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加長生津每月最多袋一萬咁筍?如果搞到失去公屋就慘

長期受全民退保壓力的政府這次另闢溪徑,將推出公共年金計劃,若長者投入一百萬將可每月領取超過五千元,而勞福局長羅致光更溫馨提示長者,投入此計畫的資產將不計入高額長者生活津貼的審查限額,屆時兩筆長糧加起來會接近萬元。等等,問過房委會未?如果公屋資產限額計算年金資產,長者隨時被踢走。

  1. 保險界功能組別議員陳健波建議長者「如果有點閒錢」,不妨參與公共年金。然而,如果數十一百萬也屬「閒錢」,大概坐擁數百萬元,這樣的階層應該有自己的物業資產,也早就懂得理財,如果對年金有興趣,或會考慮銀行和保險公司的計劃,而即使參加公共年金,也不影響自己的物業。
  2. 不過普羅市民就不同了。勞福局長羅致光建議長者借此特別安排而領取高額「長生津」,由於公共年金最多投入一百萬,若這些長者的資產減去一百萬後符合高額「長生津」條件,總資產(連年金)最多不過一百二十萬左右,可謂大半生的積蓄大半投放進年金。
  3. 在香港,積蓄半生而擁有數十一百萬的普羅市民很多,他們未必是較高收入階層,很可能同時是公屋住戶。當長者對每人每月數千、近萬的長糧雀躍時,未必留意到房委會有無開綠燈:到底投入年女的錢計不計入公屋住戶資產限額?
  4. 現時,如果公屋住戶全在五十五歲以上,資產限額達二百七十萬,但如果家有老少,限額就較低,以三人家庭其中二人參加公共年金為例,公屋資產限額約為二百二十萬,設若兩位長者各有一百萬,一名成年兒女只略有資產,全家不超出限額,而當長者二人按照羅致光的建議領取雙份長糧,如果拿多少花多少也沒事(或因收入超標而付雙倍租),但若儲下來成為資產就會很快超標。現時房委會政策指「一筆過退休金」不計入資產限額,但年金總額似乎未必等同。
  5. 工聯會會長林淑儀在電台節目中論及羅致光的建議,而對於公屋資產限額會否、如何因應此年金計畫而調整,表示不清楚。以本報所見,目前未有相關消息,而運房局、房屋署和房委會也未與聞年金方案,似乎更不可能存在協調。再者,政府把計畫交給「公共年金公司」,把波踢出之後大概就更不會主動研究潛在問題,何況涉及勞福局和運房局兩個互不統屬的部門。今日,理應統籌全政府運作的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出來解釋,也未提及房屋方面的安排。
  6. 我們不難理解,政府一直受全民退保的坊間壓力,所以提出這替代方案,甚至不惜以高額「長生津」為誘因。就政策目的而言,「長生津」不同於「生果金」(高齡津貼),前者有資產和收入限制,因此屬於福利,所以現時政府等於為了推廣政策而給福利條件製造例外。如果勞福局認為「長生津」不算福利(高額「長生津」是梁振英近年制訂的一種「生果金」的延伸政策),那麼公屋單位就毫無疑義了。既然訂下資產限額,若輕易製造例外,在今日房屋緊張的情況下又會引起非議。
  7. 福利政策的公平性且不談。現時,政府最逼切需要解釋清楚的是,到底公屋的資產限額如何因應公共年金計劃而重新定義,以免長者無端端被踢出公屋。年金計劃日內接受申請,而一旦申請成功,絕不原銀奉還,退出者將虧蝕三成以上本金,所以大眾有需要盡早知道政府給什麼的一個說法。
  • 長生津的申請條件
    o 180706 a1b
  • 公屋資產限額
    o 180706 a1a
  • 勞福局已有網上資料講解新的長生津政策,公屋方面則欠奉
    o 180706 a1c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