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健《上市改革,保障小股東只是偽命題》

上周一(4 月 30 日),香港新修訂的《上市規則》正式生效,「同股不同權」,未有盈利的生物科技等新經濟公司可於港交所申請上市,香港資本市場正式進入新時代。

2014 年,阿里巴巴意圖在港上市,但當時香港對「同股同權」制度的堅持,令馬雲最終放棄他形容為「夢中情人」的香港股市,遠走美國。事隔四年,今次香港上市制度改革,爭議的聲音很小,再不大力反對「同股不同權」。市場對大方向統一了認識,餘下的細節就容易得多,所以很快地,第一間「同股不同權」的上市公司和第一間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都將申請在香港掛牌了。

對上市改革措施有意見的人士,多著眼於所謂小股東權益。由於現時香港沒有「集體訴訟法」,小股東如欲控告上市公司,必須要獨力進行。不過,現在沒有不代表將來沒有。事實上,法律改革委員會在 2012 年就曾經建議立法,只是政府方面一直沒有積極落實而已。此外,我們亦必須要承認一個事實:香港的小股東,其實越來越少。

香港股市,究竟有多少散戶參與?有證券行公佈所謂的「散戶指數」,細看其統計方法,不過是問卷調查而已。港交所有進行「個人投資者調查」,最近一次為 2016 年,而數據顯示,本地個人投資者有 225 萬,佔總成交額的 16%,而這個數字在穩定地下降中,在 2006-2007 年本有 27.5%。2010 年之後,則只有 2013-2014 年是 20.49% 超過兩成。反映出,香港本地的個人投資者購買力在不斷地減低。

從常理推斷,也是非常合理。一是香港人入息中位數一直沒有顯著提升;二是樓市吸納了大量的資金;三是,從本地中小型證券行的經營情況來看,那些仍然在市場中生存的 AE 絕大多數做的是國內豪客的生意,本土屋村「師奶股神」,早已成為傳說。

所以,討論保障小股東,前提是有多少小股東,又有多少小股東需要保護。根據港交所的調查,2014 年香港的散戶平均年齡是四十七歲。放眼所見,年輕一代不單失去了置業的希望和興趣,甚至對投資也失去了興趣。一個大學畢業生,拿著 HKD12,000 的月薪,有甚麼本錢去投資呢?

同時,香港散戶以短炒為主,持貨時間甚短,即使上市公司出現問題,也如玩「音樂椅」一樣,未必一定中招;而且香港的散戶頗為成熟,分散資金的意識不低,風險極大的股票,訓身的人亦不多(當然也有可能如筆者一樣,訓了身都是三數萬元,不值一提)。

我們對所有有助香港開拓國際市場的建議和措施,都應該歡迎和支持。如果未來的獨角獸企業,都像阿里巴巴一樣跑到美國上市,整個香港股市只剩下暮氣沉沉的地產、銀行等舊經濟,不出十年,我們可能就給上交所、深交所追過,甚至吞併了。到了這個時候,相信保障不保障小股東,都不再是問題了。

今次的上市改革,拉近了香港股市和美國股市的距離,未來在爭取獨角獸企業的比拚中,香港未必落在下風。香港人、香港財金界應該把握機會,再努力提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這樣才是保障自己最有力的方法。

  • 陳家健,香港領先研究所總監、香港大學校董、上市公司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