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煌《罪犯人權之三︰保安與人權》

前文:


《改善香港在囚人士權利及監獄環境建議書》中,瀟瀟灑灑超過三千字,列出多地的監獄條件與監禁情況,包括美國、台灣和日本,作為要求改善香港在囚人士權利和監獄環境的借鑒。

一般而言,將兩種或兩種以上類同的事物進行比較,可起突出強調之用,但是比較的前提是,具備可比性。試想,以「此手」比「那腳」,能比出個什麼結果?

首先,民主派議員以美國最低設防的監獄為例,要求懲教署有所作為。早在 2015 年,葉劉淑儀以「人權大國的無人地帶?」為題,直指美國監獄「過度擠迫,內裏不時發生侵犯事件以及因種族衝突引發的大規模暴亂,亦有指獄警以過度武力對待在囚者,以致不斷有在囚者自殺或因得不到適當醫療而死亡」。根據美國司法統計局數字,2013 年於地方監牢每 10 萬名在囚人士就有 135 人死亡,其中 34% 死於自殺,而於州立監獄,每 10 萬名在囚人士有 274 人死亡,當中近九成死於疾病。

再說台灣監獄,從作業時間說起,談及勞作金計算、技藝學習、各種競賽以及主副食營養等等方方面面。曾有網絡文章以「抬不起頭的監獄人權」為題,分享了一個外國人在台灣監所的經歷,感嘆台灣政府一直以來對監獄中人權的不重視。據說,一個比利時籍的人在台灣監獄中兩個月,被鎖在沒有床的水泥牢房,只能睡地板;獨自一個人,只能通過看書或吃藥才能克服幽閉恐懼症、失眠症以及對未來更深的失望。再說,阿扁總統在獄中亦無不同,不僅要睡地板,也不給桌椅,甚至晚上不關燈,讓他無法好好睡覺。作者發出這樣的感嘆︰「沒想到這樣的精神虐待,還是存在於一般的監所;這在像台灣這樣的民主國家是可恥的」。簡單一句,台灣對待犯人不人道,馬英九時期不屑一顧,至今天蔡英文空口說白話。

至於日本監獄,從申請審查至意見表達都很不錯,不過 2008 年,有台灣人以「死刑是日本的傳統?」為題談及日本死囚的處遇,並以「我看到的是一個偽善、傲慢且輕忽生命的司法體系,以及一個不願讓國民有機會討論、窺看死刑真面目的國家」作為結語。此外,亦有不少文章談及日本高官囚犯入獄,全身脫光進入調查室(防止夾帶違禁品),檢查結束後被要求穿上囚服,隨後監獄方發給睡衣以及其他的日常用品,接著像所有的犯人一樣把頭剃了個精光再被帶入獨囚。據說,在日本式的專政管治下,不管多兇惡的人,都會老老實實地接受管教。

說到這裏,你不難發現,上述情況與香港比較,與民主派人士撰寫的建議書中的「借鑒」並没有本質的差異,可見其建議書既非全面,又偏於一面。

香港在囚人仕高度安全

民主人仕質疑懲教署經常以保安理由作回應,淩駕人權。懲教署網頁告訴我們,懲教工作之首項任務是「確保羈管環境穩妥、安全、人道、合適和健康」。一方面,恪守法治,重視秩序,以確保羈管環境穩妥與安全;另一方面,重視每個人的尊嚴,以公正持平及體諒的態度對待在囚人士。安全羈押與基本人權並無抵觸,亦無高低之別,兩者同樣重要。

也許,是時侯來個真正的比較了。從網上新聞及外國懲教機構公報的數字得知,世界各地近年相繼發生多宗大規模監獄暴動或逃獄事件,當中不少涉及人命傷亡,對社會安全構成嚴重威脅。(資料來源包括 Correctional Statistics of Norway 2011-2015;UK NOMS Annual Report 2014-2017;2/9/2017 Corrections Canada News;8/6/2015 The Washington Post 等)。回顧香港,2018 年懲教署周年記者會、上任懲教署署長榮休會操致辭,均指出自 2000 年起懲教署並無任何暴動或者騷亂事件發生的紀錄,於 2008 年起亦無成功越押的個案。比較香港與發達歐美國家懲教機構的相關數字,香港懲教署的羈管工作可以說在標準之上。

以下是不同國家/地區每年在囚人士越獄數字:

  • 香港:0(2015)、0(2016)、0(2017)
  • 挪威:9(2013)、3(2014)、4(2015)
  • 英國:13(2014-15)、13(2015-16)、15(2016-17)
  • 加拿大:15(2014-15)、18(2015-16)、8(2016-17)
  • 美國:3100(2011)、2500(2012)、2001(2013)*
  • (*包括越獄及未有於批准限期前返回監獄/懲教宿舍的人士)

懲教署需在一個保證穩定而安全的羈押環境下,才可以讓在囚人士安心在獄中服刑並參與各類型的更生計劃。

  • 丁煌,執業大律師、經民聯成員、亞太聯盟總商會總法律顧問、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城市智庫成員、西九新動力專家顧問(法律)、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新經濟專責小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