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廣東話和繁體字,也是一國兩制內的兩制》

近日香港社會因教育局一篇多年前刊登的論文,指「廣東話不是港人母語」,而突然又再引起爭議。之後有專家學者表示,香港小學生功課繁重問題,竟源於繁體字,因為繁體字筆劃多,令學童做功課的時間長了,這間接為簡體字在港主流化「開路」。

這些忽然而來的語言、文字爭論,不但又再激發「哪種語言是港人母語、保衛廣東話」或「保衛本土文化」之類的議論,筆者更擔心的是,今次無意義的文字語言爭論可能會被「有心人」利用,再次刺激「港獨」激進勢力的發展,危害一國兩制在香港「不變形、不走樣」地實行。

回顧當日鄧小平構思的一國兩制:作為港澳回歸的方案,「一國」固然是要港澳同胞認同「一個中國」,支持中國政府恢復在香港、澳門行使主權、治權,抗拒、反對任何形式的分裂中國思想和外國勢力干預港澳事務;至於「兩制」,就是港澳兩地的原有政治、經濟、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並且實行「港人治港、澳人治澳」和高度自治。按鄧小平對於一國兩制的構想,香港原有的社會制度、港人生活方式,除了資本主義制度和「馬照跑、舞照跳」外,也包括了港人習慣使用的語言和文字。

無疑,香港回歸祖國以後,基於重視「一國」、尊重國家對香港的完整主權和治權、尊重國家通用語言,香港社會特別是學生學習和使用普通話,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廣東話作為很多香港華人的母語,它及繁體字在一國兩制下,也需要獲得同等的尊重。

近年有關「粵教中」還是「普教中」的爭議,已令家長和學校之間出現了不必要的緊張關係。如果教育當局容許學校和家長自由選擇中文科的教學語言,並且要求學校加強「兩文三語」教育,將普通話、廣東話、英語、繁體字、簡體字同等重視,在學習繁體字之餘也認識簡體字,那麼家長的疑慮和不滿,就可以大大降低甚至消失。

阿諛奉承貶低本港文化,謀取利益

可惜的是,一些本港政界人士、專家,為了討好中央,不惜大大地貶低本港的文化,對於中央和國家的一切都「阿諛奉承」,不過他們的出發點,並非真正的、單純的「愛國愛港」,而是利用「愛國」作為政治本錢,謀取個人或他們所屬小圈子的利益。

事實上,近年習近平主席在對港工作方面,經常要求涉港工作機構和人員用香港人熟識的方式、語言和文化去推動對港工作,藉此增加港人對國家的認同;同一時間,香港中聯辦在王志民主任帶領下,也逐步增加機構的透明度,例如增加中聯辦網站的內容,舉辦開放日,減少對香港內部事務的言論。即使需要發表有關香港事務的言論,也越來越多使用港人習慣用語,他本身在公開場合也常說廣東話。

中央落實對香港的全面主權和管治權的同時,也尊重港人既有的生活方式,包括文字和語言,並沒有公開要求港人「棄粵用普」。此時,某些香港政界人士和學者的「擦鞋」,不利國家對港工作,也不利香港社會的和諧穩定。

要特別留意的是,本來在特首林鄭月娥上台、以及全國人大常委上一次釋法後已經越來越沉寂的「港獨」思想和勢力,有可能利用現時「普粵之爭」以至「大灣區規劃」大造文章,重新發展起來,並從青少年爭取更多支持。筆者擔心的是,這些激進勢力本來已經越來越不成氣候,但是在某些政治人物和政治集團的「曲線」鼓勵下,再次活躍起來,這不但會令中央收緊香港的高度自治權,更會危害一國兩制在港長期「不變形、不走樣」的實施,對國家和香港前景做成非常負面的影響。

正如最近有人提出,要港人放棄「港人」身分認同,而要成為「大灣人」。某位前特首近期亦發表有關香港和大灣區的融合的公開言論。他們正正在激發港人對國家的反感,為「港獨」勢力「鳴鑼開路」,作出本身的「貢獻」!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