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反對派面臨激進和投降的抉擇》

許智峯事件發酵至今,一個很明顯的趨勢,就是香港的民主派或稱之為反對派走向激進的進程進一步加快。許智峯搶手機之後,民主黨陷入分裂,究竟是棄還是保?但激進派就走出來保,例如議會內的毛姨姨和議會外的黃之鋒這些人,都擁抱許智峯。

我一直認為,許智峯的政治生命不會就此完結,因為激進派會擁抱他,你民主黨唔要有其他人要。而對於激進派而言,我有一句話:不需要黑、不需要白、只需要恨。對於這些人,許智峯做了什麼根本不重要,只要藉着這個人,可以反政府、反中共,那就是無上光榮。這群人是靠吸反中共的毒生存的,對一種吸毒者,黑白是非你覺得重要嗎?若還要分辨黑白是非,那還叫激進派嗎?

近年香港反對派的一個大趨勢,就是不斷被激進派牽着鼻子走。許智峯本來就是民主黨內的激進派,經過這件事,他很可能要投靠香港眾志一類組織來繼續在政界生存。傳統的理性泛民走向式微,民主黨走激進道路贏不了激進派,走溫和道路就失去激進支持者。最重要是,激進派會抓緊每一個機會,營造勢不兩立的局勢,讓反對派的支持者要麼倒向激進,要麼倒向接受中共管治的現實,而所謂的溫和反對派只會越來越小眾。

坊間的小道消息說,當局之所以要拖到週六才抓許,是因為奶媽本來都想息事寧人,不鬧大件事,但許智峯反而以攻代守,連日對政府記錄議員行蹤的行為窮追不捨,更連同毛姨姨等人鬧大件事。雖然私隱專員公署再三重申政府的行為不涉私隱,但他們依然充耳不聞。因此當局才絕對出手。許智峯既然已決心投靠反對派,倒不怕坐牢,坐牢反而是鍍金,因為我說了,香港這部分人,只需要恨。正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從更大的尺度觀之,我一向認為,香港的意識形態之爭,只是中國走向強國的過程中,在全球的意識形態之爭的一個小小的分戰場。中央在這個分戰場無可能妥協,否則在自家地頭都咁唔掂,在全球範圍更加唔使玩。從中央的角度,香港反對派不再溫和理性,強迫大家靠邊站,要麼激進要麼投降,這反而好辦。中央只要完善二十三條立法,就可以依法辦事。所以從客觀效果而言,港獨是無可能實現,但搞港獨最大的客觀效果,是可以幫助中央落實全面管治權。

從這個角度而言,搞港獨未嘗沒有「功」,只不過此「功」是以相反狀態呈現的。觀乎過去幾年的政治現實,難道不是如此?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