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年輕人保守化,譬如更反對填海》

香港正進行如火如荼的土地大辯論,主流社會都知道改善民生和發展經濟需要土地資源,但不同年齡組別的市民有着不同的觀感。團結香港基金委託中大做的電話民調顯示,十八至二十九歲的年輕人高達 46.7% 的比例反對填海,高於贊成的 28.7%;相反六十歲以上的長者,57% 都支持填海,只有二成人反對;三十至五十九歲的中年人則介乎兩者之間。很明顯出現一個年輕人反對、長者支持的趨勢。

筆者近年觀察到,這種年輕人較年長者保守的風氣,並非香港獨有。不僅日本年輕人是出了名的保守,甚至乎內地一些發展程度較高的地區,都有這種趨勢。在較早分享改革開放成果的珠三角,筆者中學年代的不少同學,家中都是開工廠的。父輩當年藉着改革開放的春風洗腳上田、創業致富,到了第二代,多數都面對業務轉型升級的壓力。但筆者了解到一種情況,有不少家庭是父親催促兒子大膽去轉變、去闖,反而是兒子傾向守業為上,不要冒險。

乍一聽,這種情況不合常理,我們一貫的認知都應該是:年輕人較為積極進取,年長了會變得保守謹慎,為何反其道而行?

香港的土地問題是另一個好例子。填海問題,說句略帶涼薄的話,填海與六十歲以上的長者毫不相干,因為由填海到建屋,整個過程起碼二十年,今天六十歲的長者樂觀估計都要八十歲才能見到填海的成果,縱使尚健在,都好難再去買樓了吧。因此,六十歲以上長者支持填海,是真心為下一代好。但相反是年輕人不領情,反對填海者眾。這聽起來同樣是不合邏輯。

為什麼在全球範圍很多發展成熟的地區,紛紛出現這種年輕一族較年長一族保守的傾向,原因是很複雜的,筆者也沒有聽說過具說服力的解釋。但這種現象很值得關注,因為會影響整個社會的走向。其實通過反思新舊兩代人的成長經歷,也許可參透其中一二。

面對競爭不能只守不攻

上一代人多數出生窮困,但經歷黃金年代,目睹很多人通過創業奮鬥獲得人生的成功,應該說其人生經歷是正面的。相反新一代人長大之後,社會基本已經階層固化,身邊能夠通過個人奮鬥出人頭地的個案不多。這就是傳媒所說的對現實的無力感和對未來失去願景。但與此同時,新一代人又多數自小衣食無憂。由於年輕一代不覺得明天會更好,家中有物業、有資產、有樓收租的,容易產生厭倦挑戰的心態,倒不如守成為上,花更多時間去旅遊玩樂算了。

年輕人有這種想法,固然有其心路歷程,不能說不合理。但筆者作為中年人,奉勸一言:守,是守不住的。垂垂老矣的創一代早已晚年無憂,之所以叫年富力強的富二代去闖,並非為了自己,而是深知時代在轉變、世界在進步,如果不與時俱進,家中的產業不足以讓你守幾十年。香港亦然,今天香港資產價格高,保守不變做個收租佬就可以過一輩子?失去發展活力的經濟體,不在科技上急起直追、不與周邊地區融合發展,香港的競爭優勢可以守得住?到香港的經濟地位不保,資產價格也定必失守。

一言以蔽之:上一代人從赤腳出發,大膽拼搏成就了自己;這一代人拿着金飯碗長大,反而想穩穩陣陣過日子就算。問題是這個世界很殘酷,幼稚園廣告都會說:「你不愛競爭?但競爭會找上你」,既是時代的競爭,也是地區的競爭。

一場只守不攻的比賽,怎麼可能贏呢?希望那 46.7% 反對填海的年輕人再反思:連土地資源都沒有,你們的未來在哪裡呢?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