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我可以任意妄為!》

二零一四年伊朗核問題協議原來就是美國的一次挫敗。幾近四年後,美國終於決定退出伊朗核協議。雖然這個決定並不令人意外,也不會如外界形容般令核不擴散受到威脅,但是可以很明確地表明,這個決定的確如伊朗宗教領袖形容,其錯誤是美國後悔和難以承受的。

別誤會,伊朗沒有能力威脅美國,但是從特朗普上台到現在,美國已經做出了許多不尋常的決定,包括這次退出伊朗核協議,將來會成為美國威脅世界安全秩序的轉捩點,最後演變成災難性的後果。

也別誤會,這些決定雖然都由特朗普拍板,但他也沒有這樣大的動力和影響力,和許多前任總統相同,特朗普在眾多事情上,其實都反映出他只是扯線公仔,但是他也換來了一些主動權,而這許多決定綜合起來,卻令美國向世界釋放了一個非常惡劣的信號:「我可以任意妄為!」

先重新檢討過去一年多,美國白宮政府做了什麼決定:

  1. 退出 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
  2. 叫停奧巴馬醫保計劃,但無法就新方案達成協議。
  3. 簽署旅行禁令,限制難民及穆斯林國家公民入境美國,但遭到法律挑戰,引來一番擾攘。
  4. 三十年最大減稅,表面上美國企業回流,但是職位卻不見增加多少,變成大量游資,將美元滙價炒上炒落。
  5. 簽署能源獨立命令,暫停、修訂或撤銷前總統奧巴馬的美國能源發展計劃,直接開放大西洋、太平洋和北極等受保護水域的鑽探,為能源獨立犠牲環境保護。
  6. 兩次在虛假證據下指控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施以空襲,刻意在中東製造障礙,令俄羅斯無法消滅伊斯蘭國。
  7. 以侵犯版權為理由向中國挑起貿易戰,但是提出的要求卻是中國停止製造高科技產品。

表面上,特朗普是在兌現競選承諾,停止一些對美國不利或所謂不合理的協議,而且上任一年多,經濟確實好轉,股市漲不停,企業承諾回美國建廠,能源產業獲得發展機會,非法移民減少,但是這些政策背後,無一不帶有可怕的後遺症。

國內政策朝令夕改,已經為人詬病,但畢竟立法施政,仍然有其制度可依,最多也只能抱怨劣政,不能説是錯誤,最錯的也就是選錯總統、選錯議員罷了。當中更嚴重的就是違背前任政府對國際關係的承諾,早前退出 TPP,勉強可以說未簽署任何協議,但退出伊朗核協議,卻是徹頭徹尾的違反承諾。

無論金融秩序也好,社會民生也好,維繋正常運作的核心都在於信心。只要大家對美國軍事能力有信心,對科技創新有信心,對資本操作有信心,對普世價值有信心,基本上美國就可以屹立不倒,所以過去出現任何風險,政治也好,軍事經濟也好,資金和信心都自然流向美國,而美國人的信心,是以基督教為軸、以美國價值為表、依仗軍事力量建立起來的,但是美國作為全球的霸主、領導者,謬然撕碎協議,各國對美國的信任就逐漸流失。

的確,美國政府當天是在不情不願的情況下簽署伊朗核協議,然而伊朗並未違反任何內容條文,而美國單方面退出,也就等於不遵守外交協定。外交關係倚靠的是彼此的信譽,過去建基於美國實力的普世價值已經在快速崩潰中;理論上,美國的政治制度應該能夠保證在政權交接過程中繼續維持過去的承諾,但是特朗普政府上台一年多,這種信任差不多消磨殆盡。

尤有甚者,為什麼普遍上認為,美國決定退出伊朗核協議並不令人意外?

原因當然是蓬佩奧當上美國國務卿,而蓬佩奧就是最熱衷和多次提出要退出伊朗核協議的,然而甚麼時候美國變成了常被口殊筆伐的人治?

蓬佩奧屬於國內強大的反伊朗勢力,國會時代已經為猶太族裔在議院內外的游說工作,和美國在中東的忠實盟友以色列關係密切。當天核談判初步結果一出,以色列總理就強調「這是一個歷史性錯誤」,伊朗的復甦會增加區內對抗,而蓬佩奧就作為美國政界代表發出公開信,要求奧巴馬政府和美國的談判團隊「堅持立場、對伊朗進行最嚴厲的核查」,並且明確威脅奧巴馬,會在國會「否決任何的協議草案」。當天的阻撓雖然失敗了,今天上位了,終於可以通過行政命令,完成以色列的期望。

特朗普竟不顧國內和國際盟友的反對,退出協議,並且立即宣布重新對伊朗實施制裁。法國、德國與英國隨即發表聯合聲明,指對美國的決定表示遺憾。法國總統馬克龍在社交網絡上留言,指責特朗普的行動令國際反核擴散的協議受到威脅。

馬克龍的說法是,美國此舉是要引蛇出洞,故意製造混亂局勢,以達到美國長久以來推翻伊朗政權的目的。伊朗核協議遭撕毀後,如果伊朗恢復發展核武,美國、以色列及沙特阿拉伯便可以此為藉口,直接攻擊伊朗,推翻其政權。即使伊朗沒有繼續發展核彈,仍可借懷疑進行經濟制裁,迫使伊朗政權屈服。

不過美國的計劃似乎沒有預期的效果,歐盟重申表示支持伊朗核協議,伊朗亦一改原有的強硬態度,表明將繼續留在核協議中。總統魯哈尼表示,將會派外長與協議中其餘五個簽署國即中、英、法、德、俄國磋商。伊朗展示出與國際和平合作姿態,令美國成為破壞協議的罪魁禍首。然而,往後歐盟的態度,仍然難以逆料,但畢竟伊朗的穩定對亞歐有直接影響,伊朗被視為一帶一路發展中可靠的夥伴,中國能否在這個形勢下,繼續發揮四年前取得協議時的積極正面作用,同樣令人關注。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