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告梁繼昌誹謗,為何仍未告林卓廷?

梁振英仍是特首時, 控告公共專業聯盟立法會議員梁繼昌誹謗, 幾乎沒有預警, 第二封律師信就是「庭上見」; 目前, 林卓廷發起「天下為公」眾籌, 擬入稟控告梁振英, 後者也給林卓廷發了律師信, 不過只是提醒他「可能採取法律行動」。 為什麼厚此薄彼? 一個簡單的解釋是, 梁振英不再是特首, 無法指氣使頤。 不過這說法忽略了他是全國政協副主席, 是國家領導人, 而且也無助我們理解法律 -- 這篇文章正要從梁繼昌、 林卓廷的差別, 為讀者簡析誹謗罪。

梁繼昌: 專業人員, 脫口而出

  1. 梁繼昌在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表示梁振英「正接受香港及外國稅局調查」。 三月二日, 他即收到梁振英的律師信, 要求他澄清事件。 到三月六日, 梁振英正式控告梁繼昌。 從梁振英及控方的理據, 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律師信來得如此之快。
  2. 首先, 梁繼昌在議會外發表言論, 不受《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保障。 其次, 最主要的是, 梁繼昌擁有律師、 會計師資格, 是稅務專家, 也是會計界功能組別議員, 卻以「稅局沒回應梁振英是否被查」為由, 作出上述的論斷。 梁振英在網誌中就說: 「梁繼昌寫信給稅務局局長… 稅務局不會向任何第三者披露是否調查任何個案, 這是梁繼昌作為專業人士應有的常識, 但梁繼昌依然… 清楚顯示他對此事有既定立場, 有偏見、 定見和成見。 」
  3. 在誹謗訴訟中, 一個常見的免責辯護理據是「公允評論」和「有理可據」。 在香港《誹謗條例》中, 當被告說出一連串陳述, 或在陳述中雜以評論, 只要部分的陳述合符事實, 以此合理地、 公允地、 無惡意地推論出另外一些陳述或評論, 就能以此抗辯。 謝偉俊控告鄭經翰及林旭華誹謗, 從一九九六年審至二零零一年, 最終在終審法院被判敗訴, 法官李啓新勛爵(Lord Nicholls)為「公允評論」樹立原則: 一個人基於真誠信念、 充分據其所知而發表言論, 則是「公允評論」。 至於「惡意」則不論目的, 而論被告到底是真誠相信自己的話抑或妄言(malice covers the case of the defendant who does not genuinely hold the view he expressed. In other words, when making the defamatory comment the defendant acted dishonestly. He put forward as his view something which, in truth, was not his view. It was a pretence)。 昨日,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夫婦被漢基學校校董盧光漢及其子女控告誹謗案, 控方上訴得直, 將獲重審, 終審法院判詞指原審法官給陪審團的引導有誤, 法官的引導是被告的「惡意」在於言論出於「不當目的」, 這一要素不被終審法院認同。
  4. 梁振英速告梁繼昌誹謗, 相信因為他認為梁繼昌不符合「公允評論」的條件, 明知自己的言論缺乏理據而仍不收回, 非無惡意; 至於後來說梁繼昌「有既定立場, 有偏見、 定見和成見」, 因而不適合擔任立法會「UGL 事件調查委員會」成員, 則屬另一種政治指控了, 與誹謗罪無關。
  • 梁振英的網誌

 

林卓廷, 訴諸法律, 採納意見

  1. 林卓廷發起眾籌入稟的情況則較不同。 固然也不受《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的免責保障, 但是入稟法院, 則等於把一個主張的真偽交給法庭裁決, 首先比起梁繼昌的論斷形式較有保留。 其次, 林卓廷的指控內容, 較符合「公允評論」和「有理可據」的原則。
  2. 林卓廷等眾籌成員指, 已向英國國家打擊犯罪調查局(National Crime Agency, NCA)投訴梁振英, 並從英國、 香港兩方面獲得法律意見, 得到他們認為可以駁斥梁振英的觀點。 這些觀點已交給律政司和廉署。 在記者會上, 他們一再重申其指控建基於公開資料和傳媒報導, 從「公眾領域」所得的資訊, 使「合理的人」認為存在強力的表面證據。 他們擬指控梁振英觸犯《防止賄賂條例》第九條, 及普通法中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理由是梁振英和 UGL 談協議時, 仍是戴德梁行董事, 即公司的代理人, 而協議酬金乃由 UGL 對戴德梁行的收購價中扣除, 唯有收購成功, 梁振英始可獲得, 而且梁振英仍任董事期間, 董事局拒絕了另一更高的收購。 此外, 梁振英有責任向各方披露協議內容, 但戴德梁行最大債權人蘇格蘭皇家銀行對此一無所知。
  3. 由於擬訴的控罪建基於公開/可獲得的資料, 而且經過法律意見, 使林卓廷等人確信存在表面證據, 而林卓廷作為牽頭者, 並非法律專業人士, 有理由採納法律意見, 不像梁繼昌一般作出與自己的專業資格不相符的推論; 此外, 林卓廷長期關注 UGL 事件, 以立法會議員的身份維護公眾利益, 令人相信他不具惡意。 這些要素很可能符合「公允評論」和「有理可據」的原則, 不構成誹謗, 除非梁振英把所有提供意見的相關英、 港律師一併控告。
  • 林卓廷眾籌, 「天下為公」

梁振英的出口術?  

  1. 當然, 梁振英的律師信作出了一些辯解, 表示對方的指控忽略了一些事實。 信件引述媒體《Sydney Morning Herald》指蘇格蘭皇家銀行早已知悉和同意; 指戴德梁行的董事局認為 UGL 的收購符合公司利益, 而且已建議梁振英不再出席董事會議以避嫌, 而梁振英亦如此行事。 信末多次重複指對方的指控「It is false, and you know it is false」(是錯誤的, 你一直都知道)。 如果梁振英真的控告誹謗, 且能舉證證明「you know it is false」, 則很有可能勝訴。
  2. 然而, 梁振英若作為原告, 恐怕沒有能力證明「you know it is false」, 畢竟無人能盡覽媒體報導和各種文件, 何況戴德梁行董事局建議梁振英不開會, 亦說明了林卓廷等所指「梁振英未離職即簽約」的陳述為真。 總之, 林卓廷等人基於他們所知的事實, 為公眾利益, 合理地根據法律推論而作出指控, 不容易以此為由指他們誹謗。 梁振英說「you know it is false」不妨視作出口術。
  3. 當然地, 現在林卓廷應已「have known it is false」(你已經知道), 如果他們無視梁振英的解釋, 繼續以原來的理據來訴訟, 則誹謗的嫌疑會有所增加。 我們可以觀察他們會否作修訂。 不過訴訟與陳述到底不同, 既予對方上庭辯解的機會, 把事實交由法庭裁決, 是否能被視為誹謗, 也是可爭議的。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