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高級黑捧殺.質素日差的媒體》

劉信雖是媒體人,但也不怕得罪同行講句:香港的新聞界和輿論界,質素真的越來越差。過去做記者要跑新聞,現在的記者卻越來越懶,在新聞發佈會遲到,已是慣常事。此外,新仔筆錄速度慢過乜,事後幾個同行,拎着自己抄來的筆錄互相抄考,也已司空見慣。不少網媒沒有資源跑新聞,於是拎其他媒體改頭換面,便當成自己的報導,大家已經見怪不怪。然而,近年出現的兩個現象,劉信真係接受唔到。

第一種,是報紙時常轉述所謂的「網民」意見。大佬,所謂「網民」究竟係邊個先?他的話有乜代表性,值得媒體轉述呢?更大鑊的是,所謂「網民」從技術上來講,其實可以是記者假扮的!換而言之,我們根本不能排除有個記者懶過鬼,整個網絡分身扮「網民」,然後在網上炒花生。更懶的方法,則是什麼都不用做,直接瞎編一些「網民」言論出來!如是者,所謂「網民」意見,其實便跟老作無異了!

第二種,則是傳聞當新聞。好像早排 Now 新聞台便有篇報導,聲稱收到「知情人士」的消息,話北京研判過香港形勢之後,認為特首林鄭月娥應該打鐵趁熱,在本屆任期內完成二十三條立法。大佬,呢個「知情人士」又係邊個啊?佢有幾可信啊?會唔會講大話啊?讀者通通唔知道,讀者甚至無辦法知道,呢個所謂「知情人士」係咪真實存在,抑或係記者老作出來!既然如此,點解要報呢?呃收視嗎?

至於輿論界,則是另一個重災區,甚至差到讓人懷疑,現在是否只要識得寫字,便可以做時事評論員。好像某報有個專欄作家叫馮睎乾,近日便因為中共官方文件提到「高級黑」一詞,便跳出來識少少扮代表,話「高級黑」其實即係古代的反諷。大佬,反諷只是普通料來咋,又有幾「高級黑」啊?真正的「高級黑」有兩種,一種叫「暗諷」,另一種叫「捧殺」。

所謂「暗諷」,便是表面上是讚美,或者只是陳述事實,但是說了一些不應放在檯面上說的話,達到諷刺某一對象的效果。至於「捧殺」,方式則有三種:一是不懷好意地刷對方的鞋,藉此使對方頭腦發熱,繼而變得容易犯錯;二是刷鞋時蓄意落錯鞋油,從而使到被吹捧的對象招來猜忌;三是刻意鞋油落得太多,從而使到人討厭那位被吹捧的對象。

更高級的「高級黑」,則是在一招之內,同時「暗諷」A 又「捧殺」B。以 2017 年的特首選舉為例,便有一些表面上力挺曾俊華的人,不斷聲稱薯片才是「習近平之選」。這一說法的潛台詞,有着暗諷習近平用人唯親、建制派選委只是「舉手機器」的功效。最厲害的地方,是有人話薯片是習近平屬意人選之後,有些平日支持泛民的時評員,也去執人口水尾。他們這樣搞法,即使習近平本來撐薯片,也只好改變心意啦?

由此可見,曾俊華是因為受到「高級黑」的攻擊,才會輸掉選舉。諷刺的是,那些「捧殺」曾俊華的人,正是他所聘用的政治公關和智囊。如今,這批政治公關又跳出來發功,意圖「捧殺」澳門特首選舉的大熱人選了!可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你估阿爺不知道這些政治公關,實際上是一群藍皮黃骨的「高級黑」嗎?是故,劉信幾乎可以肯定:誰人請他們充當狗腿子,誰人敢玩陰招,誰人便會倒霉。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