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撥款只夠院校吊鹽水,何不招收海外生?

特首林鄭月娥的教育資源撥款終於獲得通過, 各方都表示歡迎。 不過歡迎之餘, 須知這 36 億元乃市民的公帑, 如何運用得當, 也應該深入探討。 英國肯特大學國際關係博士候選人, 本報博客楊朗騏接受訪問時, 批評林鄭未能善用資源來強化香港的自資院校的發展, 恐怕以後只能「吊鹽水」。

過幾年, 自資大專院校十室九空
目前的方案是, 政府向即將或已考獲「3322」升讀大學資格的學生, 提供 3 萬元免入息審查資助, 讓他們入讀自資院校(除了八間大學旗下的自資院校)的學士課程, 預料涵蓋十五所院校。 計畫將可以於 2017/18 學年推出。


楊朗騏回顧近年的學費升勢, 自資院校每年一般文理、 非醫學法律學科的學費, 已經升到 7 至 8 萬。 以往留學英國, 學費連住宿需要接近 20 萬港幣, 但現在英鎊貶值, 香港學費已經比較接近負笈英國的水平了。 這樣會導致不少香港學生流失到外地, 例如, 過去到台灣升學的學費較香港廉宜, 但需要支付生活費, 如果香港學費貴下去, 台灣就會是很多學生的選擇。 可以說, 政府的 3 萬資助確實能夠減輕市民的負擔, 減少海外升學率; 然而, 每年考獲「3322」而未入讀八大院校的學生, 多數都自資升學, 而非投身社會, 因此這個政策雖能減輕負擔, 卻未必能夠顯著增加升學數字。


學費攀升的原因主要是通漲, 難以遏止。 在此背景下, 楊朗騏認為政府更應該考慮如何保住香港生源之餘, 吸收海外學生。 他分析指, 八大院校和自資院校, 每年提供約 24000 個學額, 其中八大院校的佔 15000 個。 這些學額可謂固定成本, 不會隨著收生減少而節省下來。 另一方面, 預料香港適齡的本地大專學生, 將按年遞減如下:


2015: 25000 人
2016: 22000 人
2017: 20000 人
2018: 20000 人
2019: 19000 人
2020: 18000 人
2021: 17000 人


如果學額不變, 我們可以看到, 雖然八大院校的學額仍然能夠滿足, 但其他自資院校合共最多有 7000 個空位! 如果到時仍有十五所自資院校生存, 每所院校就平均有 500 個, 屆時新生課室無疑是一片「十室九空」的光景。 所以楊朗麒形容, 即使政府提供 3 萬元, 也只是「吊鹽水」, 因為香港學生根本不足夠。



效法英國, 收海外生
因此他提議: 備受爭議的一帶一路獎學金, 既然已經推出了, 何不反過來讓海外學生來香港就讀自資院校? 如果八大院校增加外地生是敏感的政治議題, 那麼不涉公帑的自資院校的爭議則比較少。 現時, 政府對所有高等院校都有指引, 海外的學士生比例不宜超過 10%, 他認為可以增加。


此外, 貿發局也應該加強推廣, 這種推廣本來就是局方的本職, 不會增加多少成本, 卻能讓海外知道香港除了港大、 中大、 科大等, 還有不同的升學選擇。 實際上, 英國除了劍橋、 牛津、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 其他院校多數都每年舉行展銷會, 吸引海外生, 英國文化協會一直協辦。 英國的大學雖然大多數是公營的, 但是依然招收不少海外生。


這位在海外研習多年的學者表示, 「海上絲綢之路」的國家多數視英語為國際語言, 而且學生看重的不一定是教師的 Qualification, 而是文化和生活環境, 而香港的自資院校除了 Qualification 可能遜於八大院校, 其餘設施、 氛圍方面未必輸蝕, 教師的英語能力更是足夠有餘。 何況香港本身就是很具吸引力的城市。 其實台灣很多大學, 本身也很希望國際化, 奈何英語環境不行; 香港坐擁優勢, 應該把握, 長遠來說亦可創造收入, 加強教師的 Qualification。


匯萃多國文化, 自資院校不再執二攤
升學香港唯一大問題是宿位不足。 不過按照上述最多 7000 名學生的規模來說, 需要的地方不多, 而且只是一次性的投資。 楊朗麒建議, 政府可以和社企合作出租唐樓。 編者認為, 如果專為 7000 人建立一個國際學生的聚落, 規模就像一條公屋屋村, 佔地不多, 集中多所院校的海外生, 卻能成為香港一項文化成果。


這樣的話, 自資院校就不會僅僅是「執二攤」的角色, 繼續接受八大院校「汰下」的學生, 塘水滾塘魚, 而可以成為香港本地大專系統以外的國際化教學路線的嘗試。 這對各所院校發展自己的特色、 提升自己的水平, 都甚有幫助。 反過來說, 如果自資院校「吊鹽水」以至逐漸倒閉, 只會讓本地大專教育和學術規模收縮, 最終八大院校同樣會受波及, 對社會整體不利。


副學士這個產物, 一直為人詬病, 正如審議撥款時, 熱血公民的鄭松泰多翻批評副學士政策, 要求盡快撤銷。 然而楊朗麒指出, 副學士的學費已是自資院校的「命根」, 根本動不了; 唯有創造新的營運模式, 才可以減少對副學士的依賴, 屆時這個不獲好評的制度, 也許不待任何政策的修訂, 就會被學生自己淘汰。



這樣說來, 林鄭的撥款就像本報此前的評論那樣, 較缺乏前瞻性和制度創新的能力。 當然我們體諒林鄭要「渡蜜月」, 對本地學生的撥款無論如何在政治上比較吸引, 不過我們更希望林鄭廣納意見, 正視自資院校的長遠問題。 較早前, 教育界議員葉建源接受專訪, 提到適齡學生減少、 教育產業化, 導致學校的惡性競爭。 編者認為, 如果大專院校的商業模式不可避免, 那麼唯有增加生源才是健康發展之道。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