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杜特爾特舉國內附?先學前人納投名狀》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於上周五(五月四日)在其家鄉達沃市發表演說,指中國已經答應,萬一菲律賓受到襲擊,中國會出兵保護馬尼拉。

杜特爾特當時正在抨擊一些美國參議員阻止對菲出口武器。杜氏稱,因為美國一向袖手旁觀,他才轉向中國和俄羅斯求助。杜特爾特說:「中國表明,我們會保護你,我們不會容許菲律賓被摧毀,任何時候我們都在,隨時找我們。」

這位杜特爾特總統是政壇奇葩,上任伊始,即改變菲律賓親美路線,轉為親近中俄,包括刻意冷處理「南海仲裁」,以及退出一直與美國聯合舉行的軍事演習,而除了上星期五的「中國出兵論」外,他今年二月十九日亦在一個中國商人俱樂部的周年活動時說:「如果你願意,就把我們變成(中國的)一個省吧,就像福建一樣。」

同樣都是口沒遮攔的總統,相對於美國特朗普的那種色厲內荏,杜特爾特的快人快語,就少了政客們獨有的虛偽。他大方地承認這種轉態是因為「中國比較有錢,美國沒錢」。見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馬尼拉時報》。

這句話坦白得可愛,不過咱們也別當真了。西瓜偎大邊,見風使舵,是小國夾在大國之間的生存之道。一旦勢色不對,這類貨色可會翻臉比翻書還快。

不過呢,中國歷來好客,番邦外族見到中華美景,物茂民豐,因此可以整個國家、整支民族過來移民投靠。這一點在西方歷史上是很罕見的,但在中國史上卻屢見不鮮。

如果有看過金庸大神的小說《碧血劍》,它一開始就提到的「浡泥國」,其國王「麻那惹加那乃」於明成祖永樂六年來到中國,帶著妃嬪、弟、妹、世子及陪臣,一家數十口,連貓又連狗,一起前來進貢。之後這個「麻那惹加那乃」就賴在中國不肯走了,還死在中國,葬在南京。堂堂一國之君,既非戰俘,又非逃難,只因為「這邊風景獨好」,就留在中國不肯回去自己國家,在人類史上可說是別開生面。

那個「浡泥國」,就是現今的「文萊」,和杜特爾特,算是南海上的鄰居。

或許讀者們覺得南海諸島,生活苦逼,不能作準。那麼我們看看另一個國家。在二千一百多年前的漠北大草原上,存在著一個超級大國,叫匈奴。

它的版圖,最東達到遼河流域,最西到達蔥嶺(現帕米爾高原),南達秦長城,北抵貝加爾湖一帶,幾乎要突入北極圈了。匈奴人驍勇善戰,吃苦耐勞,打下了人類史上第一個真正的「大帝國」。西方的亞歷山大帝國和它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要一直到一千年之後的蒙古帝國,才超越了它。

不過這個強國其實是部落聯盟制度,中國史書稱之為「百蠻大國」;由勢力最大的攣鞮氏為領袖,聯同其他大氏族,如呼衍氏、須卜氏,共同管理。攣鞮氏的族長,實際上也就是整個匈奴的首領,叫做「單于」。隸屬匈奴的「成員國」(部落)平時各自為政,互不干犯,而「成員國」之間有什麼爭拗,也會到王庭大會上,交由大氏族的族長們來仲裁,但戰略物資如馬匹、牛羊等,必須有攣鞮氏的同意才能出售予漢朝。一旦攣鞮氏要求出兵某處(最常見目標:漢朝),所有「成員國」都有義務出兵協助。

然而,這個強大的聯盟,也有一些成員在見識過漢朝的本事後,就拿著自己的封地來投靠中國。其中一個叫昆邪王,他的地盤在現今甘肅省一帶。公元前一二一年,昆邪王和漢朝的名將霍去病交過手,之後,他竟然主動將地盤連同近十萬的人口,獻給當時中國君主漢武帝,只要求歸附漢朝(移民)。他的朋友休屠王曾勸他三思,結果被他殺了,吞了休屠王的人馬,當成伴手禮送給中國。結果中國多了兩個郡:酒泉和武威。

如果讀者們覺得昆邪王只是小魚毛,他歸順中國,根本不算什麼。那麼讓我們看看下一位仁兄如何?

公元四十六年,匈奴帝國的攣鞮族經過族內「大選」,本來最有聲望的繼承人,前任匈奴單于的長子蘇屠胡,竟然輸了給幼弟蒲奴。兩年之後,匈奴分裂成兩大陣營,一南一北,打了起來。不少小部落趁機「獨立」,投靠中國,以免淪為炮灰。公元四十九年,連蘇屠朝自己也帶著四萬部屬要求內附漢朝。當時的中國是東漢初年,皇帝漢光武帝很給這位「單于候選人」面子,將他們安頓在河套地區,今銀川平原與鄂爾多斯平原,但亦設置漢官管轄,算是一個「特別行政區」,實行「匈人治匈」。

無獨有偶,兩千多年之後,世界上又有另外一個超級帝國,叫「自由世界」;它也是由很多「部落」組成,版圖廣闊,軍勢極盛,但實際上話事的,只有數個「氏族」,以「亞美利堅」為首,另外有「英吉利、法蘭西、日耳曼」等等。

如今杜特爾特想做昆邪王第二,那他得要先滅掉越南或台灣,送給中國作投名狀才行(笑)。

匈奴之於漢朝,時和時戰,農耕文明和遊牧文明,互相交流激盪,倒是爆出不少火花,但總體而言,匈奴對中國是害多利少,讓中國足足花了近兩百年時間去收拾它。如今二千多年過去,中國還是中國,匈奴卻換了名字。然而余某確信,中國早晚會找另一個「河套」去收容新一代「單于」的。歷史,總會重覆。

  • 余孚,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