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仕仁收錢入罪,唔等於長毛收錢入罪?

長毛梁國雄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今日(6 月 16 日)作結案陳詞, 何俊仁、 李柱銘、 吳文遠均到庭聽審。 根據日前許仕仁案上訴判詞, 《線報》編者發現控方使用十分相似的邏輯, 但是法官似乎對控方的看法有所保留, 似乎更深入地闡釋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元素。

控方的主攻方向
控方的基本論點是, 梁國雄蓄意隱瞞收受該筆二十五萬的捐款, 所以構成「不誠實」(dishonesty was involved)。 同時, 根據《議事規則》第 83 條, 「每名新任立法會議員, 須在其為填補立法會議員空缺而成為立法會議員的日期起計十四天內, 以立法會主席批准的格式, 向立法會秘書提供其須予登記的個人利益詳情」, 而梁國雄未能遵守這個規則, 因而損害了公眾的知情權, 使公眾難以監察他的公職(議員)行為。 控方指, 議員的行為無不涉及公眾利益。


正如本報這篇評論引述的許仕仁案的判詞, 收受利益本身已經可能構成「不忠誠」, 未必需要證明被告是否確實存在「報效」的行為/不作為。 這次梁國雄案中, 控方顯然集中在這一點。 所以, 即使法官質問控方, 有沒有證據證明梁國雄收取利益之後存在「實際的利益衝突」, 控方則回應指, 關鍵不是利益衝突, 而是利益申報原意為了讓公眾知道議員有否「潛在或觀感上」的利益衝突。 根據許仕仁案的判詞, 「潛在或觀感上」的利益衝突即為「不忠誠」。


法官不以為然
可是法官既然有此一問, 顯示他並不認為「收錢」一定構成「不忠誠」, 還須考慮其他元素。 首先是「身份」的問題。 法官問, 控方有無證據證明, 梁國雄未把捐款用於社民連新界東支部? 既然控方針對「不申報」這點而非捐款的流向, 故向法官表示「不接受有關說法」; 這時法官打斷, 重申「錢的用法」是關鍵的。 一般理解是, 「錢的用法」就是梁國雄到底以社民連身份、 抑或立法會議員身份, 來接受和使用該筆款項。


香港沒有政黨法, 社民連又不是上市公司, 那就沒有必要申報。 當然, 在一些情況和法律之下, 公職身份會覆蓋所有身份, 收受任何利益都被視為涉及公職。 許仕仁案就是一例, 許仕仁履新之前三個小時受收的錢, 被視為涉及政務司司長一職, 法官排除了所有許仕仁身兼的身份。 然而, 這個邏輯對於立法會議員是否適用? 今日的法官顯然有所保留。


當然, 控方也並非沒有爭論「錢的用法」。 這次所涉的捐款, 乃包含於 Mark Simon 總共向四個政黨捐出的九百五十萬元之內, 控方指, Simon 給予其餘三個黨派的捐款, 都以黨名為支票抬頭, 不像梁國雄一樣, 以個人名義抬頭。 不過法官總結時反駁指, 梁國雄兼任社民連、 四五行動等組織的領袖, 控方不應該忽略這點。 法官似乎暗示, 如果捐款者有意捐給這些組織, 可以選擇一次過捐給梁國雄。


法官更以控方所提述的《議事規則》第 83 條提出質疑, 該條主語「As a member of Council」既可以理解為「時間」層面, 即成為/確定將成為議員之後, 也可以理解為「身分」層面, 於果按照後者, 則說明議員以「議員身份」獲得利益才須申報。


順帶一提, 按照舉證責任的原則, 如果控方質疑「錢的用法」, 則會陷於舉證的困難, 本案唯一證人就是辯方的吳文遠。 所以, 盡管控方強調沒有證據顯示涉案款項用於社民連會務, 但更無法證實款項用於立法會事務或選舉。


法官除了「身份」方面的考慮, 也有「嚴重性」方面, 這跟官職等級和類別有關。 正如本報上篇評論所引述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的元素, 公職的級別、 職務的重要性、 造成的影響, 都在考慮之列, 並且應以「嚴重罪行」的門檻來入罪。 許仕仁身為司長, 與立法會議員未必處於同一水平(雖然法官沒有挑明)。 所以這次法官就明言, 他須考慮「嚴重性」, 不是所有的行為失當, 都可以歸納成「嚴重罪行」。


個個都無申報喎?
其實控方本身都承認, 2014 年 1 月的「捍衞編輯採訪獨立自主」議案中, 並沒有任何議員披露過利益, 即是個個議員「彼此彼此」。 控方又坦言, 如果法庭堅持梁國雄代表社民連和他的其他組織來收受捐款, 那麼控方就無法證明其控罪。 因此, 控方多次重申關鍵在於他沒有申報, 影響市民知情權, 而非使用哪個身份收錢。 可是, 沒有法例規定議員身份決定一切, 對於社民連的身份, 法例並不支持市民對其資金享有知情權。


法官的觀點亦相似。 他質疑控方未有證據證明本案涉及貪污、 任何實際利益衝突, 卻單單針對收受捐款, 控罪可謂狹窄。


編者希望指出, 普通法面前顯然並非「人人平等」。 具體地說, 法官考慮案情時, 也要考慮被告的身份和附帶的權力和影響, 由於普通法不是成文法, 這就給予法官相當大的自由裁量權。 在本案中, 即使有許仕仁「收錢等於不忠誠」這個案例在先, 但法官仍可根據其他法律原則, 考慮其他因素。 何況, 由於只是區域法院審理, 沒有陪審團, 我們相信法官就傾向更加謹慎、 疑罪從無了。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