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廣東話和繁體字,關一國兩制乜事?》

近日,粵普之爭和繁簡之爭,又成為了傳媒的焦點。用上這個「又」字,因為這兩個話題,經常被媒體拿來炒作,然後在網絡之上,又會爆出一大堆貶低普通話和簡化字的言論。為此,有人近日撰文,竟然上綱上線,聲稱「廣東話和繁體字,也是一國兩制內的兩制」,還聲稱「按鄧小平對於一國兩制的構想」,港澳兩地的原有政治、經濟、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也包括了港人習慣使用的語言和文字」。

好明顯,有些人為求上綱上線,隨口噏當秘笈。事實上,所謂一國兩制,是指香港不奉行社會主義制度,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原因是當時大陸改革開放不久,不少港人擔心回歸之後,香港會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和「土改」,改行計劃經濟,資本家的財產則被收歸國有。

簡而言之,一國兩制主要體現在三點之上:一、私有財產權是否獲得保障;二、生產所得按勞分配,還是按資分配;三、是否奉行無產階級專政。

至於港人日常的語言或文字習慣,根本跟一國兩制毫無關係,更加談不上五十年不變。有人以為祭出了鄧小平,便能嚇唬到人。不過,讀過《鄧小平文選》的人都知道,在他著名的《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談話裡,壓根兒沒提過「廣東話和繁體字」。

在整部《基本法》裡頭,涉及語言文字的條文,其實只有兩條,分別是第九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須注意,條文只規定了「中文」是正式語文,但沒硬性規定講哪種話,寫繁體還是簡體,才能算作「中文」。換句話,只要用中文,講粵、普,還是圍頭、客家、蜑家,寫繁或寫簡,也被視作正式語文。

另一條則是第一三六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包括教育體制和管理、教學語言、經費分配、考試制度、學位制度和承認學歷等政策」。條文賦予了港府教學語言的制定權,即是港府想繼續沿用粵語教中文又得,改用普通話教中文又得,規定學校改用簡化字亦得。《基本法》又哪有規定過學校一定要沿用「廣東話和繁體字」,還要「五十年不變」?

至於港人習慣使用的語言和文字,其實只有一句:悉隨尊便。華人愛用粵語也行,用圍頭、客家、蜑家、普通話都行。至於其他族裔的人,也可維持他們的語言習慣。將來港人的語言習慣有所改變,也是他們的自由。事實已經證明,有人為求攻擊他人「阿諛奉承」志在謀私利,不惜胡說八道。用回某人的誅心論,胡亂把「廣東話和繁體字」跟一國兩制拉埋來講,出發點又是否「謀取個人或他們所屬小圈子的利益」?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