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大浸大處分學生比一比,浸大疑利用輿論卸責

近日浸會大學發生「佔領語文中心」事件, 較早前教育大學則出現冒犯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不幸事件的標語。 在當今社會, 輿論自然分作兩端, 不過理應超然於輿論的校方如何在制度內處理這些「學生事件」? 浸大和教大的處理手法就截然不同。

教育大學保障私隱

 

  1. 教大校董會主席馬時亨表示, 學方設有調查委員會和學生紀律委員會, 由前者調查並提交報告予後者, 由後者決定是否、 如何處分。 學生紀律委員會有學生會代表。 在記者茶敘上, 校方被問及此事時, 表示不會公布學生的資料和處分細節, 唯表示已經紀錄在案, 嚴正、 公正地處理了, 呼應了事件之初張仁良校長所指「事態嚴重, 校方會向公眾交代」。 張仁良在茶敘上重申, 校園不接受仇恨言論。
  2. 編者相信處罰不會太重, 否則學生會代表既知悉細節, 自會公開抗議。 顯然校方希望在制度內處理此事, 和學生代表商討出一個合適的處罰, 避免了公開的爭拗。 固然我們可能批評「校方屈從被罰學生」, 但既然制度如此設計, 允許學生會代表加入, 就應接受結果, 唯可以事後檢討。 這是一個師生關係、 學校定位的價值觀爭議, 在此不贅。
  3. 更重要的是, 這樣保障了學生的私隱, 避免了傳媒的介入和輿論的壓力。 畢竟我們相信, 除非有人被控公訴罪, 否則校園內的紀律問題應該在校園內解決, 儘管紀錄在案, 但不必公開身份以進一步影響他們的前程。
  4. 張仁良解釋, 教育學院於一九九四年成立, 而多家師範院校更成立了多年, 而這個保障私隱的守則長期得到遵守; 其實學院每年都處理同類個案, 校方從不公布學生身份, 這次亦沒理由不遵從。

浸會大學利用輿論

 

  1. 相映成趣的是浸會大學的做法。 對於參與「佔領」的學生, 校方高調召開專門的記者會, 公開了處罰細節, 使事件進一步激起爭議。 如果浸大像教大一樣閉門處理, 即使「佔領語文中心」事件有錄影, 但未必令傳媒進一步「起底」學生。
  2. 這就令人猜測, 浸大其實希望激起輿論, 如果輿論對停學處罰的決定不利, 校方可以「從善如流」站在道德高地, 取消處罰, 這即現實所見的發展; 輿論也可以逼使學生道歉, 哪怕只是部份輿論, 但事件一發酵, 學生為保前程很難不這樣做, 因而校方亦更有理由放過他們, 使事件彷彿「大團圓結局」。
  3. 只是實際上, 學生身份被不必要的傳播了, 前程受損; 本應在校園內解決的事, 卻讓輿論介入甚至成為公審, 損害制度; 唯有校方除了一開始事先張揚, 事後則一直隨波逐流, 不負上責任, 既不是堅持處分的中流砥柱, 也不是隔阻輿論火線的寧靜之地。 相比起來, 教大校方一力承擔外界的質疑, 做法似乎較有責任感。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