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智峯若遭判罪,恐比鄭松泰更嚴重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在立法會搶去女職員手機一事,我們恐怕他會面臨比鄭松泰更嚴重的罪責。本報為讀者略作分析。 

  1. 原來該名女職員是保安局的 EO。政府向來有「狗仔隊」行為,派員觀察議員並回報給政府。當時許智峯就因為看見該女職員在會議廳外打電話,因而搶奪其手機,聲稱她侵犯議員私隱。他亦解釋自己一直跟進「政府狗仔隊」的行為,曾向政府行政署查詢,但一直未獲回應。不過張建宗已向立法會行管會解釋說,這些政府人員只會報告議員出席、不出席的紀錄、在立法會的位置等公開資料,不涉個人私隱訊息,和現行法律並無牴觸。此前政府向私隱專員公署的解釋亦如是。行管會和公署都接納了這種解釋。以此為基礎,似乎難以指責政府侵犯議員私隱。 

假設我們不相信政府的說辭,並相信許智峯不了解這些細節,而決心保障議員私隱。可是編者仍認為他已惹上一身蟻。 

  1. 首先,許智峯和梁國雄搶文件案不同。梁國雄面對的是馬紹祥,後者是問責官員,須面對議員質詢和議會抗爭行為;該女職員只屬基層官員,並無責任面對議員行為,因此許智峯的行為也不構成抗爭。 
  2. 其次,梁國雄的行為在會議廳、會議進行期間發生,姑勿論議員特權是否包括行為,但可以肯定的是,特權不包括在會議廳議事之外的言行,而許智峯則在會議廳外搶奪手機。 
  3. 再者,最重要的是,該手機乃該職員的物品(不論手機是政府所給或否),無論許智峯認為對方如何侵犯私隱,但只要對方不構成即時危險,則搶奪對方物件就可能觸犯刑責。許智峯承認自己未經對方許可而取得手機,細節有待調查,不過他承認自己打開該手機察看資料,甚至以不同方法下載至自己手機當中,發現了議員出席與否、是否在會議廳等資訊。這樣反而首先證明他侵犯了他人財物和私隱。 
  4. 最後,許智峯奪去手機之後躲入男廁十分鐘,為的是不讓該名女職員能追到他並成功取回電話,他更承認進入男廁是為了查閱當中資料,表面證據已清楚顯示,他已觸犯了「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屬刑事罪行,最高可被判監五年。遑論搶奪過程有無涉及粗暴或威嚇,正如葉劉淑儀所稱,事件可能有「襲擊」成份。 

該女職員已經報警,如葉劉所指,不排除有「襲擊」成份,因此許智峯恐怕惹上了官非,而他所侵犯的是具體的人身和財產權,如果罪成,比之鄭松泰倒插國旗罰款了事,可能面臨更重的處罰。現時,民主黨已就事件道歉,而許智峯則只對當事人道歉,而非他的行為對法律和公眾利益的影響。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