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先生,貿易逆差才是你的立國之本

 

中美貿易戰打響了, 雙方開始互相增稅, 據說華為手機已從美國網購下架。 特朗普強調美國對華的貿易逆差必須遏止, 並為美國勞工重奪就業。 只要我們細加分析, 會發現目前雙方只是小試牛刀, 但即使全面開戰, 美國也將無法扭轉產業空心化的趨勢, 甚至連勞工的處境都改變不了多少。

中國牌面示弱

  1. 根據目前資料, 華盛頓對中國出口至美國的金屬製品和中端機械、 電子產品增稅, 這是中國對美出口的主力, 顯然美國來勢洶洶。 北京擬打擊的對象則是農產品, 不包括目前依賴美國的高端製品和配件, 也不包括畜牧所必需的大豆, 可以說只是犧牲了奢侈消費。
  2. 儘管北京日後可以增大徵稅範圍, 正如華盛頓最初只宣布要打擊中國對美出口的鋼材和鋁材, 但兩者並不佔美國進口的主力, 只是, 北京目前所展現的決心的確不如華盛頓般堅決, 甚至也無法大力打擊特朗普票倉: 對這位右翼「紅脖子」總統來說, 票源來自「紅脖子」同胞們的大豆、 玉米、 牛肉、 菜油、 汽車工業等。 美國見中國牌面稍弱, 或會得寸進尺。
  3. 如果像一般推測那樣, 特朗普只是為了中期選舉而造勢, 則事情可能高高舉起, 輕輕放下。 特朗普對韓國都下手了, 逼使首爾放寬入口美國汽車, 並減少對美出口鋼鐵達 30% 的多, 使之更像一個選舉工程(原因詳下)。 在此假設下, 中國官員特別是「韜光養晦」年代走來者, 或許「買佢怕」而暫時減低美國汽車等的稅率, 待事件淡化才再回升, 但不會答應改變其他條件, 美國財長 Steven Mnuchin 所希望的「開放市場, 停止『强制』技術轉移協議」可能落空, 唯減低關稅可以向選民交代。 這樣的話, 對中國產業只會造成短暫、 可避險的影響。
  • 美國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逆差

  • 雙方的打擊範圍

  • 中國並非美國鋼鐵進口的主要來源, 其實中國鋼鐵自我消化了大部分

 

  • 美國網民提醒: 中國的措施打擊不了「Trumpland」的選民

總統先生, 貿易逆差才是你的立國之本

  1. 然而, 美國產業空心化嚴重, 中國已成為第一大工業國。 萬一華盛頓要重振國勢, 逼使產業回流, 即這場貿易戰是「認真的」, 那該如何是好? 我們得從冷戰說起。 美國對蘇聯的軍事、 太空、 科技競爭, 雖然拖垮了對手, 但也使自己千瘡百孔, 陷入滯漲, 經濟不景, 百物依然騰貴, 反映本土產能已達極限。 美國自六十年代已透過外債來支持經濟, 法國總統戴高樂一九六五年曾抨擊「布雷頓森林體系」使美元成為強勢貨幣, 可隨意舉債, 因此到七十年代初, 美元一度遭拋售。 尼克遜於一九七三年宣布美元貶值到每盎司黃金兌 42.22 美元, 意味「布雷頓森林體系」的解體, 西方一度陷入金融混亂。
  2. 隨後美國與石油輸出國組織達成協議, 以美元為唯一結算貨幣, 又說服他們把收益來購買美債, 自此美國開始重建美元地位, 並對外債產生依賴。 列根(Ronald Wilson Reagan)可謂集其大成者。 他一方面減稅刺激經濟, 一方面加息, 這樣看似自相矛盾, 但卻進一步令美元成為強勢貨幣, 加上美國的固有軍政優勢, 奠定了美元的地位, 並以此支持國債, 形成對外消費, 而這種消費又養活了日、 韓、 墨、 台、 甚至中國大陸等經濟體。 美國產業從此外流, 但社會消費水平不減反增。
  3. 顯然地, 美國經濟模式本來就必然意味貿易逆差, 美國透過外債來「全球徵稅」, 等於只進不出。 如果拒絕逆差, 也就意味要「公平貿易」, 不論是出口創匯還是自產自銷, 美國都將失去廉價的產品, 國內整體生產成本上漲, 可能造成真正的經濟危機。 我們不能忘記美國同時減了稅, 但代表科技企業的納斯達克指數在稅改公布後顯著下跌 1.73%。 原因是稅改方案效果未彰, 卻先對企業的海外留存資產一次過徵税。 此外, 市場預料金融業受惠最大, 使市場資金轉移, 這亦意味減稅對金融業這類生產要素較單一(人力和通訊)的企業有利, 但依賴資源、 機械、 材料的產業, 則未必抵銷海外較低的成本。 這樣的話, 減稅的意義更在於鞏固美元的強勢, 同時印證美國經濟無法擺脫海外生產鏈。
  4. 甚至, 即使中國放寬美國產品進口, 美國工人也不一定獲利。 現時美國失業率只有 4% 左右, 處正常水平, 三十年來因工業外流而導致的藍領失業已經早被服務業所吸收, 目前製造業的失業數字也不突出。 工人的怨氣主要在於工資追不上資本增值。 自從九十年代起, 冷戰的軍工進一步回饋民間經濟, 互聯網和訊息技術是最大的例子, 並造就一波產業大潮。 只是它們所直接僱用的人數不多, 造成財富集中, 促使資本增值多於產品增量, 加上社會主義因蘇聯瓦解而陷入低潮, 導致美國以至整個西方世界陷入日益嚴重的貧富懸殊。 可以說, 美國「我們都是 99%」的困境是社會財富分配的問題, 罪魁並非產業外流的本身。
  5. 假如美國重振出口, 如果增聘工人就只會分薄利潤, 如果透過機器來加強生產率, 那麼廠商也有理由扣除資本回報, 而工人最終能分享的增值可能不如一般的預期。 美國企業的整體的海外存留現金約爲 65%, Apple 公司更達 94%。 當華府以減稅為手段, 那麼聯邦財政就將受打擊, 未來十年政府收入可能減少 5.8 萬億美元之多, 換言之, 減稅所得都截留在企業中, 政府干預勞動力市場、 造福工人的能力反而少了。
  • 美國自從八十年代起就依賴外債, 靠逆差維持經濟

