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當香港又爆出「關愛座」爭議》

日前, 香港又爆出「關愛座」紛爭, 一名男子帶同老母搭巴士, 因要求坐在「關愛座」的廚工把座位讓給老母不果, 初則口角繼而動武。 學研社社友寒柏為此撰文, 提到其他乘客儘管不是坐在「關愛座」, 其實也可讓座。 無獨有偶, 當日也有一單讓座的爭議, 有女網民在社交網絡上發帖, 批評一名年輕男子拒絕讓座予長者, 男事主則以自己並非坐在「關愛座」, 作為他拒絕讓座的理由之一。

從這件事我們可從側面看到, 為何公交系統要特別設立「關愛座」, 因為沒有不設立的話, 人們便不願意主動讓座。 說到這裡, 肯定有些人會把焦點放在青年人身上, 繼而批評他們沒有敬老精神。 問題是, 只有年青人才不肯主動讓座嗎? 不是, 因為車卡上其他的乘客, 其實也可讓座, 而他們則未必是年青人。

可是, 每逢網上每次出現讓座爭議時, 大家都只會把焦點放在短片中的「主角」身上, 而拍片的那一位, 仍似乎有意將「主角」的年青, 作為對方理應讓座的理由。 事實其實是, 車卡內每一個乘客, 其實都不願主動讓座, 只是大家甚少質疑其他乘客。 當然, 大家會把焦點放在年青人身上, 因為總有一些人借題發揮, 高唱「一蟹不如一蟹」的論調, 另一邊廂則會有些人, 質疑讓座給老人的必要性。

可以說, 所謂的「世代之爭」, 只不過是一種話題炒作, 不論網民還是媒體都參與其中。 其實, 社會上的大部分人, 根本不熱衷網上討論, 而網上討論則總會出現一些比較偏激的觀點, 這些言論究竟有多大代表性? 同樣道理, 為何大家總要以偏蓋全, 將一兩段青年人不肯讓座的短片或照片, 視作一種普遍現象呢?

因此, 比較值得探討的問題, 其實不是「關愛座」為何淪為了「批鬥座」, 也不是年青人為何不肯讓座, 而是香港社會整體上而言, 為何沒有主動讓座的風氣。 當然, 說到社會沒有讓座風氣, 總會有一些人強調: 「讓座係人情, 唔讓座係道理」。 有一些人則會一再強調: 「大家付一樣的車費, 憑什麼要把位置讓給老人? 」

不錯, 讓座確實係「人情」, 沒法律硬性規定你一定要讓座, 老人也不一定需要你讓座。 可是, 我們希望社會存在一種主動讓座的風氣, 是期望大家能夠守望相助。 從自私、 功利一點的角度來說, 希望大家能夠守望相助, 是期待自己到了需要別人幫忙的一刻, 有人能夠伸出援手, 協助自己渡過難關。

是故, 期望社會上的人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實際上是希望大家都能夠守望相助。 這種利他的社會精神, 最終也有機會令到自己得益。 大家不要忘記, 做人總有三衰六旺, 每個人都有機會變老, 變得體衰力弱之時。 到了那一刻, 大家是期望別人主動伸出援手? 還是對你的慘況視而不見乎?

 

  •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香港投資日報》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