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大專生零用錢要一萬五千蚊?》

日前,有人在HKCC(香港專上學院)+ SPEED Secret 面書專頁發貼,聲稱自從入了 HKCC 後生活開支大增,原本每月零用錢 10,000 元仍感到不夠,因此要求家人加碼。如何向父母討價還價?有何妙計向父母「敲竹槓」?發文者指出,只需誠實的列舉一張清單出來說明日常生活開銷,便能證明一切。他還聲稱最終成功爭取每月 15,000 元的零用錢。清單如下:

  • 早餐:大家樂、大興、奧海 food court,$40
  • 午餐:奧海 food court,$60
  • 晚餐:一般出旺角吃晚飯,$150
  • 宵夜:$40

假設每月上學二十日。飲食開支約 5,800 元。此外,貼文更指出,每月衫褲開支約 1,500 元。因此,每月「衣」和「食」合共已經用上 7,300 元。放假也要有娛樂,如看電影、購物或去迪士尼之類,每月 10,000 元實是捉襟見肘。家人看了清單,最終都同意給他每月 15,000 元家用云云。

若以一般打工仔來說,以上使費不算過份

這一番話,當然遭網民「圍插」。一些人指出,自己已是在職人士,一個月也用不上 5,800 元。亦有人怪責他炫耀,更有人恥笑他不務正業,只懂向父母「伸大手板」,問他為何不找兼職工作。發文者可能真是無聊的為了炫耀,亦有可能是在諷刺時弊,甚至乎是在說反話。想深一層,這一貼文著實反映了現今社會百物騰貴的現象,亦側面看到年青人日常生活的一些情況。

以這份清單來說,年青人的重點是,平時難免要外出用膳,但會吃得「大眾化」一點,然後留些錢去買衣衫和周末與友人吃喝玩樂。單看每一筆使費,其實也不算太離譜。特別在「吃」方面,基本上是大部份人的寫照。如果把「當事人」由「沒有收入的學生」改為「普通打工仔」,大部份開支都是合情合理的。

以一般平民百姓來說,或許每月要 1,500 元「服裝費」大可省掉,但在普遍富裕、且自來「先敬羅衣後敬人」的香港社會,也不能太寒酸。此外,這些年來的衣服質料都十分參差,大部份衣裳只穿一、兩季已腿色,多洗幾次已變得殘舊,縱然是名牌亦不外如是。如果說年青人那 1,500 元的「服裝費」改為每季度、半年度或年度的話,其實絕不過份。

大家亦不得不認同,現今樓市和租金高企,真實通脹嚴重,百物騰貴,普普通通在一間快餐店吃早餐或到茶餐廳吃午飯,至少也要 40、50 塊錢。就算在大眾化的餐廳裡吃晚餐,動輒也上 100 元。特別是年青人在大專生圈子裡需要多認識朋友,或平時一起做功課、報告或溫習等,在咖啡室買一杯咖啡,也要 30、40 元了,飲食開支要 5,800 元,其實不算太離譜。

此外,這清單還未提及車費。香港的公共交通工具十分方便,但也不算便宜,平均每程要十元八塊左右,來回便差不多 20 元了。如果要過海,車費當然更貴。無論如何,每月至少幾百塊錢車費亦是少不免的。

天價零用錢標準,能夠過什麼生活?

跟據統計處公布,於 2017 年的僱員每月工資中位數約 16,800 元。其中,有專上教育程度、以及「經理、行政級人員、專業人員及輔導專業人員」每月工資中位數分別為 26,400 元及 26,800 元。當然,或許仍有不少以 Freelance 模式工作賺取外快或從事某些 Cash business 的人,不易被納入統計範圍之內。但粗略一計,香港一般市民,月入不過兩、三萬元,但普普通通的生活開支也要幾千元,甚至上萬元,還未計租金或供樓開銷,亦需要儲錢、醫療開銷和買保險等等,生活著實不容易過。

打工仔按「天價零用錢」,可以過怎麼樣的生活呢?不過是每日在快餐店吃個早餐,在茶餐廳吃個簡單的午飯,周末與朋友去看看電影和每月到一些大眾化品牌店舖裡多買幾件衣服罷了。該年青人當然「大想頭」,但反映的香港的生活指數難道不荒謬嗎?

無論如何,學生仍在求學階段,如果想生活好過一點,當然應該兼職或補習,何必增加父母負擔?以一般家庭來說,就算父母同時在職,恐怕應付家庭開銷後,也沒有多少錢剩下,如何負擔兒子那 15,000 元的零用錢?

年青人連拍拖也不夠錢

有朋友說,不僅日常生活使費不便宜,近十年以來,連拍拖的成本也急增。如今要找一間稍為似樣的日本餐廳或西餐廳吃個晚飯,每人至少也要 200 元以上,一張戲票的價錢也要 100 元。因此,對男士來說,每次「拍拖最低消費」亦要 600 元左右。

男孩子亦不可能奢望找到一個「肯和你捱麥記的女友」。至少,不可能要求人家一開始便和你「捱麥記」,亦不會每一餐都「捱麥記」。何況「麥記」也不便宜,一個普通餐也要差不多 30 元,貴一點的餐也要上 40 元,沒有錢去「發記」吃甜品想在「麥記」多買一兩杯雪糕罷?不要以為在「麥記」消費便可以很輕鬆。

據朋友觀察所得,或許拍拖的成本太高了,所以很多少男乾脆不拍拖,單身男女越見普遍。這講法可能有點誇張,但就算年輕男子肯花錢拍拖,投身社會工作後,又有多少人有能力買樓和結婚呢?

誠哥對年輕人的寄語

早前,李嘉誠在記者會提及,曾有一名男大學生稱,女朋友向他表示「冇樓唔同你結婚」,李嘉誠指如果自己是該男生,就會向女方說「你趁依家後生,你快啲搵第二個!」。他認為,大學未畢業就講「冇樓就唔同你結婚」,這種想法是「不正常到極」。

有朋友曾戲稱,如果「誠哥」也「冇樓」,周小姐會如何呢?亦有人直言,認為如果「誠哥」年輕幾十年,變回一個一無所有的年青人,來到現今香港社會,恐怕亦不可能做回「誠哥」云云。

筆者相信,因為周小姐是周小姐,所以就算「誠哥」一無所有,周小姐仍會在「誠哥」身邊;但「誠哥」若年輕七十載,從頭再起,也可能無法做回發展商了,但「誠哥」不做「誠哥」,卻可能成為另外一個「馬雲」或「馬化騰」。一個有能力的人,無論在什麼環境,總有方法發光發亮。

可是,作為一個小市民來說,最大問題是,「誠哥」就只得一個,我們又如何與他相比呢?「誠哥」有本事做到,不代表我們能做到。「誠哥」可以找到一個「冇樓都同你結婚」的人;我們作為凡夫俗子,又怎能奢望有這個福份呢?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