 

  • 美國失業率

 

  • 美國按行業統計之失業率, 製造業不突出(二零一二年整體失業率高於今日)

 

  • 我們都是 99%, 是社會制度問題

考驗中國政府合法性

  1. 如上所論, 「消除逆差」是偽命題, 美國難以擺脫這種經濟模式。 即使從戰略眼光來看, 美國決心逼死中國, 也須確保自己能控制海外產業基地, 取代中國, 使美債「全球稅」體系可持續。 工資較廉、 具工業實力、 美軍能威脅或處於美國海權範圍的國家/地區, 無疑是日、 韓、 台、 印、 墨、 東南亞; 其中日本一度在經濟和技術上威脅美國, 但被「廣場協定」解除了威脅, 只是工資仍無法下降, 對美國經濟的反哺效果不大; 韓國等符合條件, 又不像中、 日一樣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工業體系, 無法自行升級工業而威脅美國。 美國長遠來說應該「善待」這些國家, 特朗普團隊如果是理性的, 就不太可能對工業基地兼盟友韓國痛下殺手。 實際上, 這些國家應被視為美國「本土主義」的一部份。
  2. 在中國方面,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 中端產品未必只有美國一個市場。 渝新歐鐵路已開通, 同樣具消費力的歐洲可以部份取代美國市場; 如果日後中亞、 東南亞興起, 也可以消化中國的生產力, 甚至成為中國自己的低端產品基地, 像當年中國自己一樣。 因此, 美國即使要打擊中國產業升級, 也未見其利, 先見其害。 至於高端技術, 即使部份由美國獨佔, 但由於美國企業常在海外註冊避稅, 中國自能夠透過各種手段來獲取技術, 並非華府一紙禁令可以杜絕的。
  3. 當然, 如果貿易戰持續, 雙方都會受損。 中國的優勢是財政集中, 計劃經濟力強, 可以不計成本的進行產業升級。 工業精度決定了工業水平, 也是科研的基礎, 而精度能透過機床和測量工具的換代而逐步增加至科學理論允許的極限, 如果透過行政命令, 就可以忽略市場利潤而加快換代的步伐。 這就是中國追趕西方的原理。 如果中國能集中力量, 關稅對產業升級的打擊可能不大, 但對產業工人的生計則是破壞性的, 若九十年代東北下崗潮的慘況在今天重演, 必動搖執政黨。 如何調動資源幫助工人捱苦日子, 避免「重大社會矛盾」, 這將考驗北京的制度自信、 理論自信。 在此日益右傾的國度, 質疑的聲音始終存在。 我們甚至不能排除, 美國的貿易戰是項莊舞劍, 意不在產業而在於政治。
  • 北京被逼清退的人口, 令人質疑中國能否處理貿易戰所引起的社會問題

 

  • 長遠而言, 中國不全依賴美國市場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