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白人優越主義思潮由來已久》

在新西蘭基督城發動對伊斯蘭教徒恐襲的白人,能夠毫無愧疚地殺害這麼多的伊斯蘭教徒,在他心目中,根本沒有把這些人視作人來看待。他似乎覺得:這些異教徒根本不配與白人一起在這個世界上共享資源,必須用最簡單直接的方法,把這些伊斯蘭人清理掉;白人的家園,不容這些外來人沾污。

其實,於新西蘭而言,白人自己也是外來人。毛利人才是新西蘭的原住民。為何白人可以來新西蘭生活,伊斯蘭人卻不可以?這好像與白人近年在全球宣揚的普世價值不太一致。

不是說人應該生而平等、不論屬於哪個種族、都應該有生命權、工作權、遷徙權、選擇配偶權、生育子女權、言論自由權、宗教信仰權等嗎?為何這些基本人權須受疆域限制、因人種而有差異?

讀過一下歷史的人都知道,白人優越主義的思潮由來已久。貫串着西方歷史的,主要是這套想法;反而是所謂普世價值,則是近幾十年才時髦起來的。

羅馬人東征西討,每到一處,隨了盡量掠奪當地的資源外,還把當地的人作奴隸販賣。後來歐洲人四出航海探險時,無不秉承羅馬人這套作風。他們如果真是相信有人權的話,怎可能殺人放火,大肆搶掠?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西方才發現殖民主義並非掠奪資源的最有效方法,而且必然遇到愈來愈多的反抗。更有效的方法是透過市場侵略與金融壟斷去主宰世界。受害人可能不知不覺地把自己的資料奉上,還感謝西方為他們帶來進步,甘之如飴地接受西方剝削。

要做到這樣,就必須要所有的國家都實行西方設計出來的制度。為了把這套制度推銷給全世界,那就必須有一套普世價值作為包裝。這樣西方在對外擴張的時候,才不會受到疆域的限制。

這套普世價值必須以平均為基礎,這樣才能突顯其公義,成為人類文明的典範。這樣,西方在向外擴張時,才能出師有名,侵略有理。問題是西方人自己是否真正相信這一套就很值得懷疑。

現實是:即使在二戰結束後,一直到六十年代,美國、澳洲、南非,以及羅德西亞等,仍在實行種族隔離政策。白人仍覺比其他人種優越,連與其他人一起乘車、一起用餐,也不願意。這樣的人怎可能一下子改為相信普世人權?一個民族的價值觀,沒有幾代人的努力,是改變不了的。

所以,當全球化進行得不盡如意的時候(主要是遇到伊斯蘭與中國的阻力),西方人就顧不了甚麼「普世價值」了。右翼的民族主義又再抬頭,他們先是倡議本土優先,繼而要求白人優先了。在歐洲有人甚至拿出納粹的旗幟,想用希特拉的手法對付伊斯蘭人與吉普賽人。他們在邊境建圍牆,架刺網,並要求把國內的異教徒與外族人驅逐出境。特朗普能夠在美國當選總統,顯示認同本土優先的人絕非小眾。新西蘭的恐襲,並非個別的孤立事件。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