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有策略,不選才真的晚節不保

馮檢基選又唔選,唔選又選,政壇老將彷彿兒嬉,到底所為何事?正如近來與他交往頗密的黃毓民評論稱,馮檢基他得勝機會是零,實在不知道他腦子想什麼。

 

和方國珊的異曲同工

  1. 我們稍為分析一下。馮檢基也才六十多歲,健步如飛,看樣子還會繼續從政下去。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是,他的老巢在深水步,他可以退出自己一手創辦三十年的民協,但大概不會放棄支持他的街坊,而這些街坊大概不太關注泛民建制的網絡宣傳,是以,哪怕馮檢基被泛民千夫所指,也許都不會影響他的老巢支持度。第三點是,近日馮檢基非正式透露過,有深水埗街坊對他說:李卓人一直不在九龍西,而在新界西,你能坐視李卓人空降來選九龍西嗎?若說你馮檢基老,李卓人也老,還警告,若你一聲不響讓李卓人代劉小麗出選,「以後不要找我們幫忙、動員支持!」
  2. 無論馮檢基未來是繼續參選,還是組織壓力團體,還是經營地區服務工作,他都必須維持深水埗基地的知名度和民望。這次補選大混戰,如果他不現身,劉小麗或李卓人就會「代表」了深水埗選民,造成既成事實,等於「入侵」了他的基地。今年初同區補選,民協就有部份選票落入鄭泳舜手上。這情況反映,政治人物若不「刷存在感」,就很容易被取代。同樣道理,新界東的方國珊屢敗屢戰,連勝出機會等於零的補選都參與,就是借選舉來維持存在感,增加日後參與常規選舉的勝算。編者認為,這是「選舉政治 ABC」。
  3. 在單議席單票制的補選中,她和馮檢基應該深明自己幾乎不可能當選,但參選本身其實意味他們在正式換屆選舉時比別的參選人多了一次宣傳機會,而在正式選舉的比例代表制下,當選門檻大大下降,稍微的優勢可造成很不同的結果。黃毓民甚至直言,民主派在立法會「大選」一般不作選舉協調,「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所以馮檢基這一下取得了曝光優勢,來屆大選仍有取勝機會。
  4. 因此,我們也許看慣網絡輿論,不明白馮檢基為什麼不惜「晚節不保」,冒著「界票」等攻訐也強行攝位。其實稍稍分析選舉策略就不難明白:他只在乎他的選民,而他的選民並不在乎泛民憤怒的矛頭指向誰人。正如他今日所說,他作為民主派,有民主派團體支持固然重要,但重要的始終是「有自由意志選擇」的一眾選民。學者蔡子強也認為,他能夠爭取「認人不認黨派」的「老街坊」支持。不過自信的馮檢基更稱自己爭取到「淺藍淺黃」,並非僅僅靠地區服務聚攏的「老街坊」。總之,若馮檢基這次退縮,就是把老巢拱手讓人了。

 

陳凱欣言不由衷

  1. 這邊廂,陳凱欣終於宣布參選(但未報名),不過直到宣布的前一日,她的採訪通知也只說有事宣布,舉行分享會「讓市民形識阿欣的理念」。雖然人們心知肚明,她依然十分努力的營造自己「神女無心」的印象,甚至說是颱風山竹感召自己去服務市民才最終決定參選。
  2. 從成為九龍社團聯會的「健康大使」開始,陳凱欣就極力地模糊建制派對她的支持;她於一個月後旋即卸任,仍表示自己並未打算去向,然而建制派整個機器都停止運作,只宣傳她一人。這種「你知,我知,我知道你知,你知道我知道你知」的狀態下,她仍堅持這一套說辭。今日她宣布參選,被問到是否只有建制派支持者,陳凱欣竟脫口而出的說「不是」,然後支吾稱,雖然鄭泳舜在台上支持,但不代表這就是全部支持者,有些「打電話來支持」… 云云。
  3. 她的選舉策略大概就是錢,建制派一向的鋪天蓋地式大灑金錢;然而選舉經費有上限,所以必須壓縮她宣布參選之後的「法定參選期間」。她拖延宣布的策略是可以理解的,但同時也說明了她一直言不由衷,而與建制派步履一致。正如一些批評說,往往建制派的說話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把市民、選民當三歲孩子。
  4. 當然,民主派亦好不了幾多,他們斥馮檢基報名參選就是「界票」,就是「收了中共一大筆錢」。錢真的如此容易賺嗎?編者更相信馮檢基是「老謀深算」,為保老巢不惜退出民協,甚至被「民主派」稱作叛徒也在所不惜。這是處於弱勢者「自保」的策略,更有建制中人形容,這是「單槍匹馬,勇字當頭」,唯有如此,馮檢基才不致晚節不保。從這點看,馮檢基團隊的謀略遠高於劉小麗、陳凱欣。
  5. 按上文分析馮檢基選舉策略的方法,陳凱欣的選民又是哪些?然而,如果這些選民不介意這一點,她又何必撇清自己和建制派的關係、營造中間形象?

截至十月二日,劉小麗和馮檢基提交了報名。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