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反口覆舌,對金正恩一廂情願

評論

特朗普為什麼反口覆舌?他和金正恩訂於今年六月十二日的新加坡會談,他首先出人意料地去信取消,說狠話道我們美國的核武規模和威力更大更強,接著又改口說朝鮮的聲明「溫暖及有建設性」,會談可能如期舉行。是特朗普個人搖擺不定,抑或幕後官員舉棋不定?

美國總統邏輯露餡

  1. 我們且先從信件分析。與一般國書或領袖信函相比,這封信充份詮釋了特朗普的風格:刻意的反潮流,潮流指發達國家的主流政治風格。書信開頭「We greatly appreciate your time, patience, and effort」,以及結尾的「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all me or write」,就十分像企業公函的筆觸,不像國與國、領袖與領袖的對談;更不消說很多語病,明顯的錯誤如「Dear Mr. Chairman」之後用冒號「:」,簡直就像刻意為之。據說特朗普團隊故意編造這樣的文風來迎合選民的口味。如果是這樣,這封信肯定有特朗普團隊的高度參與,而非完全由官僚草擬。
  2. 那麼,哪一部份出自特朗普團隊之手,哪一部份是官僚的立場?文中既有「I felt a wonderful dialogue was building up between you and me, and ultimately, it is only that dialogue that matters」這樣四平八穩的語句,只是用特朗普那種奇怪的語法寫出來;也有「You talk about nuclear capabilities, but ours are so massive and powerful that I pray to God they will never have to be used」這樣的狠話。從觀感上可以很容易認為前者是官僚的起草,後者則是特朗普「我手寫我口」。不過我們可以從局勢來推論,避免陷入較主觀的性格分析。
  3. 官僚也可能刻意說些不由衷的狠話,特朗普也可能溫文爾雅起來,但官僚集團的邏輯漏洞一般比總統個人更少。這封信以美國強大的核武來「拋窒」金正恩,就是欠邏輯的表現。朝鮮不可能和美國構成核戰略平衡,核武只是最後時刻保證「咬你一口」、讓攻擊者有所忌憚的工具。金正恩不可能也不必和美國比拼核武庫規模,只要保證手上少數核武能準確、可靠的投放就行了。因此,「ours are so massive and powerful that I pray to God they will never have to be used」這句話簡直無的放矢。如果這句話是特朗普的手筆,配合「We were informed that the meeting was requested by North Korea, but that to us is totally irrelevant」,那就反映他一度老羞成怒了。

美國外交界的暗湧

  1. 書信中,特朗普怪責金正恩的「tremendous anger and open hostility」。確實,朝鮮近日多次缺席峰會的預備會議,彷彿金正恩壓根不重視。不過特朗普也算歷盡人事,又是商人,應該明白重要的不是對方的態度而是己方的利益。特朗普如果真的想獲諾貝爾和平獎,真的想在歷屆美國總統中傲視群倫,就不能放棄美朝首腦的歷史性對話。特朗普怪責金正恩,似乎是掩眼法。那麼真正有意退縮的似乎就是美國官方。
  2. 和平獎及選票,只屬於共和黨甚至總統個人,對美國官僚而言,只須考慮的是外交政策,而其政策慣性比總統強大多了,不太可能突然願意和他們所宣傳的邪惡國家交好;縱使奧巴馬時代比較溫和,例如和伊朗和解,但共和黨上台,強硬派掌權,如果特朗普反其道而行,恐怕會遭受阻力。何況特朗普再三重申朝鮮必須棄核,而朝鮮不太可能遵從,如果美朝會談,特朗普不論如何都達成了個人成就,但美國外交立場卻會遭受一次赤裸裸的無視,而且來自他們口中的邪惡國家。
  3. 我們不妨認為,特朗普滿心希望「特金會」成事,使自己的名字在歷史上增輝,但是橫遭官僚甚至一些幕僚的阻撓,只好寫信中止。特朗普在信中發洩他的憤怒,誤導選民,把責任推給平壤。以這封信的「特朗普文法」之充斥,主要讀者其實是國民而非金正恩。現時特朗普又表示可能如期會談,原因也許包括:美國官僚想把事件做得更好看;華盛頓和平壤對會談議題有了協商,避開棄核等敏感話題。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中、朝的盤算

  1. 話說回來,為什麼平壤缺席預備會議?金正恩讓當事國代表視察核試場的關閉,已充份表達了善意,而這種善意只要向周邊國家表達就已足夠。對日韓而言,朝鮮無核當然最好,但若有核狀態不變,鑒於朝鮮核戰略只是自保手段,因此它們寧願美國減少挑釁,否則自己可能飛來橫禍。它們的態度轉變正是朝鮮核戰略的成功。因此朝鮮其實並不在意峰會。讀者可以參考本報較早前的分析文章《金正恩和文在寅,背後仍見中美利益陰影》
  2. 中國原本主張六方會談。在中國較弱的年代,這可以說是「合縱」的對策,但時移勢易,中國已淡化這個主張,例如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對此事的回應,只是贊賞雙方「通過對話協商推動半島無核化… 作出了積極努力」,但隻字不提六方會談,對俄、日、韓只是簡稱「各方」。
  3. 中國其實像美國一樣希望半島無核化,王歧山重申,中國希望朝韓和平穩定,免生戰亂,這是「底綫」,而為了這個目的,中國堅持半島無核。然而,朝鮮擁核只是保障了生存和外交自主,但作為中國的緩衝區,和中國接壤,它以中國為經貿和文化合作的對象始終優於美國,如果作為美國前哨,就算能保障生存但也會十分困難。因此中國並不急於朝鮮去核,無必要主動促成美朝會談。從這個角度看,「特金會」由始至終都是特朗普的一廂情願。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