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白人也得恐襲.世界漸趨多元》

在新西蘭基督城的回教寺發動血腥恐襲的白人,聲稱絕不容許伊斯蘭教徒入侵他們的家園。他似乎忘記了,這片土地原先並不是屬於他們的,他們自己也一度是入侵者。虧他還說得這麼理直氣壯!

當然,這些已是歷史,一切已無法挽回。在現實世界,哪個民族沒有攻城掠地、把別人的家園據為己有?個人的土地多是買回來的,但國家的土地大都是征戰奪回來的。哪個民族善於殺戮,哪個民族就可以成為更多土地的主人。單獨一個人去殺戮,會被視為恐怖分子。響應國家號召,出征進行大規模殺戮的時候,就成了國家英雄。在新西蘭大開殺戒的白人,很明顯也視自己為白人文明的拯救者。

在殖民主義者的眼裡,侵佔落後民族的家園並沒有過錯。在英國殖民新西蘭之前,當地的毛利人連自己的文字也沒有。他們以漁獵維生,生活缺乏溫飽。加上部落間常有衝突,社會缺乏安全與秩序。英國人來了之後,新西蘭一下子就跨越了幾個時代,不但生產力突飛猛進,還落實了民主憲政。殖民者覺得自己為當地帶來了福祉。

然而,當地的原住民是否樂於這樣被進步呢?看來並非如是。毛利人當年就多番反抗,只是被殘酷鎮壓下去罷了。生活在塔斯曼尼亞的土著就寧死不屈,他們在集中營裡堅決不再生育,寧願結束自己民族的生命,也不接受被主宰的屈辱。

其實,只要看澳洲土著的遭遇,就可以知道殖民者帶來的是甚麼福祉了。一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澳洲政府都沒有把土著看作是人,澳洲在進行人口普查時,是不計算土著的。他們更被視作不適宜教育自己的子女,他們的孩子一出世,就會從母親的懷裡被奪走,交由白人看管。這也可以算作是當地人的福祉嗎?

現實是:殖民主義者去到哪裡,哪裡的原住民就遭殃。即使種族未有被滅絕,人口亦必然大減。澳洲的土著,在英國人剛來的時候有七十五萬人,後來一度跌到只有七萬人。美國的印第安人,命運亦相差不遠。若果他們有得選擇,他們會寧願在自然界自生自滅,也不會想白人來帶給他們時代的進步。

然而,世界就是這樣殘酷,誰掌握了先進生產力,誰更善於利用自然資源,誰就可以主宰世界。工業革命發生在歐洲,白人有能力大規模生產商品,支配國際市場的價格;亦可以大規模生產武器,令其他民族不得不臣服。他們對世界有最終的話語權。

直至今天,白人仍擁有最新的科技與最強的生產力,因此,世界仍由白人來主導。只是白人的優勢已沒有之前那麼絕對,亞洲人已在生產力方面追趕得很近;而伊斯蘭人則在宗教信仰上比白人堅定。這種情況已令世界變得多元,美國已無法完全控制聯合國,而自己國家的議會亦意見分歧。

這種情況已令白人優越主義者感到危機正在逼近,所以才會鋌而走險,希望可以利用恐怖手段,喚起其他白人的注意,希望可以齊齊發力,扭轉局面。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