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客《大愛不應有差.政府應帶頭捐血》

四川大地震距今十一年,猶憶當年人人捐錢援川。然後到青海玉樹地震時,社會卻泛起一輪罷捐潮,不單是質疑內地各級政府貪瀆港人善款而叫人罷捐金錢,更有都市傳說指香港紅十字會將轉移香港人血液到內地,所以要罷捐血。

想不到無稽之談流傳至今,每當中港矛盾加劇,都市傳說又會再流傳,比如「香港紅十字會被揭將香港人血送上內地,香港反而因此不夠血液而告急」、「紅十字會將血液或提供予在私院的內地人做手術使用,導致本港血液庫存量緊張」。自此,近年每當紅十字會輸血服務中心呼籲市民捐血之際,就會有人出來打對台,呼籲市民「罷捐」,以免「益大陸人」。

香港紅十字會屢發聲明,澄清血液庫存量之所以不足,主要是因為人口老化持續,需要接受輸血的長者增加。一方面定期捐血人數不增反降,另一方面特別安排的捐血活動減少,如因學制轉變、中學課程緊湊,愈來愈少學校能安排師生捐血活動。更因網絡消息亂傳,指輸血站人手不足、有機會令捐血者輪候時間過長,遂打窒市民捐血意欲。此消彼長,捐血量固然追不上血液消耗。

說捐血只幫內地來港就醫者的傳言,荒謬至極。然而,消息無限輪迴卻反映社群之間的對立與社會價值的轉變。因政治而扭曲人對人命的珍視,對生命的尊重變為冷漠,這才是最可怖的,最值得社會大眾反思。

孟子《論四端》,首講「仁」。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見孺子落井不可能不怵惕惻隱。接受香港教育的適齡捐血者,對這篇章必不陌生。本港每日收集到的血液,最終是流向「有需要的人」,對生命的尊重不應分種族膚色。如須先確定接受者的身份才決定是否捐血,無異於見小孩落井也先得確定對方是甚麼人,才施以救援。有區別心去捐血,救指定的人種,絕對是法西斯式的行為。普世之下,生命的價值、人間至善的大愛,從來不應為國籍、性別、政治立場所凌駕。

偏偏一群「有心人」,把這些身外的概念加諸在捐血慈善之上,視新來港移民(不論大陸、南亞、海外移民)為資源佔用者,鼓吹對他們的怨懟,甚至恨得失了理性,發出冷血的罷捐宣言,鼓動他人以行動表明不再容讓「非港人」來「沾」用香港基層市民唯一可捐、可以發揮影響力的資源。

到底,是甚麼樣的環境,令冷漠的言論不脛而走?通過社交網絡,致使每次紅十字會呼籲捐血時,也有人重彈舊調,宣告罷捐?是甚麼樣的環境,令人把消極情緒置於慈善之上,不再相信助人為快樂之本?

仇恨與對立,十年以來在社會急速發酵。社會氣氛每況愈下,從罷捐事件可顯示社會存在一群人盲目、冷漠。慶幸的是,筆者尚有一班朋友,當罷捐謠言又傳時,不但主動闢謠,更會主動響應捐血。

筆者與夫人也是定期捐血者,但小眾的力量畢竟微小,要讓社會重回正軌,展示香港應有的國際公民社會的體統,在上位者不宜只掃民意門前大雪,更應從教育、宣傳、政策方面入手,思考年青人何以逆反至血也不捐。常言血濃於水便骨肉不離,要化解社會的怨氣與紛爭,鼓勵捐血為善,政府是否要帶個頭,「加大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