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降班,難道南華會自己唔使負責任?

香港南華足球隊即將降班踢甲組, 本地球迷普遍唏噓。 有人批評前任足主張廣勇和中聯辦過從甚密, 干預球隊的發展, 導致與南華高層不和。 不過《線報》編者覺得, 且不論張廣勇其人如何, 根本問題在於南華的「總理們」其實也沒有興趣挽夠球會, 讓它自生自滅, 而香港的體院訓練, 似乎拔尖而不補底, 讓足球成為三不管的棄子。

 

本地足球的旗幟
南華體育會已有百年歷史, 南華足球隊是它的一個分支。 由於它的體育會性質, 在任用外援方面比一般商業球隊保守。 例如八十年代初, 勁旅精工就起用多位擁有世界盃經驗的外援, 好像荷蘭國腳迪莊、 穆倫等, 而南華依然堅持只引入華籍外援, 結果連戰連敗, 幾乎降班。 後來南華痛下決心引入非華籍外援, 才扭轉劣勢; 加上足總決定 1986-1989年三個賽季實施全華班, 精工怒而解散, 南華樂得吸納大批優秀本地球員, 重奪足壇班霸的地位。


因為南華這樣的傳統, 球迷相當注重它的「本土」意義和青訓價值。 也因此, 當 2014 年這位「先科國際」董事長、 與中石化及中石油等國企有業務合作的張廣勇走馬上任足主之後首個記招, 請來了中聯辦文體部高層, 就引來不少議論。 他任內又引入南美外援, 被指有意擠走華籍班子, 有指門將教練范俊業及副領隊許家銓「被辭職」。 今日球隊降班, 這些動作就成了眾矢之的。 本報訪問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楊朗騏, 他亦不勝唏噓, 談到南華足球與本土文化的意義, 不無黯然之色, 大家不妨聽聽。

若說張廣勇像吳克儉, 那就不只是他的責任
南華所謂的足主, 乃南華體育會架構下的「足球部主任」, 形式上屬於「問責高官」而不是金主、 班主, 但實際上, 多年來足主都是一個「樂善好捐」的角色, 照例不會過問球會事務, 有金主之實, 卻無金主之權; 何況南華會自己亦有撥款, 例如張廣勇 2014 年「二千萬軍費迎戰職聯」(蘋果日報標題), 但南華會也每年撥款, 今年撥了六百萬。 然而, 這種合作形式並非白紙黑字的「基本法」, 張廣勇也許自問投入了巨款, 自然有權參與, 他更聲言如果只讓球員主導, 球會就「不是老闆足球, 而是球員足球」。


相反地, 張廣勇的前任羅傑承早在 1992 至 1994 年就做過南華足主, 後來 2006 年再任此職, 直到張廣勇繼任。 正如楊朗騏所言, 可能由於羅傑承長期和南華合作, 經過磨合, 所以知道「干預」的界線, 因而集中於建立球會形象, 特別是本土文化形象, 此外多數操練都不參與, 與南華高層維持了比較和諧的關係。 當然, 後來他主動向南華會提出不再續任的, 有人猜想他和高層之間還是因為球會控制權產生了分歧。 既然如此, 張廣勇若與高層不和, 就不會僅僅是前者的責任。


勉強舉個例子就像一國兩制, 香港和北京關於「怎樣才算干預」有不同的理解。 北京可能覺得主權是我的, 我無論如何肯定有權全面控制, 香港人則應該不犯河水; 香港人可能認為, 按照一國兩制北京有些事情一定不能干預, 而香港人作為中國公民, 評議內地時政卻天經地義。


沒有張廣勇, 球會一樣懶理
編者不是給張廣勇辯護, 然而他的行為可以理解, 撇除「足主能否干預球會」的問題, 他的球隊建設份屬正常, 南美外援雖然和他的南美洲生意有關, 但亦無可厚非, 所謂南美國腳以他每年二千多萬的注資, 肯定買不來世界一流球星, 但亦在預期之中。 今日對他的批評, 似乎不無成王敗寇的意味。 何況, 張廣勇到底是南華請來的, 南華的「總理們」亦有責任, 如果我們忽略南華的架構問題, 特別是高層、 足主的權責爭議, 總有第二個張廣勇出現。


另一方面, 南華的「總理」多如牛毛, 如果張廣勇意興闌珊, 總理們如果有意保住南華的班霸地位、 面子、 球迷的擁戴, 大家再樂善好捐一回, 至少可以支持一個賽季, 不至於降班。 正如楊朗騏所指, 僅僅南華本身五百、 六百萬的撥款, 已可以繼續保住港超聯「小型班班費」資格; 只要繼續留在職業聯賽, 就可繼續青訓階梯, 讓老將和外援帶領新人, 即使不再是班霸, 亦可「留得青山在」。 這樣說來, 總理們連原本一直支撥的五、 六百萬都慳, 已把球會視作棄子了。 編者覺得這才是球迷應該傷心的一點。


至於所謂降班有助集中資源進行青訓, 編者以為自是一句美言。 如上所述, 青訓須有嚴格的系統, B 隊球員可以到主隊試訓, 青年隊又可以到 B 隊試訓, 形成一條階梯, 而一旦降班, 階梯就被截段。 更要緊的是, 只有港超是職業球賽, 甲、 乙組都是業餘波, 而青訓須以職業前途為目標, 如果球會長期徘徊甲組, 恐怕就再無「有志之士」加入青訓體系了。 當然, 相信南華不會長期滯留甲組, 但說降班有助青訓, 就於理不合。 在此情況下, 南華就算搞青訓, 亦不外乎興趣班, 這種足球興趣班, 連英超車路士都來香港開辦, 每月四課一千多元; 可是沒人會認為踢了就能加入英超。



政府拔尖不補底
從 2011 年起, 香港政府推出「鳳凰計劃」, 希望增撥資源振興本地足球, 但是成效不佳, 連 Facebook「like 數」都被計入撥款指標, 惹人批評。 東方球會的總監梁守志質疑過: 錢用在哪裡? 足總多了一個 CEO! 港隊排名繼續下跌, 升的只是部份人的就業機會。


可見目前的政策成效不大。 更致命的是, 以前南華仍可使用銀禧體育中心, 即現在的體育學院, 學員得到集中的專業訓練, 又有津貼。 近年香港的體壇名將如李慧詩等, 都接受體院的訓練。 可是自從推出「精英運動員發展基金」, 體院的資助模式改變, 足球由於不夠「精英」被撇除在外。 結果, 體院的「精英項目」學員享受津貼的時候, 南華的青訓學員卻要自己掏腰包。


其實港超聯的入場資格, 也是一筆糊塗帳。 按規定, 加入港超聯的球會須有一定的行政職位、 班費要求、 青訓體系, 最小的「半職業班費」資格, 坐底二百萬元, 但是最近香港足球會(港會)作為「純業餘」球會, 僅以一百萬元班費成功擠身港超聯。 對比今日不得不降班的南華, 無法不讓人懷疑究竟整套制度是否公正合理。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