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爭取港人在內地享香港稅率服兵役,才是不懂國情

評論

國務院決定,讓港澳台居民申請內地居住證。香港建制派部份人士揚言,這是香港人獲得「國民待遇」的一步,他們還將進一步爭取讓港人按香港而非內地稅制繳稅,甚至讓港人服兵役。本報希望指出,此政策誠然是兩地加強交流合作的重要起步,但和「國民待遇、國民身份」、繳香港稅、服兵役,就相差太遠了。不論從「搵著數」角度,還是建立國民身份認同的角度,都不宜太誇張的宣傳以免適得其反。

要正視港人政治面貌

  1. 首先,本報較早前已經指出「國民待遇」是不嚴謹、甚至不正確的說法,若說北京不承認台灣現制度,由北京施加給台灣居民的待遇才算「國民待遇」,那麼港澳一國兩制本身卻是北京實施的一種國民待遇,談不上再爭取。建制派此說法,猶如視香港為中國以外的實體。
  2. 若拋開名目,新設的「居住證」也和內地身份證相差很遠。國民身份一般建基於、承繼自民族、血緣、法律關係等穩定的因素,若係入籍,則是一種權利與義務體系的承認。譬如一位港人,其身份證可能要換,但其居民身份卻不用「續期」,也和經濟地位、就業、學歷、居所無關。然而,新「居住證」每五年須續期一次,續期的條件是在內地工作或讀書,或有固定住所,顯然和「身份證」不一樣,也就談不上帶來一種「身份」。
  3. 由此說開去,建制派往往忽略中國政治所謂的「政治面貌」。社會主義制度在憲法中表述為「工農階級人民民主專政」,並由中共施行;有如上述,一位國民在法律關係上視同承認這套制度,問題是,一國兩制下港澳不實施社會主義,港澳居民就不被視同這套制度之下的義務個體,正如鄧小平所說,港人不必支持共產黨。因此在「政治面貌」一欄,港澳居民總和內地居民有所區別。實際上,新「居住證」所列的公民身份碼,香港人格式是「810000」,澳門人是「820000」,台灣人是「830000」,涇渭分明。
  4. 既然如此,一些建制派揚言要讓港人服兵役,就相當不了解國情,因為國家是階級的統治工具(內地中學教科書如是說),而解放軍係工農階級的武裝力量,香港既然不在此體系下,港人身份就不可能服役。

人在內地繳香港稅,叫北京情何以堪

  1. 談了政治,再談更實際的繳稅事宜。建制派政黨希望讓港人按香港制度繳稅,鑒於香港的普遍低稅,這將十分「著數」。然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已經指出,新「居住證」安排不會改動國家政策,那麼建制派就大概爭取不到什麼。固然我們有前海等地的特殊稅務安排,但只限局部、特殊地區,而且受惠的是港商和外商,恰恰不是現時的所謂「和內地居民一樣待遇」的居住證持有者。
  2. 雖然「居住證」持有者主要享有的保障是社保制度,而社保制度所涉的「五險一金」或「五險三金」是自己掏腰包的保險,但持證者不能忽略,新安排下同樣享有義務教育、基本就業支援、基本衛生的保障,還有參與體育、文化活動、申請駕照等權利,更不消說國家制度必然包含的國防和治安權利。這些公共服務都由稅收來支付。港人在內地生活,似乎按內地制度繳稅較合理。正如在英國,即使不是國民,只要獲得一定身份(如工作簽證),則一樣可以享受醫療福利,不過義務就是像英國國民一樣繳稅。
  3. 再者,即使認為中央為了統戰港澳居民而不介意細節上的權責問題,但要知道統戰的主要對象是台灣。由於兩岸的政治對立關係,台灣居民若申請居住證,不可能讓他們仍納入台灣稅制下,當事人最多自願兩邊都繳稅;既然台灣人享受不到這種「便利」,港澳居民不太可能捷足先登;反過來說,若港澳居民獲此安排,日後若台灣居民要求一樣的「待遇」,北京就陷入兩難。而建制派主要大黨主張讓港人按香港稅制繳稅,只是有者與內地官員接觸之後,已不再提及,有些卻堅持。

工作簽證不能承受之重

  1. 可以說,新「居住證」猶如一般國家的工作簽證或留學簽證,方便持有者在當地生活,簡單如訂車票、租屋、網購、電子支付等日常生活範疇,甚至結婚成家,「居住證」都幫助甚大,但這不等同國民身份,也不附帶稅務方面的特殊待遇。
  2. 誠然,這是中港兩地加深交流合作、讓港澳台人士參與國家經濟發展、分享成果的重要一步,官方宣傳亦依這樣的口徑,但僅止於此。進一步的國民身份認同,則不是這張「居住證」的事,持證者的政治權責和內地居民始終有很大差別。
  3. 如果建制派認為這是一種「著數」,那麼在稅務方面過份吹噓,造成不切實際的期望,只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甚至使人作錯誤投資,造成民意上的反效果。在國民認同方面,新的安排只是一個開始,若大張旗鼓,可能引人反感;對於熱烈愛國者,過猶不及的宣傳和現實政策的反差,也會令他們覺得被國家冷落。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