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力量強頑》

原教旨主義最先發源於基督教。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西方的一些保守神學家,為反對現代化對傳統基督教教義的侵蝕,主張堅守基督教最原先的基督信仰,拒絕現代化生活對宗教生活帶來的影響,他們希望透過對原教旨的強調,重建宗教組織的權威,以促使信徒遵守教會規範,過宗教性質濃烈的生活。

但原教旨主義在基督教並不成功。西方文明中的個人主義,令教徒無法拒絕現代化可以提供的生活享受、繼續過以前那種簡樸的生活。過去,我認識的基督徒朋友,會堅持不打麻將、不化妝,他們甚至連追求美食也覺得罪過。但現在已甚少遇到這樣的基督徒。今天的信徒,大多在生活上已與普通人沒有分別。他們已被現代化同化。

天主教原先不許信徒離婚,又不贊成信徒避孕,同性戀更是十惡不赦。但現實是這些底綫不得一步一步往後撤,教會組織對此已感到無能為力。

此外,由於積極參與宗教生活的教徒愈來愈少,歐美地區的一些教堂已被迫關閉。拉丁美洲的情況尚好一些,但隨著經濟情況的日益改善,當地信徒能否堅守原來的生活方式,仍是未知之數。

在失去宗教信仰後,歐美的年輕一代大多感到迷失,他們吸毒、酗酒、縱情聲色犬馬,成為社會的負累。有能力並願意為西方文明承擔責任的人愈來愈少。這意味着西方文明有衰落的趨勢。

相反,原教旨主義在伊斯蘭世界卻不但站穩了腳,而且有不斷擴張的趨勢。伊斯蘭信徒大多願意在生活細節上堅守宗教原則;以不吃豬肉為例,我就未見過一個自認是伊斯蘭信徒的人會同時吃豬肉。他們的原則性很強,他們會認為,一旦在這方面破了戒,就等同背棄了自己的信仰,以後就不配稱做伊斯蘭信徒。

伊斯蘭信徒會窮一生的積蓄去麥加朝聖,即使身體已極之衰弱,明知會死在途中,也堅決要上路。伊斯蘭的婦女,無論家境多麼貧困,或者已生了多個孩子,也堅持不避孕,一直生到生不出為止。伊斯蘭信徒即使離鄉別井,亦堅守伊斯蘭信條,不改最基本的生活方式。

二次大戰後,本來有一部分伊斯蘭國家已逐步現代化與世俗化。這些國家包括伊朗、伊拉克、土耳其、埃及等。但這股世俗化的發展並不順利,不但沒有擴散出去,而且有逐步萎縮的趨勢。先是伊朗在霍梅尼帶領下回歸,繼有兄弟會在埃及復辟,近年連世俗化得最快的土耳其,亦在走回頭路。至於塔利班的根據地阿富汗,更即使被美軍佔領了這麼多年,仍一樣無改對原教旨主義的堅持。

相反,有些本來在發達國家過慣了現代化生活的人,竟願意拋棄既有的一切,去參加伊斯蘭聖戰組織,或嫁給伊斯蘭國的戰士。我們可以說,他們只是一時被迷惑;但有能力這樣去迷惑人的宗教信仰,力量一定十分強頑。正是這股力量,令西方興起一股要反制伊斯蘭發展的浪潮。

  • 原載:《Am 730》