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秋北罵法官,體現黨國意志,林鄭請靠邊站?

江蘇昆山「反殺案」成為全國熱話,其中一個原因是極其戲劇性、具電影感。監控視頻清晰可見:寶馬車主劉先生和電動自行車車主于先生爭執,劉姓寶馬男抽出長刀對于舉手就砍,但刀子飛脫在地,于即撿刀反擊,這時劉後退,于不捨追擊,向劉的頭部一刀砍倒。于未被檢控,檢方認為屬正當防衛,最高法院則表示將修訂司法解釋,以「宏揚社會正氣,保護見義勇爲者的合法權益」,提高了事件的層次。

 

有法不依,民情浮動

  1. 內地民眾對於有被害人自衛反被判重罪案件、對社會以強凌弱的積怨,早就壓抑待發。譬如二零零九年鄧玉嬌刺死意圖強姦她的鎮政府官員,二零一六年青年于歡看到母親被催債人猥褻羞辱而用水果刀刺死一人,他們都被判傷害罪成。
  2. 按照《刑法》第二十條,公民受到「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時,有權採取防衛行動,若對侵害者造成損害,不負刑事責任,即正當防衛;但若「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則屬防衛過當,須負刑事責任,唯可以酌情減少或免除刑罰。一九九七年,正當防衛的條款有所增補,引入「無限防衛權」,即對於行兇、殺人、搶劫、強姦、綁架等嚴重暴力犯罪採取的防衛行為造成侵害人傷亡的,不存在「過當」,不須負刑責。
  3. 不過,正當防衛很少成立,往往被判防衛過當,內地有研究稱不多於 6%。有分析指法院不想鼓勵人行使「無限防衛權」而滋生暴力,增加命案。此外,中國傳統「殺人償命」的觀念仍具影響力,一個人即使行兇在先,若被另一人所殺,家屬也很難接受對方「無罪」,而這時候行兇在先的一方往往在基層社會有動員力。可以說,法院判案時考慮到各種管治局限,似為「維穩」犧牲了個人在法律前的一些權利。隨著網絡興起,類似判決廣為傳播,引起反響,被指不利管治,有內地律師評價,在這方面中國司法「非常保守和裹足不前」。
  • 昆山「反殺案」
    o 180921 a1a

 

新時代中國特色司法

  1. 我們不清楚的是,檢方最終判斷昆山「反殺案」的于先生係「正當防衛」,不予檢控,到底是出於法律分析,抑或民情、民粹壓力,畢竟檢察機關可全權決定而不必解釋,中外皆然。不過,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關於在司法解釋中全面貫徹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工作規劃(2018 - 2023)》,在「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統一裁判標準和裁判尺度」之餘,特別提到正當防衛的司法解釋要更新,以「宏揚社會正氣,保護見義勇爲者的合法權益」,就顯出中國法院的特別角色。
  2. 在西方,法院、法官的角色是依法判案,主要考慮是否合法(Legality),其次才考慮正義(Justice),而確保法律合乎正義,似乎是立法機關的責任。雖然,從美國民權運動到歐美多國的性別平權案例可見,法官在自由量裁空間內也是實踐社會價值、解釋何謂 Justice 的關鍵角色,美國兩黨也為了法官的任命人選而明爭暗鬥。中國法院調整自己的司法解釋,本來亦無可爭議。可是,西方政府不會在司法機關以外發施指令,而法院也會避免主動表示遵從某個外來的「價值觀」,至少在制度上維持司法的獨立性。
  3. 然而在中國,司法獨立不是政治原則,甚至是要反對的。黨必須指揮司法,直接在司法過程和結果上實踐管治意志。另一方面,由於缺少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的傳統,人們更傾向認為法官是全權裁決的「青天老爺」,而非僅僅法律的檢視者。最近建制派如工聯會吳秋北等譴責法官「禍害少年」,或許多少出於這種觀念。
  • 最高人民法院要遵守黨的「社會主義價值觀」
    o 180921 a1b

 

吳秋北式批評

  1. 我們並非反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保護見義勇爲者」,但須留意,一旦法院宣布這成為判案取態,也就損失了獨立性,綑綁了自己,哪怕法院貫徹「正當防衛、無限防衛權」的解釋,日後也總有依法判處防衛過當的時候,那時就會引起更大民輿波動,而鑒於中國社會基層管治力量較中央薄弱,為避免衝擊,政府較易向民憤屈服。實際上,這等於從過往怯於受害者家屬鬧事的極端,走向怯於網絡民粹的極端。屆時,法官可能傾向像「海瑞式」的「與其屈兄,寧屈其弟;與其屈叔,寧屈其侄;與其屈貧民,寧屈其富民;與其屈愚直,寧屈刁頑」這般體現某種「價值觀」但不公允的判案。
  2. 回顧香港,許金山案剛剛審結,不少傳媒開始同情「二奶」,稱她對被告,以至他的子女無微不至,卻絕少有聲音同情男被告,更有輿論稱「包得二奶,不得好死」之類;即使法官表明案情存在疑點,但陪審團還是一致裁定許金山犯罪事實確鑿。我們不能不懷疑民間輿論對司法造成影響,在司法獨立的體系下尚且如此。在內地,其實大陸法、成文法的一個好處是有明文可依,減少爭議的同時也減少法院所受的衝擊,把責任歸於立法者;但法院一旦失去獨立性,捲入政治、價值的爭議中,就失去了此優點。
  3. 今次為什麼不由全國人大常委來釋法?我們看到,中國內地近年的管治風格「主旋律」是整治基層,希望讓民眾感覺社會公正,統治者對地方官員、地方勢力的打擊尤為顯著;但是,就正當防衛問題引起的民情、民粹,似乎當局要避免造成人大順應、屈服的印象,因此繞過代議機關,由最高法院適時出台解釋,就突出了統治者主動「賜予」之感,何況黨國體系下指揮法院亦理所當然。不過這樣就把民粹矛頭轉移給司法系統了,「吳秋北式」的譴責似乎變得有理可依。
  4. 不過,只要有乖法理,總會引起民憤。美國一九九二年的洛杉磯種族暴動,可追溯到一九九一年的同類案件:黑人女孩 Latasha Harlins 涉嫌小偷小竊,與韓裔店主爭執,女孩打了後者數拳,而當女孩轉身離去時,女店主 Du Soon Ja 以手槍從後射殺該女孩。由於法官認為女店主合理防衛,僅判守行為、服務令和少量罰款。無獨有偶,內蒙古托克托縣有人潜進別人家中,對別人頭部連砍三斧,不料被對方家人發現,於是進一步攻擊其家人,但遭反擊而死。結果兩位家人被判傷害罪成。在昆山案及最高法院表態後,這件案會否引起更大風波,可拭目以待。
  • 吳秋北斥終審法院法官禍害少年
    o 180921 a1c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