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淵滄《明日大嶼有限公司》

立法會在辯論「明日大嶼」的成本與收入。過去一段時間,香港有些人竟然笨到以為填海是「倒錢落海」,會令香港破產。這些人以為謊言只要不斷的講就會變成真話,就會有人信。

我以前曾經撰文指出,新加坡在過去五十多年從來沒有停止過填海,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沒有一天不填海,填了五十年,現在仍在填。如果填海是「倒錢落海」那麼新加坡政府早已破產了。

在立法會,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向議員指出,填海的成本大約是 6000 多億,將來賣地收入大約 7000 億。馬上有議員說如果加上通脹,將來的成本就不止 6000 多億。

是的,所有的成本與收入是以今日的價格估算,但是,填海成本因通脹上升,賣地收入也一樣會上升。過去許多年,土地價格上升幅度更是通脹率的好幾倍。

數年前,香港機管局亦填海興建第三條跑道,也有許多人說是大白象工程。結果,機管局完全不向立法會要一分錢,而自資填海建第三條跑道,方法是發債籌錢。發債的過程何止順利,簡直是搶購,債券供不應求。機管局打了一場漂亮的仗。

「明日大嶼」實際上也可以不需要通過立法會取得預算來填海。香港特區政府可以成立一家獨立機構,由這家獨立機構自行籌錢填海。這家「明日大嶼有限公司」可以通過發債來籌錢,甚至可以將公司上市來籌錢。填海所得的土地,則 30% 由這家公司賣給私人和發展商,另外 70% 則交給房委會以興建公共房屋。港鐵(66)也可以參與這家機構的部份填海工程,興建及將來營運鐵路,發展車站上蓋土地… 皆大歡喜。

  • 曾淵滄,曼徹斯特大學管理科學博士,曾任教香港城市大學;中原城市指數創始人之一,著作計五十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