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不能因政府無能而擺爛等死》

政府公佈「明日大嶼」願景的成本及收益,填海 1000 公頃面積,成本是 6240 億元,單賣地收益就過萬億,計落應該有賺。而且這條數,還未計算七成單位是公營房屋的價值,那些公營房屋可以解決數十萬人的居住問題,價值連城。

但吳桐山知道,無論你政府講到天花龍鳳都好,不信就是不信。現在的關鍵是部分市民不信任政府的能力,以港府官員之無能,做鬼都唔靈,所以條數點計根本不重要。

吳桐山是支持大力拓展土地,也支持填海,我過去也論述過,東大嶼填海有著特殊的戰略價值,根本不是新界那些零散的棕地可以比,在此不贅述。但我亦承認香港特區政府的辦事效率、能力的確低下,過去也寫過不少文章批評政府無能。但我的態度與香港部分負面輿論所宣揚的調子不同。人活著要有希望,就必須有作為,有能力固然要作為,無能力,通過撞板增強能力也要作為,難道因為政府無能,我們就咩都唔做,擺爛等死?

事實,大家都面對,也都承認。關鍵在於你的邏輯和態度,是正面積極的,還是負面消極的。這些年困擾香港的,正正是充斥著負面消極的態度,誤人不淺。

香港要解決土地房屋問題,要發展新產業。雖然我承認,香港在人才方面無優勢,發展創新科技,要做贏深圳根本不可能。那還做?人生要無悔在乎一博,事情是人做出來的,我們可以輸,但不能不戰而降。

我倒想問問那些凡事只懂潑冷水的負面輿論,政府無能,填海免談,發展創新科技免談,開放輸入人才免談,修築新基建也免談,那麼香港豈不是等死?我們那萬億儲備,與其等死,倒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倒不如用來填海,好歹都叫做做過,在歷史上留下一點痕跡。

不同意見,是值得尊重的,但消極負面的態度,就不值得尊重。極端一點講,你覺得特區政府無能廢柴?那麼你可以嘗試去改變這個政府嗎?哪怕一點點的希望,都要去努力。再極端一點,你覺得是因為中央政府令你不能改變香港特區政府?那麼你可以嘗試去改變中國嗎?據說中央都打算開放港人北上去做公務員,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主動去改變。哪怕是極端的「革命」分子,也要對「革命」的對象有所作為才有意義啊。但可惜香港這些「革命」分子毫無作為,就連那位導師戴教授都只是說:我們要為中共倒台做好準備,想想到時候香港可以做什麼。

你視之為敵人,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敵人死?咁同等自己死有什麼區別?你有什麼作為去促使敵人比你先死?如果你活著不能有任何積極作用,就只懂日日咒罵這咒罵那,那活著有什麼意義呢?這些年,香港沒有希望,很多根源我們無法改變,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的做人態度。我承認政府過去在很多事情上表現低能,但我永遠支持做事的人。雖然我知道政府再去做,結果可能未盡人意,但與其擺爛等死,倒不如自己主動一博,這樣起碼死得壯烈一點。

活著,就要「Just Do It」。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