政司司長九年之多; 葉劉更加不會; 至於胡國興, 他質疑林鄭有無需要攻擊。 所以, 她的言論既非確切地不符事實, 亦不直接影響個別候選人的選情, 難以認為達到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的「虛假陳述」的程度。


他又順便澄清, 林鄭月娥任職司長最後一日所出席的活動, 他雖有份參與, 但並非受到林鄭邀請, 而是早在幾個月前已經受邀在當日發表關於法治的講談, 當時他也不知道嘉賓名單包括林鄭。
有消息稱, 有人向曾俊華許以國家層級的官職, 換取他退出選舉。 在湯家驊眼中, 這樣未必構成罪行。 他舉例形容, 例如有人說「湯家驊, 不如你選特首啦」, 或者有人說「我想去選特首, 你覺得好不好」而對方回應「選什麼特首, 不如去做人權監察, 好過做特首啦」, 則未必構成罪行; 除非好像此前的案例那樣, 有人具體「留下幾十萬元在麻將枱上」, 否則不宜一概而論認為, 只要勸說「不要參選」即違法。


許楨說, 這屆特首選舉已經倒退, 各方往往「先有人選, 再堆砌理由」, 泛民就被質疑反過來支持「831框架」的擁護者; 因此, 雖然香港的選舉制度「不僅不完美, 根本不美」, 但今屆甚至比上屆倒退, 起碼上屆梁、 唐還有政綱的較量。 他提出, 普通法的法治傳統並不只是書面條文, 而更涉及整個政治和法律文化, 而今日的狀態背道而馳。


湯家驊同意許楨有關法治的說法, 亦認同目前是「立場為先」, 只要是北京「欽點」的就反對, 不問情由, 不看政綱, 又或北京「不看好」的, 就一窩蜂擁護。 這樣實在「不文明, 非常令人失望」, 用這種方式選舉特首, 香港「無得救」, 無前途可言。


民主思路只好冬眠?
那麼, 民主思路在此撕裂局面下, 作什麼打算? 許楨提到, 「中間」不等於沒有立場, 民主思路有何期望、 和「開明建制」有何互動? 湯家驊期望, 下任特首能夠改善梁振英年代所造成的社會撕裂, 故這位特首既須獲得北京信任, 同時對泛民伸出橄欖枝。 就此, 民主思路曾發表一套建議政綱, 其中包括建立「包容式政府」, 吸納不同意見的人參與管治, 走入建制。 他相信, 如果社會氣氛不緩和, 政改不可能向前邁進, 香港只會「走進死胡同」。


此外, 他指新政府亦須應付貧富懸殊與日俱增的問題, 因為數據顯示, 香港現時的堅尼系數已達0.537, 是文明地區第一名; 香港的社會對立, 很多程度源於民生、 教育、 福利、 住屋的矛盾。


然而, 湯家驊表示, 目前已有三人暫時辭職, 參與特首選戰。 他解釋, 民主思路作為智庫, 他不能接受核心成員參與助選工作, 致令外界覺得民主思路偏向個別候選人。 故當總幹事袁彌昌表示有意幫助曾俊華、 李律仁有意幫助林鄭月娥時, 他都要求二人辭職。 (不過《線報》編者發現民主思路的網頁, 仍未更改袁彌昌的職銜。 )


編者亦留意到, 原本擔任聯席召集人(研究)的葉建民, 近日亦請辭, 因為他覺得民主思路逐漸變成政黨, 而他原本希望投身智庫。 同樣地, 網頁仍未反映他的離任。 編者以為, 依湯家驊的說法, 他暫時應該不會公開就選戰表態, 但民主思路是否已經存在一個支持對象, 則未可知。


在訪問中, 湯家驊承認, 現在民主思路人力緊張, 但是理性的青年一代參加選戰的話, 有利塑造「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民主思路可以暫時進入「半冬眠狀態」, 等選戰之後重整旗鼓, 他也相信目前由於參與選戰而辭任的朋友, 之後肯定回來幫忙。


許楨總結說, 現時雖是冬天, 就像這屆倒退的選戰, 但未必不是香港的春天的開始。 依他所見, 香港中生代政治人才的價值觀其實彼此接近, 只要尋求共識, 未必不能建立一個民主、 愛國、 自由、 公義的香港。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