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收地條例,有劍不用,形同生鏽》

土地發展的公眾諮詢一開始,社會各界紛紛在政府提出的短中期、中長期、概念性三項討論範疇外,加入很多諮詢文件內沒有的議題,例如:人口規劃問題、政府收回農地發展… 等等。

政府缺乏官地,而私人發展商在新界囤積大量農地等候發展。政府提議由自己負責基建,以鼓勵私人發展商加快發展手上的農地。不過政府這個構想,社會上有反對聲音擔心這是另一類形式的「官商勾結」。

面對越來越嚴重的居住問題和由此產生的民怨,政府必須於短期內提出建屋大方向和目標,令市民安心,也從而穩定樓價。最為快捷見效的辦法,就是政府引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回私人發展商持有的部份或全部新界農地,並作公營房屋用途。

收地可避免貪腐,加快建屋

引用「土地收回條例」這把「尚方寶劍」,優點很多:

第一,如果維持以「公私合營」方式來發展新界農地,社會上對於「官商勾結」的批評只會有增無減,如果某些項目被傳媒揭發有發展商通過「公私合營」謀取了巨利,而若政府處理不當,就會是「數碼港事件」翻版,大大削弱政府管治權威。

第二,多年前的「許仕仁貪污案」實實在在地反映,政府和地產商之間很易出現「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問題。開發新界土地,涉及的利益數以十億甚至百億計,當中會否出現另一個「許仕仁」或「歐文龍」(澳門前運輸工務司司長,因貪污罪被捕),又或者比許仕仁、歐文龍更「貪」的官員?又會否令有組織的貪污集團「死灰復燃」?實令人感到憂慮。如果政府以「土地收回條例」收地,同時以條例規定的方式去計算賠償,由政府主導、監督新界農地發展計劃,那麼貪污案的機會率會大大減低。

第三,以「土地收回條例」收地建屋,始終會較私人發展商更有效率。如果繼續由私人主導,一方面他們可能會等到政府「拍板」興建基建時,才入紙政府申請改變土地用途,當中涉及的商討和規劃時間會較政府收地為久;另一方面,私人發展商亦可以通過減慢建屋速度、囤積已建樓宇等方式,在樓價利好的時間才逐少逐少地出售,抬高樓價。由政府興建、出售或出租房屋,就沒有以上問題,政府就可以加快滿足市民所需。

港英政府時期,開發新界新市鎮時候經常運用「官地收回條例」收回新界土地。由於港英政府是強勢管治,加上賠償額合理,結果行之有效。

面對反對和訴訟,特區需起動民意

當然,政府引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地時,可能會遇到新界地方人士或發展商的反對,甚至循法律途徑來阻止政府。政府必須作出一些準備,面對種種反對聲音。

首先可以做的,就是在作出收地計劃前,與地方人士會談,並且在符合法例規定的空間內,向這些人士給出稍高的賠償(比如不超過原賠償額 20%),利誘這些人士接受政府收地。這應該可以減少一些反對聲音。

面對訴訟,政府可以要求法院以「涉及巨大公眾利益」為由,優先排期和加快審理時間,減少發展計劃被拖延的可能。

此外,政府要留意的是,發展商或新界地區有勢力人士,除了通過法律訴訟阻撓政府收地外,亦可能會通過傳媒又或者他們的代理人,譬如一些時事評論員、民意領袖、區議員或立法會議員,來製造不利政府的聲音。政府必須及早作出「輿論戰」的準備,要以市民安居樂業為強大的理由,動員民間向社會提出民意,去跟任何反對新界發展計劃的人士大打「輿論戰」。政府要盡速搶佔上風,才能壓倒反對聲音。

處理地產財團終極方法,唯靠中央

另一個可以令政府在「土地發展戰」中取得優勢、壓倒地產財團反對聲音的方法,尤其在目前特首林鄭月娥的管治仍未處於強勢之時,就是透過中央涉港工作機構的協助。這可能會是「最後和最終極的方法」。

今年初,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央財經會議上的一句重要講話「房子是用來住、不是用來炒」公開之後,內地城市的「炒樓風」開始得到控制。習近平提出這句話,是要制止持續多年的「炒樓風」,令人民得以安居樂業,令社會更和諧,增加黨和政府的公信力和支持。

如果特區政府為了「令香港市民得以安居樂業」而面對地產財團的強大反對聲音以至法律訴訟,若能夠得到中央和中央涉港機構的支持,那麼地產財團的氣焰一定可以大大削弱。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