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議:大灣區具體方案要起步,設半管治機構由民企帶動政策

大灣區規劃越來越進入公眾視野, 但似乎仍是一個用來敘述「中國機遇」的名目, 務虛為主而多於一個實際方案, 縱使各個地區功能區塊已經劃好, 優勢劣勢也經分析, 但具體措施始終未見詳細的公開討論或公布。 本報希望提出高層統籌的重要性, 主張建立民企推動政策的管治平台。 如果民企由於缺乏參與機制而遲疑, 恐怕「大灣區」將變得有名無實, 甚至影響兩地政府威信。  

大灣區的本質

 

  1. 自改革開放以來, 中國劃出了不少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區, 成功例子如深圳, 但有些的發展則泯然眾人, 如汕頭。 這首先印證, 名目並非掛起了就一帆風順的, 而須仔細的因時、 因地制宜。
  2. 總體而言,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始終有相當強的計劃經濟成份, 因此部份民間資本的創新經濟要在另一套制度下推展, 經濟特區就是這樣的一種制度, 給民間經濟以更大的自由空間。 這也是「中國特色」所主張的經濟制度靈活性。 與之相似的是自由貿易區, 不過對象更強調是外商外資。 譬如數年前開設的上海自貿區, 人們主要關注到底採取個別准入制度還是「負面清單」制, 即除了清單所列外資項目, 一概獲國民待遇, 至於上海或長三角經濟模式和規劃, 則不是焦點。
  3. 然而大灣區則是另一回事。 固然民企和外資的參與和能量仍十分重要, 但其規劃核心並不在於經濟制度, 而在於地區經濟功能的整合發展, 目標是把珠三角發展成紐約、 三藩市、 東京一樣的灣區, 對內輻射至整個廣東以至湖南、 福建、 廣西, 對外則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 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橋樑。 具體情況則如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研究員陸劍寶所指, 金融中心、 物流中心和科創中心的資源重複配置, 珠三角城市間傳統製造業的同構性明顯, 故大灣區將首先重整產業結構和分布, 加強和細化地域行業分工, 涉及巨量的人材、 設備、 資金流動。
  4. 在大灣區推展的同時, 「副都」雄安新區、 京津冀一體化亦已擺上日程。 因此這是中國大戰略的一部分。 中國較大規模的全國經濟規劃要數「大三線」戰略建設, 深入內陸建設工業和城市, 把第一次工業革命的補課成果粗放、 迅速地複製, 可謂社會全面現代化的起步。 這已是一九六零年代的故事。

 

 

民企角色宜加強, 甚至擔主角

 

  1. 民企和外資對經濟的參與, 過去只是在既定的規劃內透過經濟特區和自貿區來加強, 若上升到經濟總規劃, 官方無疑要掌握決定權, 何況還是大戰略一步棋。 唯今非昔比, 民企和外資不可忽略。 以往廣東省內的地區合作, 我們主要熟知 CEPA 和「10+2」機制, 但這只是地方政府之間的合作, 甚至是個別地方政府的單線交流。 根據經驗, 地方政府之間橫向的合作總會涉及利益爭議, 具體例如「為什麼一定要我做中藥, 你做金融? 」, 這是權力的樽頸, 一旦未能突破則大灣區的產業整合將半途而廢。
  2. 因此, 編者提議設立由民間企業主導政策推展的平台, 甚至可以是「半管治機構」。 在大灣區產業整合的過程中, 企業之間、 企業和國企及事業單位之間會重新配對, 擴大業務空間, 擴建或改建生產鏈; 儘管藍圖上已描繪了「研發、 製造、 服務」等區塊, 但當中的工商百業如何重整分布, 是沒有也不可能有預案的, 有些更要進出自貿區或經濟特區; 因此不如讓企業和部門自己洽商配對, 譬如因應自己的需要和角色, 自由進入不同的洽商配對小組, 各行其是, 而洽商配對的主流模式和趨勢可以化為政策或指引, 進一步便利後來者。 反之, 若官方完全以行政權力來一刀切的劃分功能和地域, 則在滿足圖紙規劃時, 更可能割裂企業、 部門之間的聯繫, 顧此失彼。 一句話就是, 讓前線的實踐來檢驗真理, 避免紙上談兵。 地方政府可以在此機制下集中起來, 最快速地滿足需要並時時檢討。 最上層則應該是中央及省政府, 負責統籌、 審批、 協調。
  3. 企業可以根據投資額或往績而獲准參與此機制, 亦是一種投資的吸引力。 對政府而言, 企業的討論、 計畫、 合縱連橫也盡收眼底, 既可以加強控制, 避免過去山高皇帝遠的問題, 也等於把企業訴求置於陽光下, 避免相關部門的黑箱作業。
  4. 這可謂今日中國政府前所未有的制度, 也因此值得嘗試。 正如《中國經濟報告》二零一七年第九期所指, 粵港澳大灣區相比起長江經濟帶、 京津冀經濟區、 以至世界三大灣區, 特色是制度的複雜性, 合作時要克服「制度障礙」較多。 因此我們相信制度建設的必要性。 何況, 長三角和京津冀都有廣闊的腹地, 支撐重工業和尖端製造業的出口, 這將是一帶一路和中國產業升級的重要本錢; 珠三角大灣區則向以輕工業為主, 而輕工業料必外流到一帶一路國家, 廣東地理上又較缺乏資源和人口腹地, 未必可支持重工業和尖端製造業, 因此相信將以金融和科網創新產業為支撐點(有如美國矽谷)。 這兩個行業比起製造業, 更講求國際化、 制度化、 企業參與、 前線的自主權。

 

 

一帶一路示範單位

 

  1. 大灣區還會是一帶一路的「示範單位」。 在過去, 中國建立經濟特區和自貿區來吸引投資, 在未來, 中國則應把自己的制度經驗輻射出去, 帶領沿線國家建立類似的制度以加入中國主導的經濟圈。 那麼, 面向東南亞的大灣區的制度建設也就是各國評價的對象。
  2. 同時, 中國如何進一步引入「國際標準」也是一帶一路的發展指標, 而大灣區的制度也是其中一部分。 不只西方各國憂慮中國「走出去」進駐外國欠透明度, 恐成國企的延伸, 即使沿線發展中國家亦不無擔心, 畢竟存在多年的西方產業、 專業制度始終較予人信心。
  3. 中國即使作為「國際標準」的挑戰者也不妨潛龍勿用。 本報近日就分析指, 英國可以借其法律和保險方面無可爭議的優勢, 協助中國把亞投行制度化, 壯大自身回復國際影響力, 而對中國來說應該利多於弊。 畢竟中國急於消化過剩產能, 獲取市場以升級工業, 那麼對外投資基建、 建立新經濟體的進程無疑越少阻礙、 越快越好。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