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學校家長也是納稅人,子女入港大「神科」是公民權利

站在「向錢看」的角度,大學裡那些法律、醫學、建築等「神科」自然是學子和家長所夢寐以求的。當我們苦讀 DSE,經大學聯招 JUPAS 過關斬將盼望獲取錄,卻發現這些「神科」不符合 NON JUPAS 不超過 20% 的規定而招收了更多非聯招學生,恐怕就心有不甘。不過,這到底是大學問題、中學學制問題、抑或考試制度問題?

教育不公的憂慮

  1.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近日揭露了這一現象,並且憂慮:那些主要通過國際文憑(IB)等非本地自費課程報讀大學的非聯招生獲「額外」取錄,有違教育公平,因為那些自費課程往往不是基層所能負擔的,這就意味中上階層擠佔了出路較佳的大學學科。此外,他又不滿非聯招收生的考績並不公布,欠透明度,恐有違擇優取錄的原則。他呼籲大學公布和遵守 DSE 和 IB 等課程的成績換算方式,否則就會造成社會不公,甚至引起社會不穩。
  2. 香港貧窮懸殊的確嚴重,而即使不考慮大學收生,教育的階級壁壘也是社會一直關注的。然而在此事上,到底大學「神科」為什麼多收非聯招學生?如果背後是 DSE 的缺陷,那麼無力報讀自費課程的基層始終都輸在起跑線。
     

為什麼就是專業學科超額?

  1. 過去這些科目收生甚少,好像二十年前,港大醫學系收生約二、三十人,而今竟超過百人,法律系情況亦相似。學系收生增加,固然同時提升地位和資源,不過畢竟變得「龍蛇混雜」,雖然學系自設較高的取錄標準,例如某科必須「5*」,但由於 DSE 的「拉 Curve」制,成績再好,每年考獲「5*」的人數有限。由於「神科」擴員越來越普遍,僧多粥少,所以往往不能單靠 DSE 收生。實際上,由於報 DSE 的學生顯著、持續的減少,多數學系都在降低取錄門檻,否則在「拉 Curve」後根本收生不足。不過對這些「神科」而言,降低門檻將影響認受性,那就需要接受非聯招生。
  2. 何況,即使不考慮 DSE 合資格考生不足問題,非聯招考生亦有優勢。以 IB 為例,並非讀直資或國際學校就自動有資格報讀的,學生仍須經評核,這意味 IB 的基礎就比 DSE 高。在課程上,IB 較注重全人教育,文學(母語文學)是必修科,學生的語文、文化涵養較有保證。再者,以中國文學為例,IB 更要求學生接觸外國人的中國文學作品,這亦有利培養國際視野。相反,DSE 課程一直為人垢病,對理科生而言,四個必修科有三個(中、英、通識)屬文科範疇,導致難獲佳績;對文科生而言,科目設計又劍走偏鋒,既欠實用性又失文化底蘊。這亦部份解釋了為何 DSE 考生日益減少,家長和學生用腳投票。因此,問題出在兩個方面:一是「神科」學系又食又拎,既要擴張又不願降低門檻;二是學系對 DSE 和 IB 的取捨反映 DSE 課程設計被看低一線。
     

改善學制才是王道

  1. 對於學系膨脹,我們固然可以批評。早在 2005 年,律政司表示城大增設法律學院不必然使學位增加,因為城大的課程與港大不同,將出現此消彼長。結果事與願違,雙方都越招越多。到底我們是否需要這麼多律師?然而,當上述的擴張趨勢無可改變,則那些跟專業資格有關學系,就不應降低門檻,否則將損害認受性。我們不能過份怪責那些學系又食又拎。
  2. 若我們對學系收生趨勢無能為力,就只好改善學制、考試制,使 DSE 與 IB 的差異縮減。譬如「拉 Curve」到底是否適合,就值得探討,更不消說 DSE 的課程設計廣受劣評。若明明 DSE 教育成效不彰但不加改善,卻硬是不許大學招收程度較理想的學生,屆時受損的將是整個大專教育,而當香港畢業生欠競爭力,業界也將不得不從外地填補。若把現況指責為階級不公,那麼這種辦法只會把問題變成地域不公。我們甚至可以效法新加坡,在中學高考階段全體報讀國際課程,不設本地課程。香港為什麼必須自設一套 DSE?
  3. 再者,就讀直資、國際學校、讀 IB 等課程,固然是權貴選擇,但多數的卻是小中產家庭,往往父母是專業人士、咬緊牙關供子女入讀。至少在今日,這樣的專業人士和基層並無壁壘,今日的基層孩子明日或許就是這樣的家長。因此,其實大家都在面對 DSE 的根本性缺陷,不宜將它簡化為階級對立。這些家長亦是香港市民,依法納稅和享有福利,亦有權選擇本地大學。我們也不能把這些學子驅逐出香港,而既然他們有志、有資格讀醫生、律師等專業,那當然在本地就學並考取專業為佳。在海外讀書和考取資格,在香港未必被承認。否則我們就等於趕跑人才。
  4. 大學的聯招、非聯招比例原意是保障本地生,但當非聯招生也來自本地,也就是時候檢討收生政策,而非硬性根據這比例來篩掉本應有資格入讀本地大學的本地生(本地大學似乎是以全校計 80:20 為標準,並非每一個系也須按此比例)。理想的做法,是採用靈活的聯招、非聯招比例。此外,非聯招學額畢竟也要留給外地生以及不以成績入學(如校長推薦)的少數本地生,難以設計換算公式;反之,若考慮公平,就沒理由只換算 IB,那麼換算公式只會十分複雜,更多爭議。這兒不能套用香港和英國的轉換制來比較,因為大家都排同一條隊,按同樣標準招收,而非 JUPAS vs NON JUPAS 兩套標準。

esfout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