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芬蘭教育的假假真真》

這是第二次到芬蘭。

第一次,大約在四年前,立法會代表團遠征北歐三國,我們一行十幾人在劉慧卿議員帶領下,先赴芬蘭,再到挪威和丹麥,結果五日行程結束後,三個國家的印象已經亂成一團。有些朋友聽說我去過芬蘭,紛紛向我打聽芬蘭的教育情況,其實我只去過一天半,到過一間學校而已。

不過芬蘭教育的名氣實在太大,自從公元二千年的第一屆 PISA(一個國際教育比較)芬蘭榮登榜首之後,有關芬蘭教育的頌讚紛至沓來,目不暇給,說多好有多好,幾乎沒有停過。也因此看了不少資料,半信半疑。

這次去了一個星期,發現關於芬蘭的教育果然有很多謠傳。一位當地的重量級教育領袖向各國代表鄭重地澄清,芬蘭從來沒有取消學科教育。那一則震動國際教育界的新聞只是過於浪漫的想像,並非真事。

浪漫的想像並不止於此,常有人說芬蘭的學校沒有功課。我在赫爾辛基訪問一個家庭時,無論做母親的,還是做女兒的,都向我證實,他們要做功課,只是份量不多:小學生每天半個小時或一個小時,中學生功課再多一點,如此而已。

不過,並非所有傳聞都是虛構的。芬蘭教育界有一句說話:「少就是多」(less is more),他們上課的時間很短,而且有很多小息大息,與香港的長課時、少遊戲,恰恰成為強烈的對比。

然而,到底是甚麼樣的魔術,令他們上課時間那麼短,成績卻可以一樣好呢?香港學生上課時間那麼長,又是否有點冤枉呢?

最特別的是,芬蘭每一個人都說他們的教育制度裡充滿信任,小學老師這樣說,教育官員這樣說,國會議員這樣說,連香港移民的家長也這樣說,看來這並非謠傳了。香港現在最缺乏的是信任,到底他們是怎樣做到呢?又是一個有待發掘的問題。

這次到芬蘭主要是參加一個國際會議,順道探訪當地的教育情況,時間雖稍長,仍不算很充裕。探訪的結果證實了一些傳聞是假的,又證實了另一些傳聞是真的。無論如何,發現的問題比答案多,唯有留待下一次繼續發掘了。

  • 原載:《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