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翠珊何不投靠中國,重溫海上強國夢?

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展開了訪華行程, 預料將會和中國簽訂自由貿易協議。 英國朝野正埋首於脫歐事務, 到底如何爭取最佳條件? 可否免繳天價「分手費」? 今次中國之行的成果會左右唐寧街跟布魯塞爾的談判籌碼。 站在中英兩國的共同利益角度, 倫敦的眼光或者應該超越經貿領域, 而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中發揮自己金融、 法律和國際關系方面的優勢, 否則以英國的體量, 和中國不可能保持經貿平衡, 使經貿關係無法健康發展。

中英經貿, 輸在起跑線
憂心於脫歐進程的文翠珊早就表態要跟中國建立自貿關係。 英國作為歐洲金融中心, 脫離此一歐陸政經聯盟意味資金來源無以為繼, 日後能否透過其他協議來維持金融業的生命線, 正是倫敦朝野的焦點。 當然, 眼前的技術問題和「分手費」談判更迫在眉睫。 此時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訂立自貿協議, 無疑是舉足輕重的談判籌碼。


不過, 站在中方的立場, 英國經濟體量實在不夠看, 中國的視野早就放諸全歐, 而英國與歐陸的微妙關係、 橋樑作用正是過去令中國動心的原因; 如今脫歐已無可挽回, 那麼英國能否維持既有的吸引力, 就是未知之數。 這就好像典型的「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問題, 英國希望以中英自貿協定來實現中、 英、 歐的平衡, 中國則希望這種平衡「貨到付款」, 眼見為實再算。


況且, 中英經常帳貿易並非長久之計。 誠然, 自二零一零年以來中英貿易額增長了 60%, 但中國急需輸出產能, 長遠而言英國必陷入逆差, 重演今天中美的貿易糾紛。 以中美的經濟體量尚可談判, 英國或任何單一歐洲國家都將完全被傾銷掩蓋。 再者, 以英國掏空多年的經濟結構, 工業產出已很稀缺, 獨家的工業品品類幾可以忽略不計, 一些尖端技術雖然領先世界, 也非不可替代, 英國引以為豪的世界第一流的航空引擎, 德、 法兩家亦不相伯仲, 後兩者本來就跟中國在這方面素有交往, 即如近日法國總統馬克龍(Macron)訪華, 就表示中國又一批一八四架「空客 A320s」的訂單快將敲定。 這只是過去經貿模式的延續。


實際上, 即使英、 德、 法條件相同, 只要我們展開地圖, 中國和西歐的貿易限制依舊一目了然。 對中國而言, 海運無論經太平洋還是經蘇伊士運河進地中海都可謂北半球最長途跋涉的航線; 如果走一帶一路最熱衷的泛歐亞鐵路(去年一月中國已首次開通義烏到英國的貨運列車), 英國亦在最西端。 因此中英貨運成本處於先天劣勢, 若果海運可以直達目的地, 鐵路陸運就不可能不考慮沿途的經貿, 英國無從獨市, 其潛在利益將被其他國家沾享。


以二零一六年英、 德的數據比較, 英國出口總額 4040 億美元, 而德國為 10500 億美元, 差距相當大(The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重溫日不落帝國夢
倫敦可能因此陷入困境, 一旦中英貿易前景不明, 文翠珊將在談判桌對面遇見更不客氣的歐盟。 實際上, 中英貿易的局限是可以預期的, 歐盟未必因為文翠珊訪華就輕易放過英國。 然而, 英國除了歐盟, 還有沒有別的選擇?


相比德法, 英國的根本戰略定位是海洋國家。 只要重拾海洋力量, 對全球其他海洋國家施加影響, 並非不可重溫舊夢。 在脫歐談判開始後, 英國政府就提出了「全球化英國」(Global Britain)構想。 文翠珊於去年這個時候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描繪了這幅「英國夢」, 它並非再一次殖民, 而是肯定全球化帶來的財富和發展, 但她強調世界必須直面和化解精英階層和大眾割裂、 未能均霑發展利益的核心問題, 以維護全球化成果, 遏止保守主義和恐怖主義。


這套說辭與中國一帶一路就十分相似。 我們相信, 一帶一路的主要方向始終是海權無法挑戰的歐亞大陸, 因此與「全球化英國」互相詮釋而無直接衝突。 相反, 如果英國挑戰美國的海上權力, 這圖景對中國來說自然妙不可言。 實際上, 英國脫歐不利於美國插手歐盟事務, 英國在此事上堅持了本土利益。 換言之, 中英在國際戰略上的合作空間遠比簡單的經貿來得廣闊。 這就是為什麼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在她訪華前夕表示, 英國脫歐為中英關係發展帶來機遇, 包括政治和國際事務合作方面。 他形容「全球化英國」意味把目光轉向其他地區。


英國首先要壯大自身。 既然金融和服務業已是國家幾乎唯一的支柱, 不妨利用亞投行(AIIB)平台, 幫助中國打進歐亞大陸, 發揮英國金融業優勢和法律界的傳統影響力, 並協助中國制訂亞投行及一帶一路活動的國際標準, 釋除部分西方國家的憂慮。 這次訪華前, 文翠珊就表示希望一帶一路具透明度, 符合國際標準。 英國何妨主動制訂? 須知英國是最初主動加入亞投行的西方國家之一。 這樣將為英國固有業務引入一片新大陸。 長遠來說, 英國伴隨中國在此地區投資獲利, 可以支持在沿海各國建立工業基地, 重振一個現代國家的真正實力。
從英國到澳洲, 不少國家可以作為英國的產業基地, 特別是印度, 印度往歐亞大陸的通道被青藏高原和巴基斯坦堵住, 戰略上和海島無異; 圖中綠色為英聯邦國家

o 180202 a1b


是英揆欠膽色, 抑或亞投行有隱患?
可惜, 在文翠珊訪華第二天與習近平會面之後, 我們看不到兩人提及亞投行, 英國唯透過渣打銀行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達成關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協議, 約值 16 億美元, 而所簽訂的兩國貿易協議則共值 127 億美元左右, 比馬克龍近日訪華所簽訂的數額少。 值得注意的是, 亞投行乃以主權國名義入股的, 因此是一種國家行為, 而今次會面所簽訂的協議只是英國私營銀行與中國的合作, 而且金額也相當小。 這就令文翠珊彷彿成了商務代表團長而非首相。


到底是中方覺得亞投行一事應該暫歇一下, 抑或文翠珊沒有勇氣揭開國家展略的新一頁? 文翠珊相比前任卡梅倫確實沒那麼敢為, 這亦是不少英國媒體的評價。 也許習近平本就認為無謂與她談判, 內地媒體亦對她訪華冷處理。


這畢竟只是個人因素, 最令我們擔心的是亞投行出現結構性問題, 例如各國的持股與貢獻/參與度不成正比。 若問題持續, 就將影響其他國家的官方參與, 而外界對中國私企「走出去」時的管治和透明度的憂慮亦會積重難返; 若官方缺少角色, 中國或任何國家的私企將不可避免地較少考慮社會和政治層面, 一旦與當地民間產生衝突, 亦會宣告一帶一路的倡議名不副實。 對急於輸出產能、 建立自己的工業生態圈的中國來說, 是關乎「兩個一百年」成敗的大事。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