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家族的故事.六》

前文:


那晚嘉樂睡有得有點不安寧,因為下午坐在陽光下聊得太久了,皮膚被晒傷了,只要一翻身,身體與褥子稍為磨擦,便赤痛起來。嘉樂模模糊糊間,在夢中去到一個不知名的岸邊,那是一個寧謐的夜晚,天上有幾顆星與一彎新月,令嘉樂可以隱約看到遠方的景物。在面前的是一片廣闊無垠的稻米田,有一小片的稻米已被收割,露出黑卒卒的泥濘地,邊緣是一列橫亙的小山丘。嘉樂在田埂上走,穿越剛過人腰的稻米往山丘進發。當他走到山丘時往下觀看,見到山丘的另一面也是稻米田,在距離嘉樂十多米的地方有一間穀倉,在不遠處有一列火把在田中穿插,還有人打著鑼大喊「小姐── 小姐──」。

嘉樂心血來潮急步走向穀倉,他推開門,看見入面一片漆黑,藉著由窗戶漏進來的星光與月光,隱約看到穀倉堆滿一袋袋剛收下來的稻米,在差不多凝固不動的空氣中,積存著一股新鮮的農作物與稻草的氣味。嘉樂躲在一袋稻米後,他預感到有一些事情要發生了。幾分鐘後,穀倉木門吱呀一聲被推開。嘉樂看到一對背影,由於二人背向光源,因此他看不清楚他們的面目,但隱約分辨到是一男一女。那對男女跌坐在嘉樂隱藏的米袋前面,嘉樂聽到了二人急速的喘氣聲,還有他們的對話──

【女聲,急速地】「我很害怕,他們快追到了。」

【男聲,緩慢地】「唉,我想如果被他們捉到,我們或許要被浸豬籠……」

【女聲,嗚咽地】「那我們怎麼辦?」

【男聲,有點猶豫不決地】「你怕不怕死?」

【女聲,堅決地】「只要與你在一起,我甚麼都不怕──」

【男聲,緩慢地】「不如我們死在一起吧。」

【女聲,小聲地】「好吧…… 如果有機會,我但願保留今世的記憶,下世也再與你相認,哪怕是多麼短促的時間。」

嘉樂聽到這裏,覺得有點荒謬的感覺。他直覺覺得那對男女就是禮言的家族故事的主角,禮言說故事時,細節都語焉不詳,現在在夢中(嘉樂這時開始覺得自己其實在發夢)竟然填補了故事的細節。他就像在電影中聽到一對古代男女的遺言,內容是老套的,但二人的語調卻很認真決絕,令他也緊張起來。

這時男的有舉動了,他從口袋中拿出一件物事,擦一聲便擦出火來,原來是一支火折子。嘉樂透過米袋與米袋之間的罅隙往火光處看,不禁吃了一驚,女的面目蒼白,竟然長得有八九分像禮言,那男的驟眼看來活脫脫就是自己的形象,只不過他倆是穿著古代的服裝罷了。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