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從制度上解決「校本管理」亂象》

不論日前在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發生的老師自殺悲劇、2017 年興德學校事件、還是一些陸續被媒體曝光、尚待證實的懷疑個案,都顯示了香港一部分學校出現行政混亂,可能牽涉濫權等問題。香港大部分學校都運作良好,不少校長盡心盡力,但一連串的個案顯示問題並非孤立,有其制度上的成因,須要得到正視,盡快處理。

但這不表示我們反對「校本管理」。剛好相反,我們支持「校本管理」下放權力的精神。「校本管理」(school-based management,SBM)是一個國際趨勢,它的特徵是由校內教育工作者主導學校的管理,相對於由政府劃一管理的「外控管理」(externally-controlled management)模式。以香港為例,戰後的公營學校管理可算典型的「外控管理」模式,所有學校均由教育署嚴格劃一管理,由校舍、設備、教師到課程等等,都由教育署決定,學校只負責執行,靈活性很低。直到上世紀末,教育署開始把權力下放,公營學校自主性提高,有較大的靈活度,逐步向「校本管理」的方向過渡。

香港和西方發達地區一樣,在二十世紀末紛紛轉向「校本管理」,因為大家相信,學校的管理應該由最熟悉學校情況的校內教育工作者負責,他們應該採用符合教育專業原則的方法,因應學生的特質和社區的需要,調節課程和教學的方法,同時支配資源的運用,以達到最佳的教育效果。在西方,「校本管理」還意味政府把部分資源的管理由政府轉移到學校,以加強「校本管理」的能量。

由現時看到的亂象可以肯定,「校本管理」制度的理念雖然良好,但在香港的實施過程中出現嚴重漏洞,受害者不僅包括教師,也包括校長。

最明顯的問題是教育局在實施「校本管理」後,把責任全然推到學校的法團校董會,包括對校長或校董會的申訴個案,即使教育局調查之後,往往仍是交由法團校董會自行處理,只有極端嚴重的違法個案(興德學校)例外。如果教育局可以適時介入及制止,問題或可及早控制,但教育局現時的處理方式根本無法解決問題,反而助長了濫權者,令申訴者有冤無路訴。

其次,我們應進一步落實「校本管理」的精神,提高學校管治的透明度,加強教師在管理上的參與,發揮校長與教師之間的團隊協作,增加教師、校董會、教育當局之間的溝通渠道,並確保教師的參與和意見得到尊重和保障。

真正的「校本管理」,必須配合充分授權、團隊參與、適當制衡,才能實現真正的專業領航,營造尊重和信任的管理文化,從而改善學校的教育質素。而教育局也應該積極肩負起其重要的角色與責任,無論是否實施「校本管理」,學校所獲得的資源仍來自政府,課程標準和教師資格等都由政府規定,學校的表現須受到政府或校區的監督。學校的自主權再大,教育局也不能迴避其對整體公營教育質素的重要責任。

  • 原載:《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