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豪擲百億教育撥款,原是為分化泛民?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主席黃錦良, 副主席蔡若蓮等成員表示, 社會要求取消TSA的同時, 沒有考慮如何根據它的原意來修正, 實在可悲。 他們又指林鄭月娥公布的「50億元累加教育撥款」, 仍須輔以切合實際需要的撥款方案, 否則無法減輕教師工作量。

 

不過《線報》編者認為, 林鄭並非志在教育, 而是為了分化教育界, 瓦解泛民選委的政治話語基礎, 是一道高招。

 

TSA 問題, 未必出在 TSA 本身?
黃均瑜首先提到TSA。 他認為TSA是教育問題, 應該由教育專業人士來解決; 現在卻被政治衝擊, 就好像國民教育事件一樣。 黃錦良則指, 「一位立法會議員」(編按: 即葉建源)去信多間學校, 要求全港立即取消TSA, 實在是政治干預專業, 令他感到可悲。 但他承認, 由於議員選票主要來自家長, 議員在政治上必然提出此種訴求。


黃均瑜希望社會釐清, 到底TSA的服務對象是整個教育系統, 還是個別學校或家長。 按照它的原意, 只是教育局測試香港某些年齡、 年級的學生能力水平的工具。 換句話說, 只為教育系統服務, 而非個別學校。 故他建議, 其實採用隨機抽樣的方式, 挑選個別學生進行測試, 就能達到目的; 如果全級學生一起測試, 就無異於昔日的小學會考、 學能測驗。 可是, 學校也想知道自己的水平, 提高分數以利校譽, 所以才支持目前的模式, 讓全級學生一起接受測試, 並靠操練爭取高分。 因此問題未必出於TSA本身。


他又指出另一個問題, 就是官僚主義把試題外判。 在以前, 這些公開考試的試題俱由考試局擬出, 可是TSA卻把擬題的工作外判。 須知外判工作, 總是價低者得, 質素難以保證; 承辦者亦須「證明」自己物有所值, 不過缺乏量度的指標, 結果唯一方法就是盡量擬出刁鑽的、 讓人覺得高深的題目, 把試題商業化。


林鄭豪擲百億, 教聯會稱並非關鍵
教聯會表示, 近日進行了問卷調查, 收集成員對特首參選人的教育政綱的意見, 目前已經收到300至400份問卷, 將於周五截止。 同時, 也會收集一百位校長對特首的期望。
教育界選委幾乎都屬親泛民的教協, 被視為稱建制的教聯會欠缺席位, 但他們透露, 教聯會亦有六名成員是其他界別的選委。 教協現已會見各個參選人, 而教聯會尚未開始。 他們指, 已經開始約見參選人, 有信心在提名期完結之前完成。


對於林鄭月娥表示, 如果當選就會按年累加50億元教育撥款, 黃均瑜表示, 單單加錢不能有效解決教師的困難。 他舉例指, 現時小學紛紛改為全日制, 教師開始肩負一些全新的職責, 比如照顧學生午膳; 如要幫助教師, 就要更改編制, 若只是增加撥款, 再多聘一些教師, 作用也不大。


此外, 新高中學制實行之後, 進入中一就能一直升讀中六, 沒有過往的中三、 中五淘汰制, 同時家長在子女中一時, 已經預期並爭取子女升讀大學; 於是教師的工作模式大變, 責任更重, 以往依靠淘汰制, 較少進行拔尖補底, 現時則須投入大量工作。 黃均瑜形容, 正如「現在個個都想買樓」, 是社會發展的必然, 並非壞事, 但政策必須疏導和加以配套。


教育撥款, 意在分化泛民?
不過編者認為, 林鄭月娥的大筆許諾, 並非為了教育本身, 至少不是全部目的。

這筆巨額撥款提出後, 連泛民議員及選委、 教協副會長葉建源, 都「表示歡迎」, 讚美「方向正確」; 對於林鄭在TSA、 大學及教師專業自主等方面的立場(泛民經常指責的方面), 亦溫和地表示「期望出回應」。 我們如果回顧教協對曾俊華的政綱如何評價, 可以發現行文包括「與教育界的訴求接近, 但欠缺清晰承擔及具體承諾; 不切實際; 抱有懷疑」等語。


一般認為泛民支持曾俊華。 但是按照民主原理, 教育界選委應該按照候選人的教育政綱, 來決定取態。 按照教協的用語, 其對林鄭的評價顯然高於曾俊華, 如果教協主宰的選委, 最後依然提名、 投票給後者, 就須要向公眾好好交代, 亦必引致輿論指斥泛民的民主理念和實踐互相矛盾。 林鄭講句話, 泛民就陷入兩難。 林鄭剛剛表示, 預期得不到任何泛民選委(包括教育界)的提名。 這等於把球丟給泛民, 讓人看看教育界選委如何「自圓其說」。


相信, 泛民唯有以TSA立場來解釋。 葉劉淑儀對TSA表示應該「暫停推行」; 胡國興表示「不應強行實施」; 林鄭表示「肯定要大幅度改善」, 不過取消所有年級TSA不是最佳方法。 唯有曾俊華斬釘截鐵, 稱要「取消所有TSA/BCA, 以阻止操練風氣的蔓延」。


此外, 司長出身的特首, 似乎必然照顧公務員; 如果能夠分化教育界, 就能減少他們對政府構成的壓力。 每年累加50億, 乍看似是巨款, 但未言明如何發放。 訪問中, 教聯另一位副主席、 港專校長陳卓禧表示, 政府某項對大專課程的撥款, 不論學者還是學校, 都無緣主動申請, 完全由政府自己話事, 愛給誰就給誰。 按照這種情況, 若果林鄭的50億、 按年累加可至200億的撥款, 發放方式與此類似, 那麼編者預見, 教育界內不同組別、 派系, 由於不能透過公開的申請「公平競爭」, 因而勢必「打餐死」同時與政府暗通曲款。 這樣一來, 公務員哪用再怕教育界?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