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聯為港人爭取國民待遇,但自己有無國民意識先?

評論

國務院早已提出政策, 使用負面清單制, 對多數外資給予「國民待遇」, 近日還發表了新政策, 對台灣在大陸居民給予「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 有趣的是, 民建聯也打算在兩會期間提出給予香港居民「國民待遇」。 這反映民建聯的政治觀念似乎有待提高。 略加分析, 相信北京對台的統戰手段和台灣不同, 不論從政治實用主義還是政治正確標準, 似乎都沒必要予港人「國民待遇」。  

民建聯有無「國民意識」先?
 

中國注重外國投資, 幾年前上海自貿區成立, 負面清單制就引人注目, 此後中國繼續推進政策, 例如總理李克強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的國務院會議就提出, 要推進「外資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模式」。
在二零一七年初, 李克強又於第十二屆人大第五次會議時表示, 對台灣在大陸的居民, 尤其是青年, 給予生活、 學習、 就業、 創業上的便利。 到了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 國台辦實施《關于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发言人安峰山介紹, 除了台商繼續享有過去的優惠, 對民間的交流措施也將加強, 在學習、 創業、 就業、 生活方面, 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 包括向台胞開放多項國家職業資格考試, 容許申請「千人計劃、 萬人計劃」和各類基金項目, 容許加入專業性社團組織、 行業協會、 大陸基層工作。
儘管一些台灣媒體把大陸政策描述為「給台灣居民國民待遇」, 但從上文可見, 在大陸的表述中「國民待遇」只適用於外資、 外國人, 而台灣居民同屬一個中國, 故只稱爲「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 因此, 當香港建制派最大黨民建聯今年一月和林鄭月娥見面, 為內地的香港人爭取「國民待遇」時, 就充分反映了其政治觀念的簿弱; 李慧琼拜訪廣東省省長馬興瑞並提交建議書後, 依然使用這字眼, 更教編者嘖嘖稱奇。
退一步說, 即使大陸給予台灣居民「國民待遇」, 也能如此解釋: 他們雖為國民, 但在台灣分治的現實下並未得到中央政府(北京)所制訂的國民待遇, 因此可以給予。 可是這解釋完全不能套在香港人身上, 香港回歸及實施一國兩制, 香港人已具國民身份, 而一國兩制下的制度, 就是一種國民待遇。  


民建聯的建議

 

對台統戰, 對港不適用
 

一國兩制統一中國, 是鄧小平的設計。 不過隨著兩岸交流的頻繁, 越來越多台灣人在大陸工作和生活, 在大陸接受「一制」。 據二零一六年北京教育部數字, 在大陸學習的台生有 10,000 人, 而十九大報告則稱香港生有 15,000 人; 工作人數方面, 台北主計總處數字顯示在二零一五年台灣人在大陸工作的有 420,000 人, 而香港的數字按照梁振英在二零一七年的說法, 是 300,000 人。
大陸不承認台北政府的統治, 包括其法律, 較早前李明哲案和台灣電騙案, 被告都按一名中國公民的身份來審理。 如果這是「嚴」的一面, 那麼「寬」的一面就是上述的政策, 當北京不承認台灣的法制對台灣人的效力, 那就自然要盡量給予「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 使他們成為自己法統下的公民, 盡管在政治和軍事上或有限制。
按黃毓民的評論, 從「給予台灣同胞便利」到「同等待遇」, 是大陸統戰的升級。 他稱如果加劇了台灣人才外流, 惠台會不會毀台? 這樣會否令台灣民意更反感, 他未有分析, 但對於在大陸的台灣人, 他指無疑會加深認同感, 大陸使出「吸心大法」, 台北將毫無辦法。 台灣的優勢本是民主制, 他斥民進黨只顧政治鬥爭清算國民黨, 損害了民主制。
說回香港, 我們實行一國兩制, 香港的制度也是中國制度的一部份, 那就好像內地戶籍制度一樣, 人在外地有事, 只能找原籍的派出機關、 甚至返回原籍辦理, 最多透過手機遙距辦理, 加強便利性。 既然國家不取消港人在一國兩制下的身份, 那麼港人即使在內地, 亦只能按照港人身份來辦理, 難以期望完全和內地公民一樣。 何況此例一開, 就是中港融合的一大步, 會否影響一國兩制所維繫的民心? 新華社公布的標準新聞用詞, 就否定了「陸港融合」的說法。


一國兩制就是一種國民待遇



大灣區生活准入制度, 不只是香港的事 
 

瑕不掩瑜, 民建聯的建議還是積極的。 隨著港人在內地的生活圈擴展, 大灣區規劃推進, 香港人需要更多便利。 這方面的例子多不勝數, 就如信用卡, 能否使用香港通行的 Visa、 Master 等國際卡? 民建聯還提出, 為了促進港人在內地求職, 應該豁免「就業證」、 住址證明等要求; 也爭取港人在內地納稅和享受福利。
即使港人不在內地, 在不涉及一國兩制的事項方面, 也不妨一視同仁, 例如香港身份證號和手機號碼能否獲接受? 否則在內地網絡就難以認證和付費。 淘寶時, 支付寶是否必須綁定內地銀行卡而不能綁定香港的? 民建聯還建議中央電視台在港廣播。 別的不說, 單是世界杯免費收看, 就能贏取不少民心。
民建聯另外一些建議, 例如參政、 參軍、 報考公務員的權利, 則不僅是便利問題, 而是爭取一般的中國公民身份, 讓香港人在「香港人」之外有所選擇。
無論如何, 這些事項都必須與中央政府對談才可以推進, 李慧琼拜訪廣東省省長馬興瑞, 也許成果有限。 以信用卡來說, 港人的不便涉及了金融安全, 以往香港中銀的卡可以在內地使用, 而現在則否, 就算可以刷國際卡亦常常另機進行, 因此須由中央衡量和調節金融安全、 便利性、 身份認同感的多種考慮因素。 至於參軍、 參政, 更是容許港人脫離「兩制」融入「一國」的安排, 已不是「予港人便利」而是解除「香港人」的特殊標籤, 非中央不可作決定。 當中的政治含義多於政策含義, 假如給港人「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 那麼香港政府能否對自由行陸客給予「與香港居民同等待遇」?
本報近日倡議, 在大灣區設立民間和地方政府的半管治機構, 協調產業分布大重整的藍圖。 實制上, 民建聯所提出的問題, 可以一般化的設計成大灣區都市圈的一種准入制度, 為外國人、 港澳台居民制訂不同程度的措施, 便利他們在大灣區的生活、 學習和工作, 從而加強大灣區的多樣性、 國際性。 如果民建聯站在大灣區整體而非僅香港的角度來推進此事, 相信亦會更加順利。


電子支付雖方便, 但登記認證仍對港澳台居民不友善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