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金正恩的歷史性 —— 花邊新聞

評論

今日是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歷史會記載這一天的「特金會」:美國總統和朝鮮最高領袖金正恩舉行峰會。歷史事件往往被後人添加、附會太多無關的意義,也許本來的平平無奇的。這次「特金會」尚未進入史冊,就已引起太多的揣測,我們也相信將來那必定改寫的國際形勢會被追溯到這一天,不過我們還是應該實事求是,分析其本質。

融入世界生產體系,棄核唯一方法

  1. 朝韓的戰爭和分裂,和德國柏林的分隔一樣是四十年冷戰的開端,伴隨的是世界隨時毀滅的恐怖;冷戰雖基本結束,但朝韓始終是歷史的煞車痕,從冷戰結束的時間點再向前滑走了三十年,因此朝韓關係的突破是這世界正式終結舊日國際秩序的標誌,使「特金會」備受全球關注並寄予希望。華文社會慣循過去的朝貢體系來解讀,這兒首先注解一筆。由於這一點,各方關注「特金會」可否促成朝韓停戰、朝鮮政治改革、甚至朝韓統一等等,或至少停止國際制裁。
  2. 不過正如本報上一篇分析所指,雖然美國必須就朝鮮擁核作出回應,但「特金會」對美國外交未必有利,更多的只是特朗普本人給自己貼金的工具。循這方面分析,我們就不必奢望議題除了「棄核」之外還包括其他更長遠的政策。
  3. 金正恩擁核是為了政權生存,因此棄核與否,在於美國能否保障朝鮮政權不倒。當然,任何美國總統都口說無憑,利比亞、伊拉克血腥的例子時刻在警醒,但如果中、朝、美、韓能夠構成穩定的經貿合作關係,就另作別論了。畢竟撒達姆推動泛伊斯蘭世俗主義,卡扎菲打算用歐元、甚至他二零零三年制訂的「黃金第納爾」貨幣來結算石油,促使伊斯蘭石油世界獨立於西方勢力;而中、朝、美、韓的經濟結構雖存有競爭,但彼此產業分工的空間廣闊,並非西方絕對要壓制發展的石油產地。中國也許未必主動邀請朝鮮加入其生產體系,但相信會樂見朝鮮在一帶一路的倡議中得到一席之地。朝鮮不擔心中國反對,問題在於美國首肯與否,金正恩與特朗普的會面的意義,正在於此。
  4. 朝鮮是中國的緩衝區,中國無疑要阻止美國勢力滲透,但亦樂見金正恩棄核,這方面中美兩國立場一致,甚至產生了默契。顯然,金正恩棄核的條件除了是政權的生存,還包括經濟發展的起碼水平,而「特金會」能夠讓朝鮮形象改善,擠身國際社會,參與國際產業分工。唯有目前的超級大國能夠給予這一層「認證」,中國不得不默認,而只要朝鮮改善經濟,融入包括中美兩國的世界經濟體系,就未必堅持擁核了。

歷史性花邊新聞

  1. 不過,難道北京不擔心美國進一步的滲透?中美貿易戰,美國意圖誘使中國放棄技術自主,幾乎同時又通過《台灣旅行法》。在奧巴馬時代,所謂「重返亞太」更多只是意識形態上的滲透,政冷經熱,全球化合作倒是一路進行,但主張「本土優先」的特朗普就直接在軍事和經濟上出手。現時,中國正舉行上海合作組織會議,而最近上合組織增加了印、巴兩國為觀察員,意味印度可能願意和一帶一路倡議和平共處;如果說美國在朝鮮半島搞局,讓中國首尾不能相顧,並非空談。我們不能以朝貢體系角度,慣性的小看朝鮮。她就算不可能成為美國的附傭,亦不會總對中國唯唯諾諾,因此美國對朝鮮出手就可能造成中國在半島方向的壓力。
  2. 我們相信,中國讓「特金會」成事,緣於特朗普或所有美國總統的特點:較缺乏政策前瞻性。特朗普的商人特質尤其如此,這亦是「特金會」的本質。棄核一事,中美立場相近,有了這個前提,美國才可以和朝鮮直接談判;至於停戰甚至朝韓統一,則是中、美、俄的勢力平衡的問題,特朗普和金正恩沒有什麼可以談,談了也沒意義。
  3. 國際制裁是聯合國的機制,美國和聯合國的關係日漸不和,剛剛特朗普還從 G7 峰會退席趕往新加坡,實在不給各國面子;在這氣氛中,顯然特朗普無法代表盟國,所以涉及各國(至少西方)共識的制裁問題也不會佔用多少議程。甚至,美、朝關係正常化也不甚可能是會談的主題,畢竟,特朗普僅把「特金會」視作個人成就,就不會過份的改變 —— 而官僚亦會阻止他改變 —— 美國的基本外交方針。美、朝關係正常化,不僅是美國一家的外交,還涉及盟國、甚至西方的全球價值體系。
  4. 正由於議題有限,所以中國樂見其成,使目前「特金會」成為皆大歡喜的歷史性花邊新聞。在未來,朝韓局勢總有更迭的一天,不過還有待各種歷史因素就位,而「特金會」不會佔太多的比重。這就是為什麼,今日雙方的協議除了「和平、穩定和發展」等虛話,只有關於「無核化」的實質內容,而且只是重申較早前金正恩和文在寅的板門店宣言。
  5. 簽署協議前,特朗普說會「遠超人們的預期」,金正恩說會「改變世界」,短短一個小時後公布的內容,卻教人悶場。也許,政治家的話語可能要反著解讀:越是平淡無奇的成果,越需要語言來潤色。至少會否欲蓋彌彰,則視乎領袖的語言藝術了。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