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親華?既是逢場作興,還是美國繼續托管好

常言美國圍堵中國, 中國海軍難以突破兩道島鏈防線(見本報這篇分析); 於是地處關鍵戰略位置的菲律賓, 一當總統杜特爾特顯露出親華傾向, 華文媒體往往評價這是中國的戰略勝利。 不過《線報》編者憂慮, 美國會這麼順攤? 恐怕中國不得不繼續買美國的帳。


菲律賓也講統一
近日, 菲律賓棉蘭老島的 Maute Group、 Abu Sayyaf 等武裝組織攻擊城市, 宣布接受「伊斯蘭國」的節度。 中國向來指責美國在中東「放水」, 剿滅恐怖主義不力, 所以導致事態蔓延。 不過即使沒有「伊斯蘭國」, 東南亞從緬甸、 泰國, 到印尼、 菲律賓, 無不長期盤據著分離主義武裝。 這個形勢由來已久, 和當地的民族、 信仰、 社會發展程度等因素有關。 如今, 這些「扎根本土」的分離主義武裝與「伊斯蘭國」之間成為朝貢者與被朝貢國的關係, 面對管治能力低落的菲律賓中央政府, 其取勝的信心自然大大增強。 此外, 「伊斯蘭國」亦就近日多宗發生於印尼的爆炸襲擊承認責任, 包括本月24日發生於首都雅加達公車站的兩宗爆炸襲擊。 上述的分析因此適用於印尼。


菲律賓這些分離組織, 雖然以朝貢歲幣從「伊斯蘭國」那裡換取精良的武器和訓練的支援, 但是經濟基礎不會有什麼改變, 畢竟後者在伊拉克、 敘利亞社會秩序崩潰之後佔據了現代化設施包括大量石油提煉裝置; 而佔據農村的分離組織除非強大到大規模反攻城市, 否則只能望洋興嘆。 意識形態方面, 「伊斯蘭國」所代表的伊斯蘭普世主義是現代的信仰和身份認同運動, 和教育的普及有關, 而東南亞的分離主義, 更多只是官逼民反的味道。


無論如何, 菲律賓統治者也希望國家統一。 長期以來, 對付分離主義的軍事行動都由駐菲美軍為中堅, 菲律賓本國部隊只是「協從」。 因為美國縱然增加海外軍費, 都直接花在駐軍上, 菲律賓無法分一杯羹, 以致戰備和訓練水平慘不忍睹。 數據顯示, 美國 2015-2016 年的對菲軍事援助比上一年上升了 154%, 達 1 億 2700 萬美元, 但絕大部份增幅花在 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 反映美國重視菲律賓如何作為美國作戰的一個輔助角色, 而未考慮幫助菲律賓處理內務。 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恐怕菲律賓政府管治能力差, 槍械流入民間以至恐怖份子手上。 但如今情勢已不同, 分離組織輕易從國外恐怖組織手中取得精良武器。


因此, 當美國去年取消向菲律賓警方出售數萬支 M4 步槍的計劃, 然後杜特爾特接受中國價值 1400 萬美元的免費援助, 引入兼容北約制式的中國製槍械來滿足本土內務作戰的需要, 以及適合河道和島嶼間淺海作戰的中國製快艇, 又接受中國 5 億美元的長期軍貿貸款。 這樣, 我們不禁想像「不怕不識貨, 最怕貨比貨」, 菲律賓恍然大悟, 從此走上親華的道路, 未來甚至讓中國建立基地。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這樣有可能嗎? 中國俗語有云「城頭變化大王旗;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美國在菲駐軍, 實際上掌握了該國的軍事和外交最高權力, 即使杜特爾特和右翼民族主義城市階級不滿美國駐軍、 放任分離勢力猖獗, 目前也最多「得個講字」。 固然, 如果城市和農村兩股勢力都不滿、 甚至積極反美, 長遠來說確實足以反抗美國的影響。 但即使美國憂慮局勢變化, 主動權仍在美國手上。 上文所列引的數字, 在 2016-2017 年度已有變化, 美國對菲「境內行動和人道和救災支援」(territorial defense and humanitarian aid and disaster relief)的項目已經顯著增撥軍費, 意味終於有意幫助菲律賓提升自己的力量。


過去, 東南亞國家面對國內一些共產主義地方勢力, 在冷戰的反共戰線中, 一般能夠獲得西方支持。 今日, Maute Group 武裝舉起「伊斯蘭國」的大旗, 和恐怖主義掛勾, 在全球反恐的「大義」下, 美國就沒有支持他們獨立的理由; 美國和杜特爾特討價還價者, 只是提供多少武裝支援的價碼問題而已。 這亦是杜特爾特大膽「左右逢源」的理由。


