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運籌唯基」,馮檢基淪為政治交易的籌碼?

近日盛傳梁家傑可能代表泛民補選, 而原本按初選機制作為「Plan B」人選的馮檢基竟也放棄資格。 此前已有媒體報導指, 泛民高層人士並不屬意「Plan B」而打選另起爐灶。 問題是選戰要講民意授權 Mandate, 然則梁家傑或「Plan C、 Plan D」能夠具備如此的授權?

 

本來泛民內部早就存在兩股聲音, 並不全認為初選是最佳方案, 唯范國威挾其於新界東的優勢票倉, 力爭初選, 而反正他必然出來參與補選, 故泛民接受了初選方案, 亦因此, 改以協商方式推舉候選人的意見沉靜了下來。 較早前, 泛民協調平台「民主動力」的召集人趙家賢接受本報訪問時, 回應梁家傑所指協調機制要「一鎚定音」, 說自己有所保留, 他形容梁家傑是「大律師性格」, 以仲裁為主, 而他自己則主張集合所有人的意見。 編者當時即感到泛民初選的危機。 誠然, 如果泛民要協調出一位人選, 則一定要推舉當年陳方安生一般具有高度號召力的人, 雖然一些人(如趙家賢)認為今日沒有這樣的人物, 但若要找, 其人大概就是梁家傑。


不過, 在泛民初選機制中, 民調和實體投票的權重佔八成, 政團的取態不能取代民意, 實際上除了姚松炎, 其他「Plan A」候選人的民意都和政團意向相左, 明顯者如范國威。 在民調中, 受訪者除了回答自己屬意的候選人, 也要提供他/她的第二選擇, 顯然這就是「Plan B」的人選的民意授權, 但再無第三條問題。 那麼「Plan C」民主黨的袁海文的民調授權何來? 那就更遑論(可能的)梁家傑了。 另一方面, 事前參選人都簽署了同意書, 證明他們同意現機制, 服從選舉結果, 那麼他們就應該預期及接受各種可能性, 馮檢基沒有特殊理由而退出, 等於自毀了泛民的制度和背棄了民意。


順理成章地, 唯當「Plan B」欠缺民意授權, 第一名和第二名相差太遠, 改派他人才較站得住腳。 這次初選中泛民政團所反感者, 唯范國威和馮檢基, 前者沒有被 DQ 的危險, 找不到改派他人的理由和契機, 而姚松炎卻存在風險, 因此「Plan B」的馮檢基就成了一個「被考慮改派」的對象。 於是協商推舉人選的輿論又再出現。 范國威和馮檢基都是初選的呼籲者, 前者挾選票勝利了, 後者想伏擊姚松炎卻玩死了自己, 但當然, 也許馮檢基明知泛民對他反感, 除了初選別無辦法。


方國珊接受本報訪問時提出, 新界東人口和選民都倍於九龍西, 但特別之處是姚松炎所得絕對票數卻高於范國威; 而據本報記者所觀察, 九龍西最大票站就是深水步, 大排長龍, 而該區卻是馮檢基的傳統票倉, 因此姚松炎的實體投票大幅拋離馮檢基, 就讓人感到略不尋常。


只是想不到馮檢基如此「配合」。 消息指這是民協內部逼宮。 然而, 馮檢基係以民協整體來參加初選的, 如果推倒馮檢基, 民協也不能派人出選; 況且, 民協內部過去反馮一派都已出走, 現時留下來的, 應該不會因利失義; 再者, 然而馮檢基個人本來就是初選的主要呼籲者, 若無特別原因, 不太可能放棄這套機制。


我們猜測, 民協內部壓力仍是存在的, 但並非純粹內部權鬥傾輒的逼宮, 而是考慮到泛民反對馮檢基的強烈意願, 賣一個人情予泛民高層, 換取泛民下次立法會選舉為民協讓路。 或許其他泛民亦有參與這行動, 以在今次補選中推倒馮檢基。 畢竟, 民協應該已預料自己在單議席單票制的決戰中, 不太可能獲得資格, 唯有在比例代表制下才可以分餅仔, 但上屆的出選名單又太龐雜, 亦需得大佬出面協調才有實際機會。 那麼, 屆時若民協出戰, 名單首位就不會是馮檢基了。


萬事俱備, 只欠基哥, 現在馮檢基宣布退出「Plan B」, 則「Plan X」相信已成定局。 令人失望的是, 我們一開始提到的民意授權機制已非泛民所希望維護的, 但泛民初選時卻以此標榜, 今日, 甚至民協自己都著眼於未來的選票而已。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