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習近平主席跟鄉村振興有何關係?》

本文談當前中國國情一個重要環節:鄉村振興戰略。我跟這課題有點淵源,印象深,就跟大家分享。

鄉村振興戰略於 2017 年 10 月十九大首次提出。事實上,早在五年前 2012 年的十八大,新上任的習近平已提出,堅持以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要繼續加大強農、惠農、富農政策的力度,以及扎實推進農業現代化和新農村建設。十九大提出的鄉村振興戰略,是十八大後的進一步發展。以下兩個訊息,可以讓大家明白當前的中國,改善農村狀況是放在甚麼高度去關注及執行。

第一個訊息,是十九大提出的鄉村振興戰略,被列為中國共產黨新時代七項戰略之一,正式寫入《中國共產黨章程》;振興鄉村不是短期行為,是黨和國家長期執行、具戰略意義的國策。

第二個訊息,是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之後,2018 年 2 月,中國國務院就發表《關於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立即落實及跟進。

如此重要的一個國情概念,我有相關經歷可跟大家分享,是 2007 年即十年前的事。2007 年我帶中學教師回內地交流,為何會記得年份呢?因為是金融海嘯前一年。行程中有老師問:為甚麼大家生活在同一個省份,但農民去城市,就被當成是外來者?大家不是在同一個省份出生嗎,何解會有差別待遇呢?是甚麼制度造成這結果?

為此,我講解了中國的戶籍制。硬資料大家上網很容易便查到。以下是我消化過的理解,點出當中的關鍵。1949 年建立的新中國,建立在一片經戰火蹂躪的土地上。如果說當時中國大部份地方都一窮二白,應該不為過。戶籍制令廣大農民人口不可以大量流入城市,令資源有限的城市於困難的上世紀不至於被人口拖垮發展。用最通俗的說法,是先搞好有條件發展的地方,整個中國才有發展空間。改革開放倡議「讓沿海城市先富起來」,正是同一個概念,因為中國真的太大,人口太多,地域條件差異太懸殊,簡單的平均主義會拖發展的後腿。戶籍制,確實令同一個省的人民因為戶籍劃分而在福利上有差別待遇。被定為農民戶籍的人口,享受不到城市戶籍人口的好處。在發展過程中出現的農民工問題,就是由戶籍制造成的。因為農民入城市打工變為在城市生活的工人,但是他及他的子女,都享受不到城市的支援。

觀察中國的各式弊病,要同時觀察她有沒有能力解決問題這條件因素。以農民戶籍為例,可以留意,當資源沒那麼緊絀時,地方也好,中央政府也好,有沒有把政策傾斜去之前付出過犧牲的農民階層。2007 年的旅遊巴士上,我以浙江省為例,因為浙江省政府手頭相對寬鬆後,是首批試行取消戶籍制的省份之一,即是浙江省政府對省內人民的承擔,不再有農民、城市人口的區別。取消戶籍制極不輕易,舉例,單是醫療問題已經不容易,如果沒有了城鄉戶籍界限,農村人口一定湧去條件更好的大城市醫院求診,如何吸收驟增的大量人口,該省要有能力才有望解決,當中包括對村鎮的醫療系統做更大的投入,讓一般病人不用都湧去城市醫院爭醫療資源。

當時車上老師對我的答案是頗滿意的。因為我所講的,都是香港大部份傳媒不去報導的事實。以下是第二個跟鄉村振興有關的經歷。

在跟進國情訊息的過程中,我發現有好多鄉村生活得以改善的例子,例如農民的廁所文化、在鄉村成功推行垃圾分類等等,例子都來自浙江。浙江鄉村改革的經驗分享,不少都是以十年計的時間先行先試的總結,分享者亦明言不只是錢的問題,是有沒有政策、有沒有心去執行的問題。浙江相關人士在 2018 年說「十多年前先行先試」,不就是千禧年頭的事情了?說到這裏,就要接上習近平主席這一筆了。

大家可以查習近平主席的履歷。習主席於 1985 至 2002 年在福建省任職,長達十七年。至 2002 年由福建省調去浙江省,2007 年又由浙江省調去上海。細節如下。2002 年調任浙江省省委副書記、代省長;2003 年升為浙江省省委書記、代省長。總而言之,他在 2003 至 2007 年在浙江省做領導,而浙江省的農村改革,就在他上任的 2003 年開始積極進行。

資料顯示,習近平上任後遍訪浙江省的農村,去看他們的廁所,看他們的垃圾及污水處理。浙江省的三農問題,就在他上任後開始積極治理。久久為功,他調去上海後,就由其他人繼續進行農村改革。發展到 2018 年今日,成績顯著。

可以總結說,中國在十八大提出要解決好三農問題,到十九大就更加具體地提出鄉村振興戰略,原來提出這戰略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早在十多年前已累積相關經驗,故鄉村振興戰略不是一套口號,而是局部地區先行先試、經驗累積下的進一步規模化發展,將浙江等省份的經驗大規模複製去其他省份。

由習近平的浙江經驗到十九大首次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你會看到中國不實行西方政黨輪替政治遊戲,令人才乃至政策有非比一般的延續性。這就是中國說的,要有制度自信的原因。

  • 余非,線報博客,香港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