既然菲律賓這「廟」跑不了, 美軍亦不會自己跑掉, 中國就自然無法建立基地, 所以第二島鏈的形勢暫時不會改變。 中菲之間的軍事合作很難超過海上巡邏和反恐。 就算中國勉強建立基地, 只要海權繼續在美國手上, 中國就很難自由地實施軍事行動, 基地建了也是白建。 從這個角度來說, 中國給予軍貿貸款恐怕也是作嫁衣裳。

一帶一路和賠償景氣
目前一帶一路比較順利的發展, 是渝新歐鐵路, 它正好全部穿越比較穩定的國家, 內亞國家只經過哈薩克一個。 內亞國家由於俄羅斯的勢力, 政局相較西亞、 中東、 南亞, 可算比較穩定。 鐵路不像海上航線, 必須沿線國家的穩定政局和治安, 才可確保安全。 相反, 即使是親華的巴基斯坦, 境內還有大量地方勢力。 去年年底印度在聯合國提出, 把巴基斯坦境內的「穆罕默德軍」首腦 Maulana Masood Azhar 列為恐怖份子, 中國隨即阻撓。 這說明中國由於地緣角力, 不得不容許一些不穩定因素存在, 這將削弱一帶一路的安全性。


在「一路」方面, 如果中國只求打通印度洋航線, 保護「一帶」的戰略側翼, 只要海空力量強大, 是可以忽略東南亞國家的治安的。 但如果中國放棄東南亞市場, 恐怕熬不到「一帶」陸路繁榮起來。 所以中國也須支援東南亞國家的統一, 這樣才可以開拓大規模的基建的空間。 中國經濟陷入「L 型新常態」, 意味大量產能急須消化, 否則恐怕不利社會和政權穩定。


正如上文所述, 東南亞國家不會讓中國取代美國勢力, 因而中國在當地難以制訂和壟斷產業標準。 但只要中國能夠按照現存的標準進行投資, 仍是十分有利可圖的。 在過去, 日本由於二戰的侵略, 對東南亞給予戰爭賠償、 補償性的貸款和支援, 由於其政治性質, 因此幾乎是無條件的, 比中國的投資更加沒有話語權; 即使這樣, 日本依然憑投資, 在 1960 年代讓經濟迅速復甦, 史稱「賠償景氣」。 當時日本重型機械、 鐵路設備的重工出口一度佔出口總額 50-60%, 更促成了亞洲開發銀行的建立。 到了今天, 日本和印度又倡議「自由走廊」(Freedom Corridor)經濟計畫, 中國當然不能落後。


所以, 美國的角色反而十分重要。 既然美國暫時不會撤出東南亞, 中國反而十分指望美國維持一定的權威, 鎮壓恐怖主義和分離勢力, 促進東南亞的政治穩定。 美國的角色就像內亞的俄羅斯一樣。 同樣地, 中國花錢支援各國平定分離主義, 也並非白費的。


近日, 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席北約會議, 公開抱怨北約是資金無底洞。 北約的戰略價值我們且不討論, 但是特朗普多次表現「只看眼前賺蝕」的態度, 除了做給國內右翼選民看, 也代表了一種商業保守主義。 這種取態下, 固然不會採取民主黨的全球化政策, 也不一定為了孤立保守主義而種播仇恨, 輕啟戰端。 在某個程度上, 卻像中國的「瞞聲發大財」路線一樣, 採取中庸之道。
雖說大國之間互不信任是常態, 如果中美的利益無法調和, 總會各自滑向自己的安全範圍, 回歸傳統的陸權、 海權對抗; 但在目前, 東南亞市場尚大, 正如習近平所言, 「太平洋容得下中美兩國」, 那麼美國向中國讓利, 准許中資進入, 換取中國承認美國權威, 目前只少也是維持雙方均衡的權宜之計。


對東南亞國家來說, 不管中資還是美資, 都只能被動接受, 沒有多少選擇權。 所謂弱國無外交。 中國一帶一路的立場是「用發展解決問題」, 即複製中國過去幾十年「不爭論」的路線, 在此倡議下, 只要東南亞因為投資而進一步富強, 就可獲得外交的自由。 不過中美屆時會否接受東南亞的自由意志, 恐怕就是後話了。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