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黃偉國的教學評估,好像網上食評一樣求其?

浸會大學助理教授黃偉國不獲續約, 今年八月將離任。 職工盟召開記者會批評校方打壓工會, 李卓人直斥浸大侵犯《基本法》所予的結社自由。 本報近日分析指, 大專院校的政治打壓雖然沒有白紙黑字的證據, 但很可能存在, 而且在制度空間內進行。 今次我們可以從記者會各人的表述中, 進一步引證。  

控訴未能轉職
 

  1. 首先回顧一下事件。 黃偉國是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助理教授。 他於二零一一年入職浸大時, 浸大已完成改制, 他當時應已明白如果七年內未能獲得副教授終身教席就須離任, 此即「升職或離職」制(Promote or Go)。 不過浸大教職員工會現時否認校方有此制度。 無論如何, 黃偉國抗議的主要理由是他早於去年十月向社會科學院申請轉任純教學、 不負責研究的高級講師, 而且獲院方推薦, 效績評核亦佳, 但校方高層卻推翻了社會科學院的推薦。

  2. 在昨日記者會上, 黃偉國展示校方報告, 其「教學」評核成績是「Very Good」, 「研究」是「Good」, 「服務」是「Excellent」, 而整體則是「Very Good」, 然而, 校方不讓他轉職的理由是「未於課程發展方面擔起領導角色」及「教學評估得分不穩定」。 他控訴指, 最初根本沒有收到報告, 須自己到人事部追問才拿到, 而他此前已致信校長錢大康提出質疑, 但日前校長的回信依然無正面回應, 只稱事件交由署任的人事部主管處理。  

  3. 本報記者問黃偉國如何評價自己的研究能力


    疑似針對工運

     
  4. 立法會議員, 浸大校友和講師邵家臻補充, 他從二零一四年佔中開始到二零一七年, 已被校方六次「刁難」, 其中四次涉及紀律聆訊, 而他每次都通知工會, 獲工會主席黃偉國支持; 在二零一七年的聆訊中, 黃偉國陪同出席卻被校方當面表示「不歡迎」。 邵家臻形容, 今次事件和自己當初一樣, 只是和黃偉國對調了角色, 而相信校方對公共知識份子的打壓還會繼續。

  5. 大學及專上院校工會聯盟理事, 城大副教授謝永齡評論稱, 他教學三十年, 第一次見到如此明顯的對大專工會的打壓。 他相信大學一定有職位可以供轉職, 而黃偉國符合條件, 但依然被拒, 打壓是顯然的理由。 浸大教職員工會指出, 該校高級講師陳士齊正是從助理教授轉職的例子, 而去年黃偉國同系的一位教職員也成功轉職為高級講師。

  6. 教協馮偉華直言事件離譜。 他回顧說大專院校「搬龍門」已不罕見, 校方要求老師樣樣皆能, 而即使老師樣樣達標, 但始終各項成績有高有低, 校方則針對較低的項目, 指老師不合資格; 更甚者, 校方從未委派工作卻被說成老師未克完成的任務, 等同「屈」人, 就像黃偉國被指「未於課程發展方面擔起領導角色」一樣。 他指這樣只會使教職員淪為「擦鞋仔」才可以生存。

  7. 如本報近日引用的例子, 二零一四年香港大學的 Research Assistant Professor(一種臨時教職)王凱峰由於告密, 可能被當時的首席副校長錢大康所注意; 不久, 前者加盟浸大, 後者更成為校長, 結果王凱峰就不獲續約。 正如城市大學教授葉健民所指: 拉幫結派, 大學也在所難免。  


邵家臻直言自己被校方刁難, 累及了黃偉國

o-180323-a1a

制度缺口被利用?
 

本報相信, 浸大高層即使心存在公在私的意圖, 也都在制度空間內實行, 所以即使作政治控訴, 也會化為「公說公有理」的狀態, 並損害制度理性。 如果不服結果, 最好從制度上堵塞漏洞。


浸大教職員工會指責校方高層推翻院方對前線員工的評核, 用馮偉華的說法就是「隻手遮天」。 這涉及了一種管治文化和政治設計, 到底院校應該中央集權抑或分權? 如果社會科學院擁有一定的人事權, 校方高層就難以推翻, 至少要先收回權力, 那將比推翻某個決定艱難複雜得多。 放諸海外, 如英國等國的地方政府也享有一定事項上的自治權力, 並不只是中央部門的地方分支。 有不願具名的浸大校友向本報表示, 浸大的管治文化向來比較集權, 可能今次事件也是一種制度文化的延續。 換句話說, 是集權制度容許校方推翻院方的推薦, 如果校方始終選擇這種制度, 那就無法以此作為控訴的理由了。
陳士齊在會上表示, 自從改制後, 院校為爭取排名, 必須多聘研究專才亦即教授, 若院校資源不變, 由於教授的薪酬可達專責授課的講師的三倍, 因此院校總想少聘講師, 以節約資源聘請教授。 這樣的話, 馮偉華批評校方沒有制訂助理教授轉職為講師的固定機制, 可能根本在於校方不鼓勵這樣做。
不過, 陳士齊指出了一個至少可以立即改善的制度: 校方指黃偉國「教學評估得分不穩定」, 但原來這種評分甚 HEA, 如果其他院校在課堂上要求學生填表, 即場回收, 浸大卻由學生自由上網填報。 這就好像米之蓮和 OpenRice 的分別, 後者往往只有寫手或苦主有心寫食評, 訊息自然比較極端。 可能這就是黃偉國「得分不穩定」的制度性原因。


如果浸大選擇集權式管治, 那我們就難以否定高層推翻學院推薦人選的權力, 唯可以在制度上修補

o-180323-a1b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