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權《走!去挖恐龍》


醫生、律師、建築師等等,應該是很多人的《我的志願》,當然少不了科學家。另外可能有人會寫「我大個之後,要成為一位考古學家」。奇怪了,這麼多舒適且高薪的職業不做,偏要當考古學家,經常日曬雨淋,為何?

「想挖恐龍。」

即使沒有在博物館看過巨型的完整恐龍骨架,也會在戲院的大型銀幕看過一隻暴龍仰天吼叫。那般震撼,肯定觸動很多孩子的心,讓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積極學習生物學、古生物學,還有「考古學」。到將來時機成熟,整裝出發去挖恐龍。

課堂上的一門課,想必有地層學。

曾有朋友問我:「為甚麼要『一層一層』往下發掘,不直接挖到想研究的那一個深度?比如直接挖到商代的地層?」

若有這樣的技術,只會在遙遠的未來。

實際上,地下情況十分複雜,當今再精密的儀器,也無辦法準確捕捉泥土裡的全部細節。縱然有長年經驗和各類工具輔助,在泥土被翻開前,誰也說不清會發掘出甚麼。這意味著,發掘人員仍需從上往下,一層一層地揭露。進一步而言,地底隱藏著各類遺跡,房址、灰坑、水渠、道路、墓葬…… 不一而盡。各時代的人在同一地區生活時,無可避免地或破壞或改造舊有的遺跡,於是形成了遺跡的先後次序。因此,發掘同一水平面的遺跡時會依循「從晚到早」的原則。

長久以來,古人遷移迭代,生活場所崩塌後風化,還有洪水沖來的淤泥、風吹來的塵沙,將古代遺跡掩埋起來,千萬年來重複著。假設有一面完整年代脈絡的地層剖面,從地面往下數有民國、清、明、元、宋、唐、隋、五代十國、漢、秦、戰國春秋、西周、商、夏,新石器、舊石器…… 有的朝代很短很亂,甚至難以在深厚的地層裡著墨。而地域性差異、文化層的區分等問題,留待以後再詳談吧。

  • 地層(留意不同的顏色)
    o 190326 B8A

總之,考古學和古人類學、古脊椎學的研究對象不同。基本而言,考古學研究的年代上限(即最早,距離現今最遠)在公元前兩萬年左右,也稱為「舊石器時代」。那時的人類過著捕獵、採集的生活,並打製出石器,後來還燒出簡單的陶器。公元前一萬年,古人漸漸學會種植農作物,燒製出更精美的陶器,準備過定居生活;學會磨製石器,種類也更多。

在公元前四五千年的中國,相繼發展出別具特色的新石器時代晚期的考古學文化。往後就到最為人熟知的青銅時代、鐵器時代,等等等等。

至於恐龍,在兩億多年前就滅亡,骨架即埋藏在「兩億年前」的地層裡。莫說三皇五帝,就連 Lucy 和 Lucy 她爹都未出生,生物譜系甚至還未演化出靈長類動物。因此在一般情況下,恐龍所在的地層比人類的要深得多,理論上還未到恐龍的地層,考古工作者就可以「掘完收工」。

所以呢,若想挖恐龍的孩子們,記得《我的志願》裡要寫「我想大個以後,成為一位古脊椎學家。」

  • 阿權,在考古田野和實驗室的路上,徘徊的,某個宅男。喜歡收集舊物,閒時採集樣本,享受發掘與實驗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