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翠珊:和諧社會,和諧脫歐,再和諧融合

英國首相文翠珊遭逢外憂內患,在脫歐一事上,今年初歐盟給予相當強硬的回應,而剛剛內閣則有外交大臣和脫歐事務大臣請辭。到底弱勢的文翠珊會是否低處未算低?

今年初歐盟提出,與英國建立「歐洲經濟區」(European Economy Area),條件是北愛爾蘭須留在歐盟的關稅區和單一市場內,彷彿英版的一國兩制。文翠珊當然回絕了如此喪權辱國的條件。再者,「歐洲經濟區」也一定包括各種管治和監理機構,英國總要攤分成本,而當初脫歐就是因為留在歐盟的成本和收益不成正比,如果現在還要付費,除非此「歐洲經濟區」比歐盟市場對英國更有利,英國才有可能答應。文翠珊的結論似乎是否定的。

最不像脫歐的脫歐

  1. 對於脫歐,英國每個人心中的定義都不同。文翠珊臨危受命之前,一直不表態,這起碼反映她對脫歐的定義是比較靈活的。堅定的脫歐派也許希望和歐陸一刀兩斷,但文翠珊應該考慮得更實際。
  2. 工業革命的誕生地英國早就不算工業大國了,很多行業需要從歐陸進口產品,涵括漁農林木到工業產品,一旦脫歐,就數這些行業最受影響,而因為過去的產業傳統,他們雖然今日不再富裕但仍有相當的社會、政治力量,讀者可以想像成香港的「漁農界」,因此文翠珊即使脫歐也要保障歐陸的產品照常的輸入,防止波動。相反,英國現時的金融和專業服務等第三產業基本上冠於全歐,她不必考慮這些行業,既然有比較優勢就自然可維繫歐陸的需求,受脫歐的影響不大,或者說歐陸會主動減輕影響。
  3. 因此,文翠珊表面上回絕了歐盟的「歐洲經濟區」,但她一定要提出類似的方案,實現「軟著陸」,否則不僅上述「漁農界」反彈,一旦造成負面的經濟連鎖反應,連堅決脫歐派都可能轉軚攻擊她。於是她與部長們開了一個「莊園會議」之後,剛剛提出了英國的主張:英國與歐盟建立自由貿易區,相關的進出口貨物要避免雙重徵稅,僅徵收入口方的關稅,並建立 Common Rulebook,同時開放邊境;相關自貿協議只包括實體貨物而不包括服務,為處理爭端,將設立聯合委員會(Joint Committee)。
  4. 文翠珊形容這個脫了等於未脫的方案為:與歐盟關係的「和諧融合」(Harmonization);似乎想淡化任何一方主導的色彩,但予人感覺文過飾非。這跟「歐洲經濟區」的分別是強化了英國的立場,只針對實體貨物,而她之所以相信歐盟願意考慮,乃因為貨物都由歐盟輸出給英國,新制下將採英國單一稅率,和以往的歐盟單一稅率也差不多一回事,何況歐陸向英國出口的 Rulebook 其實早在歐共體時代已形成。大家更不妨留意措詞,文翠珊現時是主張「大不列顛」與歐盟簽約,而地理上北愛爾蘭不包括於「大不列顛」,這樣就繼續模糊化北愛的角色,若最終讓北愛以某種形式來強化英、歐經貿關係,也並非不可能。
  5. 總的來說,文翠珊的方案是各種選項之中唯一皆大歡喜的。工黨領袖科爾賓譏諷文翠珊「辛苦兩年結果就拿出這樣的方案」,但也沒有具體的反對,若說文翠珊政府現時陷入危機就恐怕是言過其實,未分析清楚英國的利益選項。以編者所見,其實英國本土對兩位大臣的關注度還沒海外的高。如果文翠珊真有哪些失誤,主要就是當初起用了堅決的脫歐派,即現在請辭的兩位大臣約翰遜(Boris Johnson)和戴維斯(David Davis)。我們不排除臨危受命的文翠珊當初未能掌握大臣的任命權。她新任命的外交大臣侯俊偉(Jeremy Hunt)可能才反映文翠珊的真實立場:也就是沒有強烈立場,但既然公投通過脫歐,就爭取最有利的方案,可以包括最不像脫歐的方案。

聯中制歐,北京樂見

  1. 雖說文翠珊對歐盟有信心,而歐盟也想維持對英出口,但若布魯塞爾被倫敦予取予求,則威信何存,因此討價還價是可以預期的。站在倫敦的立場,如何加強自己的議價力?歐亞大陸彼端的中國是可以善用的第三方。
  2. 中美相爭,中國需要美國以外的市場和技術來源,對美國農產品報復性徵重稅之後也需要新的貨源;民運人士劉霞獲准赴德,可能是中國示好的動作。然而,中國聯歐(主要是德國)對抗美國並不現實,因為德國對華的經濟模式和美國近似,以產品輸出為主,因此在技術專移、版權、准入條件方面和美國一樣對華有要求,更樂見中國對美讓步。倘英國對華加強經貿合作,提供貨物轉口,就能解中國燃眉之急,退一步而言,即使服務業並非中國最逼切所需,但當英國服務業獲得中國市場份額,英國對歐的需求就相應下降,屆時對歐盟的議價能力亦相應提高。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